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风华

夜惠美 | 发布时间:2021-10-09 21:51:24 | 阅读次数:19641

一处清静的屋子,光线玻璃窗窗户阳光照射在竹木的桌案上,几卷敝开的竹筒上留下的得是一行行不端正的簪花小楷,两块褐色顽石压着一叠纸张,毛笔规矩的上悬挂在笔架上,身着一袭蓝白红白相间道袍的女子问后面的人:“琳儿又去了知守斋?”“主人。”一名穿着齐膝嫩草色襦裙的老一名穿着齐胸嫩草色襦裙的老妪端着铜盆走进,恭谨的奉上铜盆,低声但难免心疼的说:“小姐哪日不去?”。...

一处清净的屋子,光线透过窗户照射在竹木的桌案上,几卷敞开的竹筒上留下得是一行行端正的簪花小楷,一块褐色顽石压着一叠纸张,毛笔规矩的悬挂在笔架上,身穿一袭蓝白相间道袍的女子问后面的人:“琳儿又去了知守斋?”

“主人。”

一名穿着齐胸嫩草色襦裙的老妪端着铜盆走进,恭谨的奉上铜盆,低声但难免心疼的说:“小姐哪日不去?”

萧菀扬眉而笑,芊芊细指指腹沾水,水面倒影出花容月貌,“即便退去华裳,琳儿还是琳儿,我领她出来,固然是舍不得她,担心唐霓亏待算计了琳儿,亦又想让琳儿出息。”

“不破不立,琳儿会长得很好。”

萧菀用手指间捻得玉簪波动水面,波纹晃动,“她是我萧菀的女儿,会比我更为的出色。”

萧琳走向萧菀屋子的时候,脚下再没有任何的声音,她可在后山如墨彩一般的山水中走路留下声响,可以在清晨起床告诉道观的道姑她啪嗒啪嗒的走路,但在萧菀跟前,她不敢,她只想让萧菀知晓交给她的规矩,她都记得。

拽了拽顽皮翘起的头发,萧琳小脸上有着些许的无奈,明亮的眸子多了为难,她为什么没有母亲那般柔顺的头发呢,偏偏她脑袋上长得头发多了几道波浪,发稍总是爱不服管教般的翘起,显得她毛茸茸的,萧琳以前就不爱用头油香粉之类的东西,如今更是弄不住不听话的头发了。

萧琳努力得用手心抚平额前的刘海,按下去,再翘起来,再按下去,伸手抻直头发,顺便看了衣服很整齐,萧琳轻声说道:“娘亲。”

“进来。”

萧琳进门时正好看到萧菀将瀑布一般的青丝挽起,玉簪压住发髻,铜镜子模模糊糊的映出母亲的容颜,萧琳眯起眸子,身居陋室同侯府主宅的母亲没有任何的不同,萧琳不知唐霓到底何等绝色,能让她曾经的父亲痴迷移情。

“听华阳姑姑说,祖师会在三日后考较母亲。”

萧琳绷着小脸,严肃规矩得不似方才的灵动稚嫩。萧菀笑道:“琳儿到娘跟前来。”

“嗯。”

萧琳眼底划过喜悦,恨不得飞到萧菀怀里去,但她还是端着小身板,慢慢的走近萧菀,跪坐在她面前,“母亲会被祖师收为徒弟的,再难得考题都难不倒您。”

萧菀含笑道:“琳儿可知三清道观的由来?大夏为何推崇三清祖师?”

“记得,娘同女儿说过。”萧琳字正腔圆的说道:“大夏开国之主受三清道观观主三次救命之恩,开国后尊崇其为国师,三清道观广收门徒,但三清祖师的亲传弟子少之又少。”

在大夏境内,道教鼎盛,三清道统信徒极多,大夏皇族又出了两位舍帝位出家的皇帝,由此一来三清道观在大夏地位极为的超然,虽然三清祖师不问世事,但大夏每一任皇帝继位,都会得到三清祖师的赐福,代表其为真龙天子。士族和寒门争得不亦乐乎,他们大多也都是信封三清道统。

“祖师在大夏有着极为重要的位置。”萧菀同尚且懵懂的女儿说道:“贤德太后娘娘怕是没想到,我会破除万难执意拜师,虽然娘在三清道观,但亦知晓红尘的事情,自从我休了祁阳侯之后,去你外祖母家提亲的人不少,大多都是士族嫡枝。”

“因为娘很厉害。”萧琳不觉得奇怪,士族是最为要面子的,萧菀愤而休夫,如同给士族争脸,他们自然会想迎娶萧菀。

“可娘不想再嫁人。”

萧菀极为的平静,“并非是心死或是还爱慕着祁阳侯,娘不想做再次高嫁,随后仗着现在的夫婿去踩低嘲笑祁阳侯有眼无珠的女子,娘休夫只是同他恩段情绝,我失去的荣耀,会亲自夺回来。”

萧琳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萧菀抬手捏了捏女儿的脸颊:“娘希望你一辈子都不用懂,琳儿···”

“娘您说。”

“娘会通过祖师的考验,这一点娘从来没有怀疑过,但拜师之后,娘不是追求得道飞升,必然会入红尘磨砺。”

萧菀满眼的不舍,女儿可怎办?萧琳如今需要得不是磨砺,而是平安安稳的成长,萧菀舍不下她。萧琳仿佛猜到了什么,小脸上多了不舍,移动了膝盖,罕见的不管不顾的扑到萧菀怀里,蹭了蹭母亲的胸口,咬着肉嘟嘟的嘴唇,软糯的说道:“女儿会记得娘说的,努力赶上娘。”

萧菀眼眶微红,“琳儿。”

“主人,淑妃娘娘到了。”

在萧菀想同萧琳解释清楚的时候,随侍的老妪在门外通传,萧菀扶正了萧琳,挺起腰杆,郑重的说道:“请。”

萧琳在淑妃没进门前,整理好衣服,端庄秀美的跪坐在萧菀身边,忍住,不能失态的去看淑妃娘娘,稳住啊,萧琳。

她不停的默念着,淑妃亦是一位奇人,虽然出身士族,但家族早已没落,同寡母艰难过活,没想到她却被曾经的齐王,如今的孝穆皇帝所救,由此入了齐王府,从侍妾一步步走到齐王侧妃的位置,齐王登基后,亦没有亏待她,封为淑妃,地位仅仅在贵妃之下。

齐王妃只做了一年的皇后,撇下一对嫡亲的儿女因病故去,孝穆皇帝空悬后位,没再册封皇后,**的事情交给贵妃和淑妃共同襄理。

贵妃姓司徒,乃是士族之首司徒家精心培养的嫡女,才貌兼备,亦育有两位皇子,是皇后当一不二的人选。

在如此强势的贵妃手下,淑妃却过得如鱼得水,并且是**中最为得宠的人,司徒贵妃几次为难淑妃,只弄得灰头土脸。

原本去年孝穆皇帝耐不住朝野上下的压力,欲册封死徒贵妃为皇后,立后诏书都写好了,在大局将定的情况下,淑妃着粗布麻衣,在朝堂上写血书鸣冤。

原来司徒贵妃冤枉她于人私通,孝穆皇帝查明真相,撕毁了册后诏书,无论司徒贵妃诸多的解释也无法挽回圣心,此后孝穆皇帝对淑妃越发的宠爱信任,淑妃在**的位置极为的稳固。

一身盛装,妍丽四射的淑妃走进先对简陋质朴的屋子,她长了一双极美极为有风韵的丹凤眸子,额头比寻常女子要宽,在眉间描着菱形花瓣,她缓步走进萧菀,给清淡的屋子增添些许的亮色。

萧菀起身,不相让般同淑妃相对,彼此之间似欣赏,似比试,火星四射,萧琳向后移动一步,看着母亲和淑妃,屈起手指,略带沮丧的低头,她什么时候能有如此的气势呢,握拳,萧琳,你还得再努力呢。

ps萧菀,淑妃,唐霓是一代人,猪脚小萝莉有成长的空间哦,淑妃亦是一个很有范儿的女人。小醉继续求收藏,求推荐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