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小猫“饭饭”

在冬夏 | 发布时间:2022-11-25 12:22:45 | 阅读次数:19258

此时书房内。诸玉宸进去后随后扫过了一圈房间,接着走到书桌前翻阅了一下桌上的《齐物论》,有些很奇怪地皱起了眉,接着向侧面问后面其中一人:“那就是田家派人来的细作?”短短一句,后面那个十七岁年纪,身穿岱赭直裰,拿着纯白色带月季暗纹的扇子晃动的男子就诸玉宸进来之后先是扫视了一圈房间,接着走到书桌前翻看了一下桌上的《齐物论》,有些奇怪地皱起了眉,然后侧身问后面其中一人:“那便是田家派来的细作?”。...

此时书房内。

诸玉宸进来之后先是扫视了一圈房间,接着走到书桌前翻看了一下桌上的《齐物论》,有些奇怪地皱起了眉,然后侧身问后面其中一人:“那便是田家派来的细作?”

短短一句,后面那个十八岁年纪,身着岱赭直裰,拿着纯白色带月季暗纹的扇子摇晃的男子就明白了诸玉宸的言外之意,“诶,主子,我可没弄错啊,瞧着不像才会让你放松警惕嘛。”

此人一双桃花眼,自带笑意,说到这里还对着诸玉宸挑了一下眉,“不过这田家确实是失误,这么干干瘪瘪的小姑娘你怎么看得上对吧,怎么着也得找一个跟百花楼那位一个等级的才对...”话还没说完,接收到主子死亡眼神的诸欢笑容一顿,马上闭嘴。

“诸峻,去查一下田家最近还有什么动静?”

房中另一个男子应了声是,也没问其他。

诸欢自己倒是先找位置在旁边坐下了,还伸手招呼诸峻也来坐,听到诸玉宸的话后晃了晃他那柄扇子:“主子是认为这小姑娘是障眼法?”

诸玉宸没开口,倒是诸峻赏了他一个眼神,翻译成文字意思就是——你在说什么废话?

诸欢被噎了一下,一瞪眼刚要开口,就听到外面脚步声,是那个小细作——司品月来了。

司品月端着茶盘进来,发现书房里却很安静,心里不由嘀咕,这仨人干啥呢?

三个男人一台戏,结果演的是默剧。

先后给诸玉宸、诸欢和诸峻送了茶,全程没敢抬眼看,脑子里一直在回忆以前看的那些宫廷剧,好像旁边的侍女什么的都是一直低着头的。

完成本职工作后司品月估摸着自己也不好留在这里,就拿上托盘便要出去,结果却被诸欢喊出。

“小丫头叫什么名字?”

司品月牢记着从诗教的,顺从地低头看着前面的地,回了一句,“我...奴婢叫品月。”一个激灵差点一个“我”字脱口而出,司品月深呼吸放松了一下。

果然是个没经过训练的,屋里其余三人心里都闪过这么一句话。

诸欢拿起扇子遮住下半张脸,但笑意还是从眼神中流露了出来。一方面是觉得司品月有点意思,跟之前他们调查出来的好像有点不一样,另一方面觉得田家也是有点意思,放这么一个人到诸家,是有多看不起诸家。

田家的人要是知道了诸欢的心理活动,准得大喊无辜,明明花了几个月调教了才带过来的,谁承想人刚送到就被换了个芯。

诸欢斜眼瞥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诸玉宸,又问:“之前是在哪家干活?”

司品月抿了抿唇,但是心里却翻了个白眼,心道她怎么知道,才过去几天,原身的记忆都没想起来多少呢

心里叨咕着,嘴上却已经开口回答:“回公子的话,之前在外地,才来的恒城,以前就是做些粗使的活计。”

“哦?你还不是本地人啊,怪不得...”诸欢促狭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瘦小的丫鬟,这丫头还给自己的口音找了个理由,小聪明还是有的,接着轻咳了一声,“不过以后记住了,不用喊我公子,我可担当不起,只有上头这位是你的公子,正经的主子,你要伺候的人~”拉长了调子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格外欠揍。

诸玉宸原本一边翻看带来的账本,一边听着诸欢和司品月的对话,听到诸欢这不正经的调调,虽然听了这么多年了,照理说应该已经习惯了,但还是拳头发痒想打人。

司品月牙齿一紧,差点没忍住瞪诸欢一眼。流里流气的,这种人搁学校就是那种天天调戏小姑娘,时不时就会被教导主任通报批评的坏坯。

“那——你的父母呢?”这时候司品月已经知道了,这位估计就是从诗之前说的大公子的左膀右臂之一,但是能不能别问了,再问就要露馅了!正不正常,拉着个丫鬟问东问西的,要不是之前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现在还是个黄毛丫头,她都要怀疑眼前人居心不良了。不过...说不定他就好这一口?呸,变态!

心里的吐槽不说,“...奴婢的父母都去世了,奴婢也没有一技之长,才卖身做的丫鬟。”司品月说了自己前两天摸鱼的时候编好的话,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说得稍微含糊一点,免得后面如果真被查到原身的身世对不上就麻烦了。

司品月低着头没有动作,余光却能瞄到眼前人绕着她走了两圈,心里愈发觉得这个人心理变态,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诸欢终于打量完,收起扇子坐到一旁,开口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之前不是指了你让你当书房侍女吗?怎么连洒扫的活都是你在干?”

嗯?这人原来是之前在“面试”现场的人吗?司品月想着偷偷抬起一点眼皮,试图看清楚这人的长相,结果正好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赶忙又低下头。

不过现在正是告状的好时机,嘿嘿。

“院里原本有两个负责洒扫的人,他们说忙不过来,我才暂时接着他们的活。”司品月说完,等着对方问下文,结果对方嗯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这...是不打算帮她伸张正义了吗?司品月一时间有些呆愣,那她怎么办?

封建社会的主子们,尤其是男主子们,谁会在意这种小事,知道了也觉得没啥必要管,下人之间的公平又不是他们追求的,一层剥削一层才是正常的。

“你先下去吧,以后在外面候着就可以。”坐在主位上面的人终于出声让司品月出去了,她才回过神吸了口气,转身对着主位福了个礼就出去了。

诸欢看着这小姑娘恨不得马上飞出去的脚步,不由噗得笑出声来。

司品月听到背后的笑声,顿时觉得脸皮一热,埋下头走得更快了。出了门,拐过屋角,司品月才放慢脚步,拍拍自己的小心脏,真是比现代上班还可怕。

现代的老板已经够不管下属死活了,这里的好像变本加厉!

司品月摸了摸几天下来磨出了薄薄一层茧子的掌心,仰天长叹,欲哭无泪。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诸玉宸大部分时间都在家,且大部分时候都在书房,能看出来是一位非常忙碌且敬业的老板了。

伶仃苑也比之前热闹多了,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来找大公子汇报工作的。

司品月也不好再“遛蚂蚁逗鱼”,每天安安分分早起打扫卫生,然后就候在书房外等传唤。快乐时光一去不复返啊。

司品月怀抱一丝希望翘首期盼了两天,发现还是没有人来接伶仃苑的洒扫工作,无奈地继续打扫卫生加端茶送水,心里暗骂果然资本家都是看不见底层劳工的痛苦的。

很是忙碌了一段时间,并且这位公子是在敬业,天天加夜班,老板在工作她就不能去休息,司品月觉得自己的劳动强度貌似有点超过这具废柴身体的承受范围了。

司品月最近唯一的乐趣就是会趁着老板偶尔不在的时间,偷偷溜去找从诗玩儿,虽然还得看从诗的时间,真是相聚太难。

司品月对于从诗的观感真的很好,除开从诗的一幅好面相之外,还有从诗的好胃口。

第一天进诸府,人家小姑娘荷包里面装的都是香料之类的,结果她从里头掏了点心出来,司品月就知道自己应该是有同好了。

司品月在现代的时候,业余时间就喜欢琢磨好东西吃,毕竟赚了钱没时间旅游,难道还能连吃都亏待自己吗?虽然古代这工具食材都有限,但是还是挡不住一个吃货的心。

前两天做的蜜糖酥饼,一口咬下去外头甜滋滋的蜜糖和里面咸香的酥饼本身一点都不冲突,加上芝麻的香气,从诗一口气吃了三个对司品月连连夸赞。括弧,蜜糖由从诗同志友情提供。

农历六月底的某天,往日万里无云的天空变了脸色,云层聚集在一起,黑黢黢地压下来,刷地一下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风也开始刮起来,吹得暴雨都倾斜,原本空气中弥漫的热度一下子被吹散。

这雨从中午开始下,一直下到暮鼓时分都没见小,司品月站在廊下吹了一天的风,吹得头都有点晕沉沉的。这么糟糕的天气,今天的伶仃苑没有太多人进出,现在只有诸欢在里头和诸玉宸说着什么,司品月隐隐听到了什么货运、码头之类的词,但她实在不关心。

屋顶瓦片噼里啪啦的响声和屋内的说话声交杂在一起,杂乱的声音让司品月有些烦躁,突然耳朵辨别出几声虚弱的喵喵叫。

司品月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四望寻找喵喵声的来源,终于发现声音是从左侧长廊下传来的。

司品月犹豫了一下,还是撑起不太能挡得住这狂风暴雨的油纸伞冲进了雨里。

到了廊下,雨水斗连成了线,实在有些影响视线,眯着眼睛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一只黑白色牛奶纹的小猫,不知道有没有足月,瘦瘦小小地趴着,仰起头喵喵地叫着。不知道是母猫叼来的还是它自己爬到了廊下,但是依旧淋到了雨,毛都贴在身上,显得更加可怜巴巴。

司品月没注意到屋内的交谈声已经停了下来,诸欢走到窗前,吹进来的风夹着水汽,让他原本被各种杂事烦得发胀的脑袋瞬间放松。他额侧的两缕头发被风吹起,眼神却看向雨里面的小姑娘,不知道这大风大雨的,她跑到外面去做什么。

司品月知道正常情况下,人类不应该随便接触猫咪的幼崽,人类的气味可能会让母猫抛弃小猫。所以她站在一旁等了一会儿,但是听着小猫的喵喵叫频率越来越低,声音也越来越弱,她就顾不上什么人类的气味了,大不了以后她养它。

司品月一把抄起小猫,这猫咪小小的,倒是很有力气,被司品月抓在手里也是继续张牙舞爪地喵喵叫,不过能听出它的虚弱,不免有点色厉内荏的味道。

司品月揣着小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找了块布把小猫稍微擦了擦,便又赶紧回到了工作岗位。

站在书房外一直惦记着小猫,突然想到自己没给它准备粮食,就更是焦虑。还好很快诸玉宸和诸欢就从书房出来了,两人一前一后出了伶仃苑。

主子刚出门,司品月就跑到大厨房给小猫咪找救命粮。大厨房一般会留一些菜品,以防主子们晚上有需求。

这一段时间她也算跟厨房的人混了个半熟,打了声招呼就取了点鸡肉拿刀剁剁碎端着就回房间去了。

一进房门就赶紧寻找小猫的踪迹,结果发现那只小猫团在那块给它擦拭的布里面睡得正香,司品月走了之后它竟然都没挪过位置。

司品月松了口气的同时,也笑了起来,这猫倒跟她挺像,随遇而安。

司品月刚把给小猫准备的鸡肉放到它面前,小猫就醒了,喵喵地叫,一点都不认生,强烈表达自己的饥饿和需求。呼喊着两脚兽快快献上你的贡品给本猫。

司品月把饭碗又拿拿近,小猫马上扑了上去,小猫吃饭吃得很香,恨不得整只猫爬进碗里面去,把司品月乐得不行,同时也决定给小猫取名“饭饭”。

司品月蹲在一边看它吃,一边拿手指戳了戳饭饭,饭饭被她戳得一个踉跄,朝着司品月嗷嗷了两声。“坏蛋”司品月笑嘻嘻地又去摸它的头,小猫耳朵往后抿了抿,到底没躲开。

“饭饭要好好吃饭饭,才能长高高哦~”

司品月说完把自己逗笑了,吃饱了的饭饭仰起头看了一眼无故狂笑的两脚兽,不明所以甚至有点想挠她,但干饭很香又决定放过她。

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惨遭猫咪黑爪的司品月收拾完就上床准备睡觉了,善良放过两脚兽的饭饭展示了它的坚强,淋了这么久的雨睡了一觉吃了顿饭就满血复活。现在在房间里面左抓抓右蹭蹭,好像在巡视自己的新领地一样。

睡觉之前司品月给小猫在角落搭了一个窝,但是也给门留了条缝,方便这小家伙半夜想回归大自然。

看着角落里又睡着了的饭饭,司品月来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幸福,好像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同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