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二章 休夫(下)

夜惠美 | 发布时间:2021-10-09 | 阅读次数:22664

ps小醉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票,小醉很忐忑不安,需大家的支持,时代架空,类似于于南北朝时期初年,隋唐时期中期,寒门勃兴,士族最后的挽歌。有铁血征战,有纸醉金迷,有红袖天香,有游侠名士,的有狗血有天雷,故事欢笑向,小醉会努力写得更好些。在喜堂侍候的下人,失口在喜堂伺候的下人,失口说道:“夫人。”。...

ps小醉求收藏,求推荐票,小醉很忐忑,需要大家的支持,时代架空,类似于南北朝末年,隋唐初期,寒门兴起,士族最后的挽歌。有铁血征战,有纸醉金迷,有红袖天香,有游侠名士,同样有狗血有天雷,故事欢乐向,小醉会努力写得更好些。

在喜堂伺候的下人,失口说道:“夫人。”

李卓远回身凝望盛装打扮的萧菀,深邃的眸子似有千言万语,不舍,愧疚,无奈等等情绪,“阿菀。”

站在他身侧的新娘子,头上盖着喜帕,看不到神色的变化,只是她握紧了手中的红绸。

萧菀额头描着一朵梅花,妆容是时下最多人画得梅花妆,此时在她身上绝对看不出刚从贤德太后清修的道观赶回来的疲倦,冷艳高贵,傲气凛然,萧菀配得上萧家嫡女,侯门命妇。

萧菀唇边勾出嘲弄的笑意,握紧女儿的手,迈步间风姿迤逦,坐在了喜堂的上位,仿佛她是来参见喜宴而不是来搅局的,更不是幽怨的弃妇,在座的宾客,不管是士族,寒门,亦或是勋贵,都沉默不语,萧氏阿菀不是来闹事得才叫奇怪了。

当年萧菀同祁阳侯李卓远渭水湖畔定情,闹出了极大的动静,十里红妆,盛世婚礼铸就了他们这桩姻缘。

“萧夫人等不及想见唐夫人,先来喝茶观礼···呵呵呵···”

站在喜堂旁边的司礼官只能找到这么个蹩脚的借口,在喜堂上供奉着皇帝赐婚的旨意,萧夫人不会将事情闹得太大吧,萧家都没有说什么,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司礼官不能让喜宴搞砸了。

萧菀对司礼官挑眉,“难为你了。”

司礼官额头冷汗都下来,弯腰谦虚道:“哪里,哪里。”

新娘子轻声说道:“端茶盏过来。”

李卓远眼看着唐霓端起茶盏,跪在萧菀面前,双手奉上了茶盏,她还盖着喜帕,没有谁肯受如此的屈辱,何况是她,仙子一般高洁慈悲的唐霓,李卓远走上前去,带着祈求,带着不赞同,“阿菀。”

萧菀接下了茶盏,在众人略松一口气的时候,“这杯茶轮不到我用。”

“噗。”李卓远脸上满是茶水,萧菀甩出的茶盏砸在他下颚,留下一道青痕,茶水沿着他俊逸的脸下滑,湿了喜服,“萧菀。”

李卓远在萧菀冷冽决然之下,缓了语气:“你胡闹得有个限度。”

“我是胡闹吗?既然在你眼里我是胡闹,还用得着顾忌?”

唐霓身子一震,手攥住了喜帕,仿佛迟疑了一会,最终没有掀开喜帕。

“祁阳侯,我今日来不是喝茶,亦不是胡闹,你把这个收下,我马上便离开。”

萧菀取出一张纸,食指中指将纸张弹到李卓远面前,李卓远很熟练的接下,当年渭水湖畔他便接下了,今日又怎么会借接不到?

“萧菀。”李卓远匆匆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变得很是难看,撕了手中的书简,“你辱我太甚。”

萧菀平淡的说道:“琳儿。”

小姑娘软软的应了一声,将怀里的布包打开,一只嫩白的小手攥着一叠纸张,一手将宝剑奉上,萧菀抽出了宝剑的时候,小姑娘扬起手,用力将纸张抛向空中,书简飘飘荡荡或落在桌上,或落在宾客手中,或者落在地上——休夫书,震惊全场。

祁阳侯的胸口被剑尖抵住,剑柄在萧菀手中,“我早料到你不会记得,所以我来提醒你。”

李卓远不自觉的后退一步,恰好退到了新娘子身边,萧菀唇边的嘲讽笑意越浓,“很好不是吗?唐家仙子不必委委屈屈的做平妻,祁阳侯正室的位置,我——不——要——了。”

唐霓宛如白玉的手臂,越是透明。李卓远不能再退了,但胸口的剑尖大有刺进去的意思,情浓时,他发誓,‘若我辜负了阿菀,愿意死在阿菀的剑下。’

“我是逼不得已,萧菀,你应该去寻广元王家算账,不是他···我怎么会···”

“借口而已,是王家逼你的?你没事去镜湖做什么?我看不起你。”

“李卓远,如果今日你当着我的面说一句,你就是移情别恋,心悦唐霓,我没准还能高看你一眼。”

萧菀冷傲的说道,“也是我看错了人,念在这些年你对我不错的份上,我给你选择,是想活着被我休了,还是应下誓言死在我剑下?”

李卓远脸一阵红,一阵白,哀痛:“萧菀你就不为琳儿着想?”

哪有萧菀这样的女子,谁不是为儿女忍下来,李卓远失望的说道:“萧菀,你不配做母亲。”

“琳儿。”

“嗯,嗯,嗯。”

小姑娘抬眼看了剑拔弩张的父母,又看了看在李卓远旁边的新娘子,她有一副最为悦耳的嗓音,甜而不腻,清脆宛如莺啼:“敢问父亲今日是要迎娶寒门之女为妻?”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宾客中有人嗤笑出声,有人不满看向嗤笑的少年,少年挑眉,不满得人转为讨好巴结,这位名满京城的煞神怎么也到了。

“琳儿听我说···”

“您只要告诉我是或者不是就行。”

李卓远在女儿清澈的眸子下寻不到往日的孺幕,同萧菀相似的眸子此时冷得如同寒潭,李卓远道:“是。”

小姑娘屈膝下跪,并对李卓远行拜别礼,然后慢慢得起身,走到萧菀身边,朗声说道:“母亲教导过,下品无士族,上品无寒士,既然祁阳侯迎娶寒门女子为妻,我从此以后随母姓为萧。”

“孽障,寒门亦有人才,士族亦有不贤德之徒,你被萧菀调教得目下无尘,太过···太过死板偏激。”

萧菀拔剑相向,女儿亦随母姓,李卓远气愤以极。萧琳稚嫩的脸上满是冷傲,仿佛不懂什么是偏激,握住萧菀的手,挺直了小胸脯,“吾只是知晓一言,汝乃寒门之夫,不配为吾父。”

李卓远怒道:“萧菀这就是你教导出的好女儿?”

“琳儿是很好,你怎么夸她都不过分。”

萧菀以女为傲的一笑,抽回压在李卓远胸口的宝剑,肆意的说道:“为了萧琳此话,当浮一杯美酒。”

宾客中的士族此时全部举杯痛饮,很多年没有如此痛快了,他们被皇上压得都忘记了士族曾经的辉煌荣耀。

李卓远像是被人剥了面皮放到光天化日之下暴晒,“孽障不敬其父,祁阳侯李家没你这等不孝女,明日我开祠堂,在族谱上将你名字划去。”

萧琳娇憨的脸上展露疏远的笑容,“多谢祁阳侯。”

“你···”

李卓远被这对母女气得几乎呕血,抬起手臂指着萧菀:“教导出不孝女,你亦不配做李家妇。”

“祁阳侯你搞清楚,是我休了你。”萧菀冷笑,“别弄错了。”

“贤德太后懿旨。”

祁阳侯门口来了手捧懿旨的女官,所有人全部跪地,女官展开懿旨,“特命萧氏阿菀代哀家去三清道观拜师,并出家清修,哀家不忍萧氏母女分别,致使萧琳无人教养,特敕封萧琳为怀柔县主,钦此。”

“遵贤德太后娘娘懿旨。”

萧菀接下懿旨,没有再看悲愤莫名的李卓远,领着萧琳从容而去,道贺的士族难得的共同进退全部离开祁阳侯府,勋贵大多亦离开,曾经热闹的喜宴,仅仅剩下苍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