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五章 长青

夜惠美 | 发布时间:2021-10-09 21:51:24 | 阅读次数:26286

ps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票票,谢谢您。“阿菀让我很出乎意料。”贤妃艳丽的脸上露着挪揄,波光潋滟间带出几许风情,“裳并不可以看出萧菀的笑话。”有一较高下之心的萧菀退后了半步,多了几分的不服气,她也真太过执着于胜负输赢,不愿在贤妃武裳面前落下风,才能让她难以自在的生活“阿菀让我很意外。”。...

ps求收藏,求推荐票票,谢谢。

“阿菀让我很意外。”

淑妃明艳的脸上露出调笑,波光潋滟间带出几许风情,“裳并非来看萧菀的笑话。”

有一较高下之心的萧菀后退了半步,多了几分的服气,她着实太过执着于胜负输赢,不愿在淑妃武裳面前落下风,才会让她无法自在从容,在心胸上看,她比不上淑妃,萧菀性子敢爱敢恨,然淑妃无爱无恨,心中所求非是情爱。

“淑妃娘娘请上座。”

“不是让你叫我裳姐的?”

淑妃华丽的装扮同此处陋室略微显得格格不入,然她放松般的跪坐在芦席之上,并没看书案上的竹简,“她就是琳儿?上次见她的时候还在阿菀的怀里,一眨眼长这么大了。”

提起女儿来,萧菀眼角眉梢中平添了骄傲,萧琳端庄的福身,“见过淑妃娘娘。”

淑妃仅仅看到她额头前的碎发,以及脑后俏皮翘起的发稍,突然间心血来潮,萧菀祁阳侯都是人中之龙凤,萧琳将来必然出落得极好,“琳儿做裳姨的儿媳妇如何?”

淑妃为孝穆皇帝生有三位皇子,除了小皇子今年二岁之外,长子在皇子中序齿为三皇子,次子为五皇子,皆比萧琳年长。

萧菀很有信心的看向女儿,萧琳沉默一会,抬头同眸光含笑的淑妃目光相碰,淑妃越发瞧准了萧琳,“怎样?裳姨两个儿子随你挑。”

“娘说过,我不嫁皇子。”

淑妃斜睨了萧菀一眼,诱惑道:“别听你娘的,看看她精挑细选的男人最后还不是落得断情休夫?裳姨同你说···情爱一字最为伤人,握在手中的权势才是你的。”

“可是···可是···”萧琳眨了眨眼睛,理解不了淑妃的境界,“您的儿子不怕我休掉吗?”

“哈哈,哈哈。”

萧菀畅快的笑了,一挥衣袖,随意的坐在淑妃身边,墨色眸子多了神采飞扬,“是呀,裳姐不怕?”

淑妃盯着萧琳看了一会,“她不是你,阿菀。”

“但琳儿也不是裳姐。”

萧菀同淑妃针锋相对,萧琳又领教了一番旗鼓相争的交锋,“淑妃娘娘以月为骨,以冰雪为肌肤,是一株艳冠群芳的牡丹。娘亲以松柏为骨,以清泉为肌肤,是一株青莲。”

“那你呢?想为何?”

淑妃和萧菀同时看向了萧琳,亦几乎同时的问道,萧琳脸颊一瞬间微红,眼底闪烁着几分羞怯,脑袋微微的垂着,仿佛没想到突然面对她们的询问,沉思了好一会,萧琳抬起头,多几分的局促,但却不改坚决:“琳不愿为花,愿做一株普通的长青树。”

淑妃讶然,萧琳解释:“就像知守斋前的长青树,花叶飘零凋谢,长青树依然。”

不起眼,不争辉,但永远是翠绿,在哪里都长得很好。

“不是顾忌着陛下,我想将她领进宫去当做女儿教养。”

淑妃感慨连连,她的儿子不一定能般配得上萧琳,萧菀仿佛被女儿的决定镇住了,回神后将书案上的竹简交给萧琳,“你先去外面背书,娘同淑妃娘娘有话说。”

萧琳捧着竹简,再次规矩的福身:“是,娘。”

直到萧琳的小身影消失,门缓缓的合上,淑妃才看向萧菀,安慰般的说道:“琳儿这性情,这模样,你要担心得不是她长不好,而是将来你将她许配给谁。”

“我知晓裳姐的意思,待到拜师之后,我会将琳儿送回萧家。”

“阿菀。”

萧菀扬眉浅笑,“裳姐不必多心,我从出了祁阳侯府便没后悔过,亦没想过再嫁,但该是我的,我会讨回来,今生不讨莫非还将仇怨留到来世?”

“你可知都有谁向萧家提亲?”

“左右不过是士族嫡枝。”

淑妃笑得意味深长,“阿菀太小瞧你自己了,司徒大夫以嫡次向萧家提亲,那位大夏最有名望的才子司徒博文,还有···还便是阿菀的老相识——西宁将军,他当年被阿菀伤得不轻,但他亦痴心不悔。”

“我不记得了。”

萧菀极为的平静,眸子沉稳如水,“无论是谁提亲,我都不会再嫁。”

淑妃放心般的颔首,说起帝都的事儿,“在你同琳儿离开之后,第二日祁阳侯便开了祠堂,将琳儿的名字从族谱上划去,且将唐霓定为嫡妻,闹了两日之后,祁阳侯才携唐霓入宫谢恩。“

萧菀认真的听着,得意的笑道:“他做得再多,终究是我休了他,亡羊补牢罢了。”

“那位唐霓,我亦见了,真真是难得美人,长得极美,婉约中带着韧性,说话行事落落大方,原本有看她笑话的人大多被她凤仪折服,陛下不仅厚赏了她,亦赏赐了她的父兄,如今唐霓父亲已经做到二千石的京兆尹,其兄长亦即将外放为刺史。”

“这不是很好吗?虽然同陛下想得不同,但陛下的目的不是达到了?”

萧菀终于弄明白为何向她提亲的士族多了起来,日渐风光的唐家,名满天下的唐家仙子所嫁得祁阳侯是她不要休掉的,士族娶到萧菀便是压了祁阳侯,继续压着成崛起之势得寒门。

“如果说士族总是报着这份心思,难以恢复昔日荣耀,极为可悲。”

淑妃同样叹息,“纸醉金迷,涂脂抹粉的士族,自觉高人一等,但却沉醉于过去····如此陛下焉能看得上?”

“裳姐。”萧菀是最为正统的士族培养出来的小姐,和出自没落的仅仅是三等士族的淑妃不同,“如今士族虽然不争气,但士族还在,崛起的寒门未尝不会在没人的地方仿照士族的肆意风流。陛下将来会明白,除非兵祸屠尽士族,否则士族不会彻底的泯灭。”

淑妃极美的眸子闪过一丝的亮光,“阿菀可愿助我?”

萧菀起身,双手相叠碰触额头,随后下跪,是最为传统正式的参拜,“淑妃娘娘点醒萧菀,又不嫌弃于萧菀,菀愿听淑妃娘娘差遣。”

淑妃受了萧菀的礼,抬手搀扶齐萧菀,说道:“裳亦知你所求,待正位中宫,裳定然不让阿菀失望。”

两人相视而笑,萧菀对淑妃是感激的,在祁阳侯移情之后,是淑妃点醒了她,告诉她贤德太后在何处清修,使之萧菀摆脱了困境。

对萧菀来说,休夫只是开始,并不等于结束。

从外面传来萧琳念书的声音,“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