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6章 媳妇,我给你测个体温

辛巴树 | 发布时间:2022-11-23 | 阅读次数:26320

两口子再对望几眼,夏泽凯的巴掌距离罗希云凸出的地方而已十厘米左右的距离。老二桐桐刚从卧室里出,站在门口,目光望向厨房这边,小脸上一瞬间被惊悚恐怖的表情长满了,她看出来很有心无力的蜷着身子,攥着一双小拳头在呐喊,想帮组妈妈抓紧时间逃出‘魔爪’。这个画面足老二桐桐刚从卧室里出来,站在门口,目光望向厨房这边,小脸上瞬间被惊悚的表情爬满了,她看起来很无力的蜷着身子,攥着一双小拳头在呐喊,想帮助妈妈抓紧逃离‘魔爪’。。...

两口子再对视一眼,夏泽凯的巴掌距离罗希云凸起的地方仅仅十厘米左右的距离。

老二桐桐刚从卧室里出来,站在门口,目光望向厨房这边,小脸上瞬间被惊悚的表情爬满了,她看起来很无力的蜷着身子,攥着一双小拳头在呐喊,想帮助妈妈抓紧逃离‘魔爪’。

这个画面足足被定格了三秒钟,还是桐桐看到妈妈一直没动弹,她又蹦跳着喊了起来:“妈妈快跑,妈妈快跑,爸爸要打你!”

……

夏泽凯把做好的三个菜一一端出来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给娘仨盛好了刚出锅的鸡蛋面:“行了,快点吃吧,尝尝我做得好不好吃。”

“哼,我不吃,爸爸大坏蛋,欺负妈妈。”老二桐桐还没过去那股劲,气的把头扭到了一边,也不去看爸爸。

老大丫头就听话多了,她自觉地端过自己的小碗,手里反手攥着一把深蓝色有金色星星的搪瓷叉子,正往嘴里扒面条。

她吃了两口后,小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好吃,爸爸做的真好吃。”

“嘿嘿!”

夏泽凯听到大闺女夸奖,马上就乐呵了,他笑眯眯的说“是吧,丫头你觉得好吃的话,就多吃点,把桐桐的那一碗也吃了,饿着她,不给她留了。”

他刚说完,夏季桐也不耍小脾气了,赶紧扭过身子来,抢过了自己那一碗面条,一双小手环抱交叉搂在了怀里,撅着小嘴斜眼看着夏泽凯:“爸爸大坏蛋,这是我的,不给姐姐吃。”

瞧,这俩小姐妹也不太平。

丫头还是笑眯眯的吃着她那碗面条,时不时的还用她那把深蓝色的搪瓷小叉子叉一点西红柿吃,要不就叉点白菜吃,丸子在汤里太滑溜了,她叉不上来,就不弄了。

每吃一个,她都满意的点头,嘴里会夸赞一句:“好吃,真好吃!”

桐桐就不行了,她一边吃面条,一边再瞟一眼爸爸,小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委屈。

罗希云看不过去了,给俩闺女小碗里各放了两个猪肉丸子,又哄着小闺女:“桐桐,爸爸坏,咱不理他,你快点吃饭,等会儿吃完了,让爸爸当马给你骑。”

“好,我要骑大马!”桐桐一听就高兴了,笑的小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她这一点和姐姐很像!

这一下子有了动力,她吃饭也快了,呼呼的就往嘴里扒面条和丸子吃,把小嘴给撑的鼓起了俩小半球。

把小姐妹俩伺候完,罗希云这才顾得上自己吃饭,她端起面条吃了两口,眼睛明显瞪大了一点,再吃一口老厨白菜,满意的点了点头:“泽凯,你今天厨艺大有长进啊,真的偷偷练过?”

“瞧你说的,我还不是看着你做饭做多了,再笨也能偷师到一点小技巧了。”夏泽凯毫不犹豫的一个彩虹屁拍过去。

罗希云呵呵一笑,也没再追问这个。

“都忙活一天了,你也快点吃点饭吧!”罗希云看着她老公一直没动筷子,催促他。

夏泽凯点头:“好,你先吃着,我吃饭快。”

十来分钟后,俩人一块放下了筷子,桌上盛菜用的两个盘子一个大海碗都空了,夏泽凯把碗筷和盘子摞在一块,正准备去刷碗,罗希云抢了过去:“你陪她们俩玩吧,我去洗。”

“要不还是我来吧,洗洁精伤手。”夏泽凯想着网上看来的段子,顺嘴说了一句。

罗希云挑眉送给他一个白眼:“我都洗了好几年了,你现在才说,管个屁用。”

“行了,你快点给桐桐当马骑吧,没瞧见她等你很久了。”罗希云抬起下巴,朝着小闺女那边示意了一下,笑呵呵的端着碗筷盘碟进了厨房。

夏泽凯早就看见了,他装糊涂,想着蒙混过关的,这下子混不过去了,他朝着老二招招手:“桐桐,你过来,爸爸你和打个商量,咱们玩个别的游戏,好不好?”

夏季桐还站在原地不动弹,听到爸爸说的话,她猛摇头:“不好,我就要骑大马,你不让,我就给妈妈说去。”

“闺女,你得认清形势啊,你以为去找妈妈告状,我就得听你的了?”

三分钟后,夏泽凯认命了,把次卧里的拼接泡沫板拿出来铺在了地上,四肢着地爬在上边,桐桐得意的大笑着,使劲揪着爸爸的衣服,岔开小腿骑在了爸爸背上,觉得不大稳,赶紧俯下身子,一双小手使劲勒住了爸爸的脖子。

又觉得这样不舒服,她干脆坐正了身子,双手去揪爸爸的耳朵。

好家伙,还让她玩出新意来了。

老大夏静雅本来在一边安静的摞积木玩,可看到爸爸和妹妹玩的这么高兴,她也忍不住了,把摞起来已经有城堡模型的积木给用一张纸遮盖住,蹦跳着过去了:“爸爸,我也要玩,我也要骑大马。”

夏泽凯多损啊,他还在泡沫垫上爬着,说:“丫头,你去喊你妈妈来给你当马骑,咱们玩骑马打仗。”

丫头不明事理,她觉得这样挺好玩,就赶紧朝着厨房门口跑,然后一把推开了厨房门,喊着:“妈妈,我也要骑大马,爸爸说,爸爸说让你一块骑马打仗。”

“这个王八蛋,亏我还替他着想,就知道算计我。”罗希云气的肚子疼。

她洗完了最后一个碗,拿一张吸水纸把碗里的水给抹干净了,从厨房里出来后,看着在地上爬着玩的挺欢的父女俩,乐了。

俗话说得好,恶人自有恶人磨,夏泽凯的克星大约也就是罗希云了。

她倒是没给闺女当马骑,但她也有绝招啊,把大闺女丫头给抱起来一块放到了她老公背上,这下子可把夏泽凯给累惨了。

断断续续的玩了二十分钟,丫头和桐桐玩的可高兴了,可夏泽凯出了一身的汗,身上还散发着些微的酒味。

“不行了,不行了,可累死我了,膝盖都疼了,身上还黏黏糊糊的贴住衣服了,我得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夏泽凯摆着手说道。

他去洗澡了,罗希云也忙着去接了一盆热水器里的温水,端到客厅里,给俩闺女抓紧洗漱一番。

许是下午睡觉多了,俩闺女一直玩到晚上快十点,这才又睡下了。

夏泽凯靠着他老婆躺下,两口子贴着身子感受着彼此的温度,罗希云小声说:“泽凯,明天我给你说一下她们俩的零食、玩具、还有衣服和药都放在哪儿,然后我再给你说一下注意事项,你要是能记住了,我下个月2号就去公司里报到,上班了。”

夏泽凯哪有心思听这些,他晃晃头小声说:“那些不着急,媳妇,你是不是发烧了,我怎么觉得你身上有点热,要不我先给你测量个体温……”

“王八蛋,你的手往哪儿放…”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