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一章

松铃 | 发布时间:2022-11-25 16:09:45 | 阅读次数:2839

夜热依然午热同,打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也不是风。清影倚在红漆斑驳的木门旁,望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罩在轻纱般的云朵中若隐若现,空气躁热中参杂着阵阵虫鸣,虽而已依门站着,额头已细汗布满,手中缂丝美人刺绣扇不断地轻挥,不由得秀眉微皱。“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

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临风倚在红漆斑驳的木门旁,看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罩在轻纱般的云朵中若隐若现,空气燥热中夹杂着阵阵虫鸣,虽只是倚门站着,额头已细汗密布,手中缂丝美人绣花扇不断轻挥,不由黛眉微皱。

“翼。”

临风轻叹一声,忽然迎面一阵干爽之气抚过,门前的竹林中竟隐现一缥缈身影,清摇玉竹折扇,一袭交领齐腰墨染襦裙,配一暖玉银簪轻束黑发,墨丝如瀑却分毫不乱,眉目温婉却又有一股凌厉之气暗藏其中,看上去清雅而又疏离。

“唤吾何事?”

临风眨巴眨巴亮闪闪的小眼睛,“帮我扇个风,”,说罢便将缂丝团扇置于胸前,眯上眼睛等着清风送来。“听说,梻兊国和桦慵国又打起来了?”

翼收起玉竹折扇,思量片刻,沉声说道,“应该是已经打起来了,不过又没有打起来。”

临风轻哼一声,“这倒有点意思,毕竟也在这留容山呆了快200年了,咱们也下山看看,这些凡人能搞出什么名堂,不过毕竟仙凡有别,还需找个凡胎肉体,容纳我这一魄魂灵。”

“殿下稍等,”翼陡然打开折扇,竟飞出一段竹节,悬在空中,仔细看,却发现这竹节是由岫玉做成,看着虽不甚名贵,却又独具一格、另有一番韵味,“此番下山,是否需要我随行?”

“你若随行,我如何看到这世间千般难,万般苦?”临风看向前方,眼神迷离,等翼回过神来,那一抹身影和悬停的岫玉竹节,均已落入凡尘。

只道是“天地何苍茫,人间半哀乐”。翼回竹林喝杯茶的功夫,想必临风已经历经十月,落地成人了。

桦慵国,济州,云台府,府尹家。

谦熙二十八年,任云台府府尹的秦叔襄,喜获千金,请算命先生起名曰“秦临风”。秦叔襄中年得子,又和夫人伉俪情深,便无心再要孩子,恐夫人太伤身体,只将临风权做男孩儿教养。

话说临风这孩子生来也怪,一出生便脖带一岫玉竹节,更是5岁熟读四书五经,八岁便善诗词歌赋,自幼聪颖,深得秦家夫妇喜爱。不过临风性格孤傲,不常出门见客,以上种种,也不一定为外人所知,毕竟年纪也还小。当然,在整个济州,也就只有一个府邸的人能得秦临风另眼相待了,那就是祖籍济州云台府的定国公一家。

定国公一爵始封于60年前的安南之乱,时任萧远候的刘伯东奉命出征,当时刚承袭父亲萧远候爵位的刘伯东年仅20岁,凭借一招祸水东引让偏居一隅的灵越国加入了战斗,很快便带着20万定远军战胜号称60万的安南起义军,活捉了安南起义军20余名将领,逼得造反头目纪万禄自刎廊州幽云台,并与第二年与灵越国签订了二十年互市合盟。

自此安南地区由桦慵国最贫瘠的地方,一跃成为小京都,每年向朝廷上缴的税额更是翻了3倍不止。时任萧远候的刘伯东,也成为开国百年来,除开国创业公爵之外,唯一一位有实权的国公,后续扫平西边各州势力,威震赤云南部,名声更是响彻6国。虽已过去60年了,但是他活着,便无人敢光明正大地动桦慵一寸土地。

刘伯东与他夫人相识相恋的故事,更像是一段浪漫的童话故事。那是在与赤云部落交战期间,刘伯东刚一举歼灭6000赤云南族,本想率领几十轻骑跟着赤云战败余党追至赤云部落的老巢,没想到天降大风,刹那间黄沙漫天,马儿嘶鸣,人已无法辨认方向,刘伯东耳边似乎传来赤云部落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入阵曲,连忙干吼一声,“撤退!”。可漫天黄沙遮住了一切命令的声音,制止了一切行动的可能。就在此时,他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是桦慵国特有的鸽子汤,这鸽子汤的味道被大风夹杂着吹来,还带着一丝湿润的气息,令人瞬间舒服,“赤云族的人从来不吃飞禽!”想到这里,刘伯东马上用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喊道,“跟着我!”于是在漫天黄沙中,他们闭上了眼睛,将几十条马鞭连在一起,顺着鸽子汤味道的方向走去,只听喧嚣声渐远,黄沙渐渐散去,最终来到一座边陲小城,在饥困交迫中,刘伯东最后看了一眼朝他走来的姑娘,跌落下马……于是便有了后来定国公和定国公夫人的故事。两人成亲之后,定国公夫人虽然出身寒门,却温婉贤惠,和其他名门贵妇相比,自有自己的不卑不亢,将国公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还得了御赐的一品诰命夫人的爵位。只是定国公常年在外征战,家中世子却体弱多病,常年缠绵病榻,不过这位世子虽身体不好,诗词歌赋做起来却是极精妙的,抚琴更是一绝,性情随了母亲,温润如玉,想必若是不生病,也是一位惊才绝艳的妙人。

使临风对定国公府另眼相待的,却不是如今已过杖朝之年的刘老国公,而是国公府的世孙刘易风,其父亲刘宗韶虽然缠绵病榻,但却有一位骨骼清奇的儿子,从小爱跟着祖父的手下去军营里舞刀弄枪,刚12岁的年纪,就已经可以和定国公府上的5名玄衣亲卫打成平手了,要知道当年定国公可是带着20名玄衣亲卫四进四出溪山,万余人中斩杀溪山叛军将领,逼得漫山遍野的叛军投降的,后来历代玄衣亲卫都由定国公亲自挑选,每名玄衣单拿出来都可以于千军万马中单杀敌方将领,取其项上人头。刘易风不爱读书,却能将历代兵法牢记于心;不爱甜点,却能将临风喜爱的每个点子铺一一罗列。

“小姐,易风公子来了,正在伊薇厅等您。”丫鬟丁香打起帘子,向临风说道。

“嗯,你把我新找到的《阳道兵论》带过去,我稍后就到。”临风合上书,起身整理襦裙上的褶皱,准备过去,想来易风又带给她一些不一样的小玩意儿。

今年才八岁的她,还梳着双环髻,头上并无什么繁琐的发饰,只是用一条蓝色的纱带穿过,再配上一对琉璃嵌珠的耳环,更显清丽可人,一袭青色齐胸襦裙,便把小女孩的天真烂漫展现得淋漓尽致。

穿过长长的廊厅和鹤园的小溪,临风远远地就看到那个侧身读书的身影,不由得微微一笑,毕竟,只要有他在,就会心安,就可以完全依赖。桌上氤氲的茶气模糊了一时的视线,临风快步走去。

“易风哥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