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1章炕上捆着个男人

柳家阿眠 | 发布时间:2021-10-10 15:53:44 | 阅读次数:21483

洛秋醒过来的时候,五胀六腑像被洗衣服机洗过,难受啊的直皱眉头,抬起头看见了炕上捆着个英俊男人,一愣。“姑娘醒了?”什么情况?这男人是谁?她在哪儿?洛秋环视四周,四面土墙,一张桌子一张炕,桌子还倒在地上。她也不是在周末加班改部分设计稿吗?男人一脸关怀,好像真得很关“姑娘醒了?”。...

洛秋醒来的时候,五胀六腑像被洗衣机洗过,难受的直皱眉,抬头看见炕上捆着个俊美男人,一愣。

“姑娘醒了?”

什么情况?

这男人是谁?她在哪儿?

洛秋环顾四周,四面土墙,一张桌子一张炕,桌子还倒在地上。

她不是在加班改设计稿吗?

男人满脸关心,似乎真得很关心她,洛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试图坐起来,发现身上没什么力气。

“我这是怎么了?”

原本不过是她的自言自语,偏偏男人有一瞬间变色,洛秋敏锐抓住这点,疑惑的看向男人。

男人见状,露出个迷人的笑来,羞涩道:“方才在下说要娶姑娘后,姑娘便昏了过去……”

不是吧?是被美色迷晕过去的?

突然,一股信息涌入大脑,根据这些信息,洛秋判断自己穿书了!

穿的是本叫《求得安然路》的玛丽苏爽文,女主裘安然是朵备胎众多的白莲花,在恋爱脑男主六皇子的保护下,无痛登上后位,而她则穿成里面因垂涎落难反派美色,而被反派毒杀的乡野村姑。

老天,你是不是在玩我?

洛秋盯着眼前俊美非常的男人,谁能想到这样一张面容下藏着颗狠毒的心。

“难不成姑娘不愿意?”

男人见洛秋满脸抗拒,面露委屈。

他是原主上山挖野菜时捡回来的,受了重伤,要不是一张脸生的好,早烂在山上,也正是这张脸,原主要他娶自己,不娶就不救他,这才激怒男人,对她痛下杀手。

人竟然没死,男人只能先虚以委蛇,暂时麻痹对手,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人不仅没死,还换了个灵魂。

“我不愿意!”

洛秋直接拒绝,男人脸色有一瞬苍白,没人想死,他也一样。

“我不愿意,但我可以救你。”

虽然男人手段狠毒,但也是原主垂涎他美色在先,并且男人身份不一般,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根据剧情推测,这个男人很可能是最后的大反派,毕竟原文大反派也曾落难,被乡野村姑垂涎美,她不就是那个倒霉村姑吗?

说起来洛秋还挺喜欢这个反派,因为在一堆恋爱脑玛丽苏里头,就他一个人在勤勤恳恳搞事业。

“姑娘放心,在下说到做到,定然会娶姑娘为妻的。”

男人不知道她里头换了个人,还以为她要换个法子折腾自己,再次表明衷心。

洛秋当然不会相信他,决定先表明诚意,撑着起身替他松绑。

洛秋注意到,在自己靠近时,男人脸上有一瞬间的嫌恶,但他演技很好,一瞬间又恢复楚楚可怜的样子,看来演技是反派的主修课。

洛秋边在心里吐槽,便伸手去结绳子,估摸原主真的很怕男人逃跑,系了个死扣,根本解不开,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系的有点紧,调息下再给你解绑。”

调戏?

男人眼底闪过一抹戾气,被这女人带回来后,他可没少受这女人的调戏,不过为了活命,忍忍也就过去,男人这样想,闭上了眼。

“你闭眼做什么,你也要打坐调息?”

男人睁开眼,见洛秋坐在炕边,盘腿打坐,原来她说的是调息,竟是自己想岔了,忍不住红了脸。

好好的怎么还脸红了?

洛秋懒得管他,闭目养神试图凝聚周身气脉,将毒素排出体外,她本是天师一族族人,天师族讲究天人合一,以气养身,主修占卜术,早几代还抓鬼,奈何建国后鬼少了信命的人也少了,才换了营生。洛秋是族内年青一代的翘楚,占卜术学的出神入化,更有一项天赋技能-寻宝,族内每每资金不充足时就让她去赌石场里头淘玉石。

洛秋调息时,男人一直盯着她,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的女人像变了个人,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的有些厉害。

真瞧着,洛秋忽然满脸痛苦,男人心头一紧,见她吐出一口黑血,原先苍白的脸上有了几分血色。

并不知道男人心里活动的洛秋十分开心,因为她发现这具身体能够聚气,也就是说她以前的本事还能恢复!

洛秋胡乱抹抹嘴唇上的血,又调息片刻,觉得身体有些力气,转身去隔壁厨房里拿了把菜刀过来。

男人吓了一跳:“姑娘这是?”

“别动,我来给你解开。”

洛秋三两下把绳子割开,将菜刀随手扔在一旁,哐当一声响。

男人忍不住皱眉,果然是乡野村妇。

“左手给我,我给你瞧瞧。”

男人略作迟疑,还是将手伸过去,洛秋两指放在脉上,医术她也会一点,男人体内存在一种慢性毒药,每次毒发都十分难受,想要根治很难,但她有办法,至于其他的外伤内伤都是小问题,稍微养养就好。

“别的都还好,就是体内的毒有点难办呐!”

男人闻弦歌而知雅意,将眉一抬,问:“什么要求?”

她就喜欢跟聪明人对话,洛秋嘿嘿笑道:“事成后给我一千两黄金。”

以男人小心的性子,若不索取回报,他不会相信自己真能救他,既然是未来的大反派,一千两黄金对他算不得什么,更何况黄金比较保值,简直发财!

男人沉默片刻,最终颔首,心里想的却是,若这女人敢骗自己,定让她生不如死。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洛秋收回手,笑眯眯看着他,别的先不说,至少现在他是自己的金主。

“费兆”男人答得很快,洛秋继续笑眯眯的盯着他:“请告诉我真名谢谢,咱们可是合作伙伴,我觉得我们可以给彼此一点信任,我叫洛秋,你呢?”

信任?男人愣住,低声笑了笑,这女人似乎比想象的聪明,不再藏着掖着,说出自己的真名:“裴诏”

“裴兄,久仰久仰!”洛秋抬手,装模作样的拱了拱,电视剧里好像都是这样,她没做错吧?

“你认识我?”裴诏愣住,好看的眉再次拧起。

“不认识,客套下。”

“……”

裴诏想,这女人还真有些不一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