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6章 大朝会

水木韶华 | 发布时间:2022-11-23 | 阅读次数:28625

忍到现在的,姜鉴反倒不急,目光怔怔地望着脚步凝重,向他走过来的姬羌。就在他我以为姬羌会张口向他作出解释二三时,对方却突然止步不前,向他行了个叩拜大礼。“陛下不可以!”姜鉴虽之快,究竟晚一步。他心绪很复杂的将对方搀起,四目较为,谁也也没先张口。姬羌知国师心中不解就在他以为姬羌会开口向他解释一二时,对方却突然止步,向他行了个跪拜大礼。。...

忍到现在,姜鉴反而不急,目光怔怔看着脚步凝重,向他走来的姬羌。

就在他以为姬羌会开口向他解释一二时,对方却突然止步,向他行了个跪拜大礼。

“陛下不可!”

姜鉴虽神速,到底晚一步。

他心绪复杂的将对方搀起,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先开口。

姬羌知国师心中疑惑万万千,她心中何尝不是有言千千万?

身为一国之君,明目张胆的欺骗、利用神祇一般的国师,她不后悔。从搬离紫宸宫到封宫令,再到放鹰台等候,以及“真相”浮出水面,每一步都是她算计好的。

无论国师辞官还是闭关,在此之前,她就是要利用他,将姬虞这只“蛇蝎”揪出。

可不后悔,并不代表不愧疚。

犹豫几息,姬羌决心坦然,“朕利用了国师。”

姜鉴却打断她,“陛下乃一国之君,国君行事,自然有非一般的道理。”

没有哪一刻让姬羌觉得,她真的就是帝国主宰。

而这些尊荣与信赖都是国师给的。

回忆事情经过,她恍然发现,从放鹰台追随,到发现龙床有毒开始,到后来用神威震慑姬虞,进而逼迫姬婳认罪,每一步,国师都只在做,而不说。

看似至尊孤傲的掌控一切,实际上哪一步不是顺应她的意思行事?

姬羌心中无比动容,想再解释些什么,发现没必要,想要赞誉他几句,又发现做不到。

心虚没底气,简言之,国君气短。

倒是姜鉴看看越发灰暗的天色,柔声嘱咐她按时进膳、安歇,又吩咐尚六珈等人小心照料,方才辞别而去。

……

姬羌几乎一夜未眠。

倒不是忧心姬虞的案子出变故,已经板上钉钉的案情,再出也出不了新花样儿。无论三司会审如何进行,姬虞最终不过是丢官、罚俸,至多禁足。

姬婳手握六万玄甲兵,占据京畿重军一半以上的兵力。满朝武将,几乎全部唯她马首是瞻,而她本身又肩负先帝托孤之重。这些都不提,单提这保护皇城的羽林军统领,就曾是姬婳麾下一员大将,负责京畿安全的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乃姬婳一手提拔。

所以,姬虞不会死。

姬羌睡不着,是因为国师姜鉴。

傍晚发生的一幕幕不停地在她脑海中回旋,他的神秘莫测,他的神威法术……想一次,姬羌便疑惑一次,前世,姜鉴真的羽化登仙了么?

若是没有,他究竟去了哪里?

若是有,今生为何又突然不走了?

她挖空心思的回忆作为一枚魂魄时看到听到的一切,极力想从中找到些蛛丝马迹,然而,直到天朦胧亮时,也一无所获。

天刚放亮,三司会审已有结果。

姬羌大致浏览一遍,不出她所料。

那张龙床被打造时,床板部分被悄悄调包了,华丽昂贵的金丝楠木床板被浸染毒汁儿的普通橡木代替,而这一切的幕后指使者便是衡阳郡主手下的司库主薄武月升,一个来自巫月的奸细。

本案共涉三十二人,从采买到打造,再到京城奸细窝点,每一条每一款都充满敌国的阴谋气息,本案的重点涉案者衡阳郡主却被摘的一干二净,自始至终只担了个无能失职以及被利用的罪名。

姬羌读完,随手将奏折丢给尚六珈,前世怎么也想不通的事情终于对上了号。

下毒这件事姬虞是瞒着姬婳做的,是已知事实。

可即便姬虞再有能力与手段,也不可能独自完成。

整个过程,每一个布局都透着缜密、精细,姬虞那个脑子如何想到?即便她想到,幻影这种来自巫月的罕见毒药,她如何得手?制造毒床这般精密复杂的事情,她如何办到?

原来,姬虞一早就和巫月奸细勾结在一起,她为达目的,竟与虎为皮。

“这,怎么可能?”尚六珈一脸的不信,如此显而易见的事,衡阳郡主怎么就被摘的干干净净?

姬羌冷笑,“怎么不可能?”

“可是,魏国公主不是自我禁足了么?”

“她禁食了么?”

尚六珈语塞。

“难道就这样算了?如此欺君大罪……”零露愤然,心有不甘的他忽然提到,“国师,国师岂会罢休?”

尚六珈却告诉他,国师自昨晚回了国师府再未出过门,如今恐怕早已闭关。

零露顿如霜打的茄子。

……

卯时,大朝会伊始。

按大梁女朝惯例,每月初一、十五国君与群臣都要在太和殿举行大朝会,除却这两天,每三天一次常朝,在保和殿举行。其余时间若有政要,国君则在御书房召见六部九卿议定。

如今姬羌并未亲政,所以,尚未有资格召见群臣议定国事。

今日既非初一,也不是十五,却是新帝继位后第一次早朝,故而是一次隆重又繁琐的大朝会。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一天,群臣格外清醒,甚至有人彻夜难眠,寅时就爬起来梳洗装扮,力求步步安稳。

姬羌以为,今日群臣将比以往更加清醒的原因,还有三司会审的结果将在大朝会上过明路。

御撵行至太和殿大门,早有穿戴整齐,神情恭肃的朝臣们笔直挺拔的分列两旁等候,銮驾刚至,站在殿外的众臣便纷纷行大礼。

姬羌晓得,这些入不了内殿,只能在殿外议政听旨的官员从四品至七品不等,四品以上,方能入殿。

随着她脚步愈发向那张龙椅靠近,所见臣子的品级也越来越高,直至经过群臣之首姬婳,这位身兼数职的超品公主,龙椅也就不远了。

待姬羌坐定,群臣齐齐高呼万岁,声音震天。

此情此景令姬羌不由想起前世大朝会的情形,也是在这太和殿,她坐北朝南,高高在上,俯瞰群臣,就算是远在大殿门口处,某一名不见经传的陌生臣子的身影,她也是能瞧得见的。

一模一样的处境并未让她产生两世重叠的交融之感,相反,她无比的清醒。

叫起之后,姬羌目光大胆且认真的打量众臣,一扫前世羞怯。

右列,姬婳作为武将之首,身着明黄绣朱雀官袍,她站姿挺拔,英气逼人,至少现在,姬羌从她的神情中瞧不出一丝一毫悲伤或愤怒的影子。

在姬婳身后,并列站着秦国公与宋国公两位超品国公爷,二人祖上皆是跟着圣祖打天下的。两位国公爷之后便是天下兵马将军、骠骑将军、威烈将军等。

瞧完武将,姬羌又开始看文官,左列以国师姜鉴为首……只不过他今日因闭关之故未朝,在国师之后,便是六部大小九卿,大九卿为六部尚书、督察院御史大夫、大理寺卿以及通政使。

小九卿譬如太常寺卿、太仆寺卿、光禄寺卿等等,文臣的数量比武将多的多,所以队伍又稠又长。

姬羌在打量众臣的同时,众臣也没闲着,也在悄悄打量新帝。起初,未避免被发现,均偷摸儿的迅速睃一眼,可这一睃皆收不回了,甚至有人目瞪口呆。

龙椅上的少女,容颜明艳迤逦且稚嫩,可偏偏双手交叉入袖的姿势给人以十分老成之感,再加上她那双丝毫不怯场,甚至有几分漠然的眼睛,这哪里还是登基大典上那个雀跃又紧张的小姑娘?

众臣正暗暗纳罕,忽听殿外侍者高喊,“国师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