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二章 诸家渊源

在冬夏 | 发布时间:2022-11-25 | 阅读次数:16893

司品月想,她像是真的来了个大户人家,起码房子很大。司品月压制住住自己东张西望的动作,跟随从诗绕开抄手游廊,又横穿过两个垂花门后,终于等到撑忍不住了,她太饿了,双腿都在发软,说是饿到眼冒金星是一点儿都不不夸张。“从诗姐姐,大麻烦等一下,我跟不上了。”司品月司品月克制住自己东张西望的动作,跟着从诗绕过抄手游廊,又穿过两个垂花门之后,终于撑不住了,她太饿了,双腿都在发软,说是饿到眼冒金星是一点都不夸张。。...

司品月想,她好像真的来了个大户人家,至少房子很大。

司品月克制住自己东张西望的动作,跟着从诗绕过抄手游廊,又穿过两个垂花门之后,终于撑不住了,她太饿了,双腿都在发软,说是饿到眼冒金星是一点都不夸张。

“从诗姐姐,麻烦等一下,我跟不上了。”司品月一点都不觉得丢脸地开口。有啥可丢脸的,再晕一次才丢人呢。

从诗听到司品月的话马上就停了下来,转身瞧后面的小丫头,过分瘦削的脸庞衬得眼睛格外得大,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心头不由一软。

转头瞧了瞧确定周围没有人,从诗从自己的荷包里面掏出了一个用帕子细细包好的东西,打开来竟然是两块糕点。

司品月有点惊讶地看着从诗,她以为从诗要么训斥她一顿,要么好心一点会带她去厨房找点吃的,没想到的是竟然随身还带着点心,古人真有意思。

“先吃吧,”从诗看着司品月的眼神,不由粉颊泛红,她这是从小的毛病了,就爱带点吃的在身上以防万一。看着司品月接过点心道了声谢谢之后就开始大口吃,从诗笑得眼睛眯了眯,看似不经意地问道:“瞧你饿得连几步路都走不动,上一家连饭都不给你吃吗?”

司品月咽得颇为费力,也没尝出来味道,五脏庙倒是被安抚住了。听到从诗问她,也不心虚,硬咽下去嘴里那一口后,叹了口气,眼神下垂瞧着手里的点心,摇了摇头,很是可怜的样子。

在司品月看不到的地方,从诗的脸色有点奇怪,又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伸手拍了拍司品月的肩膀,她只比自己小两岁,但瞧着外貌还跟个小孩儿似的,“没关系,一切都过去了,诸家别的不说,吃的肯定不会少了你的。”

司品月露出憨憨的笑,点头嗯了一声继续吃点心。她也不知道这位从诗姑娘脑补了什么,反正混过去了就行。

从诗先带着司品月去认了认地方,包括以后早起点卯的地方,领饭的大厨房之类的,接着就带了司品月去了伶仃苑。

伶仃苑在靠近前院的位置,原只是个饮茶休息的地方,诸家买下之后大公子觉得这院子地理位置不错,便用作书房了。

奇怪的是到了伶仃苑的时候,先前那管事的竟然等在书房门口,从诗让司品月在院门口等她,她便上前去和管事的搭话。

一会儿功夫那管事的便走了,留下从诗和司品月在院内。

“李管事跟我说了,以后你就只负责伶仃苑里的事务,外头的洗衣针线之类的全不用你管,你得记住。”从诗领着司品月往书房的方向走,一边说,“院子里的洒扫活计有两个小厮在做,你只听大公子安排就是。”

“是,婢子知道了。”司品月老老实实地跟着听着学着。

从诗说,大公子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让司品月以后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一松懈就会被抓到错处。听得司品月很是担心,参加过工作的人都知道,工作本身的难度都是小问题,一个难相处的领导是真的会让人怀疑人生的。

“如今府里头正经的主子只有大公子,其余的有两位,诸欢和诸峻,你以后会识得的。他们虽不是主子,但也是大公子的左膀右臂。”从诗说着给司品月使了个眼色,司品月表示懂了懂了,就这两位也是她领导的意思。

接着就是跟着从诗学了一下午的伺候人的规矩,反正除了站着就是跪着,司品月表示涨知识了,从诗表示这丫头怎么什么都不懂。

“你这个礼仪得好好再学一次,书房来来往往人这么多,你这样子岂不堕了诸家的脸面?”从诗看到司品月的基本功之后,眉头都皱了起来。福个礼都站不稳,这可怎么是好。

一个下午都在训练,司品月默默然觉得自己好像又经历了一次军训,站不完的军姿,头发丝都不能乱动。

在从诗勉强点头承认合格的礼仪姿态训练后,司品月结束了异世界第一天的兵荒马乱,吃过晚饭之后从诗让司品月可以回去休息了。从诗今天在司品月身上耽误了太多时间,她身为管事丫头,一天的活计全攒到晚上做了。

不过这一下午也不是没有别的收获的,司品月也听从诗说了一些这个世界的“常识”。

司品月现在所在的国家叫做悦海国,现在的悦海国没有什么重农抑商,悦海国的皇帝信奉“俭则伤事”,适当地消费会促进生产的发展,对国力的发展也是有着正面的效应的。

听到这儿地时候司品月有点怔愣,竟然还能在封建社会听到这么符合可持续发展观的话。

虽然这里瞧着发展水平也就类似于华国古代唐朝,但是要指望司品月一个程序媛能拿出什么震惊世人的科学技术或者文化知识就算了,距离她知识水平的巅峰期——高三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

她被录取的这户人家姓诸,原来她之前从牙婆嘴里听到的主家主家说的是诸家。

诸家几代经商,从前朝就开始靠着奇货可居,倒买倒卖走四方慢慢发家,到了前朝末也算是富甲一方,只是比不得一些沉淀了几百年的大商侩。转折是在前朝的覆灭战争中,如今悦海国的皇族,梁家以“清君侧”为名揭竿而起。诸家当时的家主,也就是现任家主的父亲敏锐地捕捉到了机会,积极资助梁家,可谓是倾尽全部家产,当然最后诸家赌赢了,从龙之功啊。

当时的诸家家主可算是个难得一见的聪明人,当时刚登基的皇帝让当时的诸家家主入朝为官,被婉拒,说自己只是个商人,不懂怎么当官。皇帝又问他想要什么,诸家家主直言自己只是不希望天下黎明百姓在前朝的统治之下受苦,既然这时候有一位明君站出来反抗,那他自然是要接近全力帮助。皇帝很是感动,直言国家幸甚有他,特批诸家为皇商,让诸家为悦海国积累更多的财富。

最终诸家成为皇商,与一些老牌家族平起平坐,发展到如今更胜一筹,皇家的采购五成都是诸家包揽。

说到这儿,也还好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儒家至上的情况,否则诸家家主估计就会被批判有违人之常情而遭驱赶回家牧羊了。(此处出自《汉书·卜式传》)

她之后的老板就是诸家现任家主钦点的接班人,诸家的嫡长子,但是奇怪的是,现任的家主是大公子的祖父,怎么不是传给儿子反而传给孙子?司品月有点好奇地问了一句,结果从诗面色突然一肃,主子的决定不是下人可以置喙的。司品月低下头挨训,决定以后一定要少说,少说就少错。

诸家的本家是在关城,远在北方,也就近几年才开始向南方发展,三年前来到恒城,恒城也算是大公子继位家主之前的历练。

晚饭之后司品月来到伶仃苑里的仆人房,其实就是大通铺,下午的时候从诗带着她来过,但是没来得及细瞧。

现在伶仃苑里常驻的侍女也就司品月一个,所以暂时她还是一个人住一个房间,真是谢天谢地。要知道,如果是和一群人一起生活的话,估计不出三天司品月就会露馅。

也亏得司品月没有什么做丫鬟的经验,不然她就会觉得诸家给她的待遇有些好得过分了。

细瞧瞧,这房间其实也还行,还有一张桌子,角落里有个衣柜,窗前还有个梳妆台。被褥什么的虽不是新的,但也看得出来被浆洗得很干净,细闻还有一股太阳的味道。

压抑住自己立刻上床睡觉的想法,司品月来到梳妆台前,趁着太阳还没下山,对着不太清楚的镜子细瞧自己的脸,跟现代的自己长得有五分相似,可惜瘦得脱相。

司品月总觉得很奇怪,先不说她莫名其妙就被选上了的事情,她原本以为原身是个难民,是因为她太瘦了,但闲下来之后发现手上并没有干活产生的茧子,比现代的司品月手还嫩。现在看脸也不像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要知道古代的底层人民是吃不到研磨细致的粳米的,长期吃粗糙的米麦会让人牙齿磨损过度,甚至造成下颌变形。

不过,也许,就像是红楼梦的某些丫鬟,不也跟普通人家小姐似的?

撑着下巴靠在梳妆台上思来想去也没有个思路,原身的记忆也是模模糊糊看不清。也许只能了解了原身的记忆之后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司品月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拿起洗漱用品洗漱完之后太阳也已经完全落山了,古代的晚上很安静,没有空调的运行声,也没有外面马路上的车水马龙。

已经爬上床的司品月摸了摸自己的手腕,穿越过来是因为被大卡车撞了,想穿回去难道还要再死一死?

司品月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还没活够呢,这种不可预测后果的尝试是非常不明智的。只能安慰自己从996变成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己的神经衰弱睡眠困难应该也会好转了,现在只要把自己养养胖就好了。

不过,其实,日出而作是肯定的,日落而息是做不到的,侍女也要加夜班的。

挺好的,现在的日子也不错。默默重复了三遍来安慰自己之后司品月终于进入了梦乡。

就在司品月进入梦乡的时候,从诗忙活完一天的事情,也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是管事丫头,有着自己独立的房间。

从诗坐在梳妆台前把钗环卸下,又默默坐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她站起身拿出纸笔在上面写了什么,随后把纸叠起来放到明天要让洗衣房洗的衣服里才上床睡觉。

如果这时候有人能看到上面写的字就会发现,那是一串密文,前后字词之间没有联系无法辨别。

天清气朗,一夜好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