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六章 起风了=狼来了?

北辰忘忧 | 发布时间:2021-10-10 | 阅读次数:9910

“出来!出来!又有风了!”片刻,外边传来王老汉沙哑的吆喝声,然后是悉悉的行动声。“老二,去把船锚都抛一直这样!”“哎!”听语气,王志确认她二叔是个不爱说话的的,能一个字直接表达,绝会多加一个标点符号。“三崽儿,去把大石头压在船尾!”“明白了,“老二,去把船锚都抛下去!”。...

“起来!起来!又起风了!”

片刻,外边传来王老汉低沉的吆喝声,接着就是窸窸窣窣的行动声。

“老二,去把船锚都抛下去!”

“哎!”

听语气,王志确定她二叔是个不爱说话的,能一个字表达,绝不会多加一个标点符号。

“三崽儿,去把大石头压在船尾!”

“知道了,爹,别再叫俺三崽儿了,俺都多大了。好歹俺也是两个娃娃的爹了。”

“咋了,俺是你爹,劳什子废话,赶紧干活!一会该起雨了!”

王志心想,这个三叔倒是活泼话多的,以后可以找他套套消息。

“老大家的,把这些茅草都给各船分了,要是不……哎,够了,怎么还能不够呢。”

王老太太刚想说不够,但一想船卖了一只,又怎么会不够分,心里又难受起来。这一艘船,他们一家得起早贪黑干五年才能攒出来。

她将茅草递给两个媳妇,此时王志的娘在屋里守着王大有,没出来。

不等众人忙完,外边就传来噼啪的雨声,打在乌篷上,格外响。

船身摇晃的更厉害了,同时王志感觉船顶有人在铺茅草,不知道是哪位婶婶。

来人唉声叹气的抱怨着:“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水溢(海啸)刚走,这又是得罪哪路神仙了,再来一场,哪还有活路,都投海死了算了。”

“老三家的,你浑说什么,叫海神听见了,咱们全家都得跟着遭殃,铺完赶紧下来。这要是淋了雨,得了风寒,哪有钱吃药。”

雨越下越急,干完活,人又钻回船里了。

海边本就潮湿,加上连日阴雨,王志感觉身下的褥子都能挤出水来。

躺在上边,就像躺在海边芦苇荡里,浑身都痒,难受的要命。

王志睡不着,盯着船顶属羊,数星星,不知道数了多少,也不知道被雷劈乱了几次,王志终于迷迷糊糊的麻了一觉。

刚睡着,又被一声哭声惊醒。

“娘!大有发烧了!”

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伴着雷雨声、海浪声和人语声,一股脑的涌进王志的耳朵。

此时王志的脑袋嗡嗡的,她摸黑爬起来,朝亮着昏暗的煤油灯的隔壁走去。

“你不是看着吗,怎么烧成这样才发现。”

王家婆媳妯娌关系一向和谐,王老太太虽然严厉,但从来没有苛责过媳妇,此时说话带了抱怨,也不见得就是冲着李桂兰去的,可见王大有烧的不轻。

李桂兰知道婆婆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些年她的病拖累了整个家,这病搁谁家都不容易,有钱家也怕病,多少钱都填不满病窟窿。

“婆婆,俺也不知道咋么就这么快,刚刚还只是有点烧,俺就一直给大有烧水擦身子降温,这锅水还没开,他就烧成这样了,这可咋办啊!”

李桂兰一边继续给王大有擦身子降温,一边用袖子抹眼泪。

王家人此时都围着王大有,大家都看着主事的王老汉,等他拿主意。

“这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黑灯瞎火的,人根本出不去啊!”

王老三狠狠捶了一下腿,沮丧的说道。长兄如父,小时候都是大哥照顾他们长大的。

“就算冒雨出去,咱家也没银子啊,鱼税都还没凑齐呢。”

老三媳妇张冬梅说完,忍不住把脸转过不,不忍看满脸烧得通红的王大有。

这个家,如今是雪上加霜啊,吃不饱,穿不暖,他们不在乎,但是如今这阵头怕是连人都要不能全乎了。

几个半大小子福生、福海和福浩红着眼睛站在外围,一句话不敢说。

王老汉看着满脸烧得通红,冷汗津津,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长子,缓缓的闭上眼。

再睁眼时,已是老泪纵横。

他缓缓的朝十六岁的王福浩招招手,瞅见门口站着脑袋包着白布的王志,顿了一下,也招手让她过去。

“福浩,囡囡,你们过来,好好看看你们爹,陪他说说话。”

李桂兰最终没忍住,嗷一嗓子扑在王大有身上哭。

这是要放弃了,不过不放弃又能怎样,大半夜的,外边下雨刮风,没银子没牛车,去哪找郎中。

王老太太让两个媳妇强行驾着李桂兰出去了,病恹恹的身子,这么哭,只怕没几日就要跟着王大有去了。

大有身下还有两个孩子,没了爹,再没娘,可就没指望了。

“爷爷,我这里有酒精,能给爹退烧。”

王志将手里的酒精拿出来,给众人看。

虽然刚穿越不久,对这个家还没有什么归宿感,也没多深的感情,但看着自家穷成这样,苦成这样,亲爹眼瞅着就要断气了,她又怎能无动于衷。

现在不是藏拙的时候,救人要紧。

“酒精?啥东西?”

王老汉接过酒精,看着从未见过的精致白色瓶子,上边写着工整的小字,横平竖直,规矩的像是村长家地里的玉米苗。

他不识字,但他知道,能写上字的都是好东西。

王志拧开瓶盖,一股浓烈刺激的酒精味喷涌而出,瞬间弥漫狭小的船舱。

“好烈的酒啊,比村长藏的烧刀子还烈。”

老三王大发贪婪的吸吮着空气里的酒味,他打小过年都没捞着几口酒喝,更别说这么纯的烈酒。

也不知道侄女从哪弄来这好东西,不过这东西跟救人有什么关系。

王志不理会众人的反映,王志拿起她娘之前给她爹擦身子的布帕,撕了一小块,倒上酒精,先往王大有手脚上搓酒精。

“爷爷,你们看我做,每次倒这么多酒精就行,这是烈酒,不用太多。

对着他手脚和身体血管多的地方反复轻擦,擦完这样按摩。

我力气小,擦的效果没你们好,待会你们来做。”

王志不是力气小,而是力气太大,但她不想别人拿异样的眼光看她。

王家几个男人赶紧凑近认真看着,救命要紧,别的暂时放一边。几个半大小子也跟着看。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他们七八岁就开始跟着大人出海,卖鱼,什么活都干。

老三王大发学的最快,很快就上手了,他接替了王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