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松铃 |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9:46 | 阅读次数:11466

五年为刺史,饮冰复食檗。唯向天竺山,已取得两片石。此抵有千金,而谓伤清清白白。秦叔襄在房里,写着立刻要逐级上报灾情的奏折,写完大约看了几眼,最后但是再加了一句,“若不完全符合入城条件者,臣指出应当依法一次与其30斤大米并不予登记,暂助之度过大旱。”“唉,”秦唯向天竺山,取得两片石。。...

三年为刺史,饮冰复食檗。

唯向天竺山,取得两片石。

此抵有千金,无乃伤清白。

秦叔襄在房里,写着马上要上报灾情的奏折,写完大概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加上了一句,“若不符合入城条件者,臣认为应当一次与其30斤大米并予以登记,暂助之渡过大旱。”

“唉,”秦叔襄长叹一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临儿大了,现在竟有了这样的心境,遇事果决,不带一点感情,也不知时好时坏。”奏折一直从巳时写到了未时过半,写完之后,终于长舒口气。而临风来时沏的茶,现在早已凉了,还有零零散散的茶叶飘在上面,秦叔襄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这红茶泡久了,早已变了味道,略微苦涩。

临风回房,也无心继续读书,跟落葵说自己头晕,午饭也没吃,便躺下了。

谁知临风这一躺,就一直睡到了酉时,落葵去喊小姐起床,却看到临风双颊通红,一摸头,更是烫的要命,连忙通知丁香去向秦夫人汇报,又安排曲莲请府里的大夫过来。

话说姚夫人正在为劳碌一天的丈夫准备着晚餐,却看见小丫鬟丁香急急忙忙地赶过来,“夫人,不好了,小姐她突发高烧,您快去看看吧。”

丁香这么一喊,姚夫人正在布筷的双手一松,三双筷子哗啦啦掉了一地,“快带我过去。”

姚夫人年近三十才有的临风这一胎,可怜天下父母心,到了临风床前,看着女儿在床上不停地冒冷汗,摸起来又哪里都发烫,内心着实不安,可也只能等府里的大夫到了,先略微诊断一下,再去城里的药铺拿药。

话说临风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在床上躺了好长一段时间,等再醒过来了,只闻到窗外一阵桂花飘香,有些许泛黄的落叶,从院里飘了进来,原来已到秋天了。临风向下床去喝杯水,却发现自己腿上麻麻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使劲儿拿手掐一下,已看到红色的印记泛开,却依旧感受不到一丝疼痛。临风想喊丁香过来,问一问是怎么回事,却发现自己的嘴巴已经发不出声音,突然耳边响起一阵躁动的声音,刺耳难耐,忽而又归于平静,临风心中一凉,难道自己耳朵也要听不见了吗?

临风艰难地坐起身,拿起床头的瓷枕,狠狠地朝地面砸去,清脆的爆裂声向耳边传来。风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只是不能说话和走路而已,至少她的耳朵还能听到,手也还能动。

“小姐,您终于醒了!”听到动静曲莲跑了进来,看见坐在床头的临风一脸惊喜,甚至都顾不上刚刚的声响是哪里传过来的,就又跑了出去,找到了正在修建梅花枝干的落葵,让她通知夫人,曲莲则来不及回房,一溜烟跑去找大夫了。还是落葵提前跟煎药的丁香说了一声,让她照顾房间里的小姐,才跑去找夫人的。

丁香一进房间,看到小姐也是一喜,知道脚踩到了碎瓷片,才发觉地上还有一个摔碎的瓷枕。临风指了指地面,示意她先清扫一下,丁香领会,没一会儿就收拾干净了。临风又指了指茶杯,丁香连忙走过去,问道,“小姐是想要喝水吗?”

临风点点头,丁香马上端了一杯水到临风面前,“小姐,水有点凉了,您先尝一尝润润喉,待会儿我给您沏一壶热的。”临风轻抿一口,试图张嘴发声,却依然发现自己的嗓子发不出任何声音。

“小姐,夫人来了。”临风听到落葵的声音,朝门外看去,只见一个消瘦的身影一晃而过,眨眼间便来到了自己床前。“临儿!”姚丝音旋即握住临风冰冷的小手,仔细看着昏睡了两个多月的女儿,“感觉身体还好吗?”

临风张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姚丝音还沉浸在女儿失而复得的喜悦中,根本没注意到临风从开始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在这时,府里的谢大夫终于及时赶到,姚丝音让座,连忙请大夫给临风号脉诊断。

谢大夫年轻时也是走南闯北,因此知晓不少疑难杂症及其破解之法,后来有一次给地主家佃户的媳妇儿治病,不小心得罪了地主的儿子,无奈离家奔逃,遇到了临风的祖父,这才幸免于难,安定下来,后来姚丝音怀胎的时候常有病痛,秦家便把谢大夫送来了云台府,因此临风也算是谢大夫从小看着长大的。

只见谢大夫眉头越皱越紧,便请姚夫人出去商讨,姚夫人红着眼眶回来,泛着颤音,“临儿,你真的?”临风点点头,表示默认,姚丝音泣不成声。临风倒觉得,还是尽快做出一把轮椅的好,于是拍了拍母亲的手背,以示安慰。

秦叔襄忙了两个多月,终于基本上完成了云台府城内灾民的安置,突然接到朝廷中钦差赈灾的消息,晚饭都没来得及吃,便去府上和众人商量明日事宜。

待到第二天去城外迎接钦差时,才发现,原来此次的钦差竟是定国公府的世孙刘易风。

二人同众相公商讨完赈灾事宜后,只留刘易风和秦叔襄二人在房内,易风旋即向秦公作揖,“秦叔父,不知临风现在病情如何了,可否前去探望?”如今几年过去了,马上16岁的少年已初具英武之姿,和他当年的祖父很是相像,秦叔襄望着他,自能感受到他对临风那不一样的感情,心想,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昨日夜里你姚姨来信,临风刚醒过来,只是,身体还不大舒服,你去看看她吧。”秦叔襄对于人品端正,且做事认真踏实的年轻人,一向很慈爱的,况且姚夫人和刘易风二人的母亲,也算是有亲戚关系。

“多谢叔父。”易风拜谢过秦公,退出房间,便让阿岚备马,向秦府赶去。

恰是一骑绝尘见红颜,十里竹林望山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