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1章 老公,我养你啊

辛巴树 | 发布时间:2022-11-23 16:15:16 | 阅读次数:13918

09年2月22号深夜!齐城,齐韵花园小区南头倒数第三排的14号楼2单元201主卧里还亮着淡黄色的暖色调灯光。寒冬末尾,屋里还开着暖气,罗希云刚把俩闺女哄睡着了,她又弯下腰去给俩小宝...

09年2月22号深夜!

齐城,齐韵花园小区南头倒数第三排的14号楼2单元201主卧里还亮着淡黄色的暖色调灯光。

寒冬末尾,屋里还开着暖气,罗希云刚把俩闺女哄睡着了,她又弯下腰去给俩小宝贝掖好了被角。

这些活她都做得特别认真,要不然稍微一不注意,她们俩就能滚出被窝来,光着屁股睡上大半夜。

把这些收拾完了以后,罗希云白净的脸上多了些淡淡的红晕。

她挨着床沿坐了一会儿,扭头看了眼俩闺女,又扫了一眼不大的卧室,再想着外边沙发床上为了跑业务又喝的酩酊大醉的老公,想着他体检报告单里糟糕的检查结果,原本有些犹豫的心思变得更坚定了。

弯腰从左边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拿出来一个EMS邮寄的文件袋,深吸了一口气,关灯,关门,去了客厅。

客厅里还亮着灯,夏泽凯为了做成一单业务,今天晚上又陪主管供应的客户喝多了,一身烟酒臭味的他被老婆给撵出来躺沙发上睡着了。

听到了开关门的动静,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但很奇怪,原本酒精过度应该浑浊的眼睛里渐渐的恢复了清明。

罗希云这会儿正想着事情,心思很复杂,她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抬腿绕过了沙发前边的茶几,她坐在了夏泽凯头枕着沙发靠背的那边。

下一刻,夏泽凯鼻息间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淡淡的薄荷清香,小二十年了,他知道这是他老婆最喜欢用的沐浴露香味。

可尽管这些都很熟悉,夏泽凯心里还是干嚎:“四十多的老娘们怎么就变年轻了?”

“我占有了我自己?”夏泽凯想着干脆再睡死算了。

罗希云坐在沙发上纠结了一会儿,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泽凯,你醒醒,我有点事和你谈谈。”

夏泽凯顺着他老婆的话就坐了起来,把罗希云给吓了一跳,她嗔怪的看着她老公:“泽凯,你在装睡啊!”

“没,我刚做了个噩梦,给吓醒了。”夏泽凯心思很复杂,生怕说的越多错的越多,干脆不多说了。

罗希云‘哦’了一声,没有在意,她说:“泽凯,我和你商量点事。”

“你说吧,我听着了。”夏泽凯说。

罗希云看着眼前这套70个平方的家里,一个茶几、一套沙发,一个鞋柜、再加上一个电视柜就稍显拥挤的客厅,她说:“泽凯,你觉不觉得咱家的房子有点小了。”

夏泽凯点头:“是小了点,以前的时候没那么多钱,当初要是再借两三万买个三室的就好了。”

“嗯,也不怪你,那时候哪想到会生一对双胞胎。”罗希云很善解人意。

夏泽凯微微摇头,想着他后来的风光无限,又坚定的说道:“希云,你放心,再给我一两年时间,咱就换套大房子。”

罗希云不信啊,她说:“哪有那么简单,我知道你现在一年能挣个十万八万的,和咱周围的邻居比,确实不少了,可丫头和桐桐她们俩下个月也要上幼儿园了,一人800,两个人1600,就比咱家的房贷还要高,还要给她们报兴趣班,开销一多,咱根本就攒不下钱,到时候拿什么换房子?”

“媳妇你放心,再给我一年时间,咱家一定能换房子。”夏泽凯现在有很多种办法发财,但无一例外,都得给他一点点时间。

罗希云并没追问他的信心来自于那里,只当他是在安慰自己,冲他笑了笑,接着扬起了手里的EMS快递袋:“泽凯,我考下六西格玛黑带来了,这是刚给我邮寄过来的证书。”

“你考那玩意干什么……哦呦,我说你刚才嘀嘀咕咕给我说那么多,你想找工作了?”夏泽凯知道这个东西。

对于搞质量的人来说,这个证书毫无疑问就是‘高薪’的有力保障。

他也记得一双闺女上初中以后,他老婆就是拿着这玩意出去找了份高薪的外企工作,后方有了保障,然后他自己就从公司里辞职开始了创业之路。

万万没想到才刚累积了一些家业,竟然给格式化了。

罗希云摇头:“没有……”

“那你考它干什么,实在无聊了也可以上淘宝给你们娘仨选选衣服、鞋子什么的。”夏泽凯嘟囔。

他话还没说完,罗希云就打断了他的话:“泽凯,我已经找到工作了,一家刚来咱们齐城的外企,我面试也通过了,就等着3月份入职了。”

她目光平视着她老公,继续说:“给我的待遇是税前月薪12.5K,月扣16%的五险一金,再扣完个税,加上其他补贴,一个月稳拿1万块钱以上,年底发3倍月薪的年终奖,一年下来,全拿到手15万多。”

“再算上公积金的话,一年差不多17万块钱,到时候去掉家里的吃喝和其他的开销,我算了剩个七八万是没有问题的,我寻思我去上班,多挣点钱,咱过上个两三年,再把这套房子一卖,到时候就能换个大房子了。”

“然后,你在家里看着丫头和桐桐,接送她们俩上下学……”

说到这里,罗希云内心里很忐忑,怕她老公想不开,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毕竟男人在外边挣钱养家,女人在家里看孩子拾掇家务,这几乎成了惯例,现在反过来了,她觉得老公还不得跳脚!

可没有,夏泽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脸上的酒意慢慢下去了,他说:“意思是你出去上班,然后养着我们爷仨呗,我在家里吃软饭呗。”

“泽凯,你别多想,就几年的时间,等丫头和桐桐她们俩上了初中就好了,到时候你再出来找份工作也一样。”罗希云赶紧安慰他,连‘吃软饭’这个词都用上了,生怕他一时就想不开了。

可和她想的不一样,夏泽凯下一刻直接答应了:“成,你去上班吧,我正好在家里多陪陪她们俩。”

实则后来事业有成的夏大老板已经看不上这一年几万块钱的收入了,正好他老婆的事业心很重,夏泽凯就想着暂时先陪陪俩闺女,当初为了养家,东奔西跑,对俩闺女的成长几乎没印象了。

他永远忘不了俩闺女高考完那次,素来文静的大丫头给他说了句:“爸爸,你能先别挣钱了吗,陪陪我和桐桐,等暑假结束了,我们俩就走了,到时候好几年又见不到了。”

他当时就泪崩了。

“什么?”罗希云看着她老公脸上的表情挺复杂的,没听懂。

夏泽凯也不解释:“我说你去上班吧,我以后就靠你养着了。”

他答应的这么痛快,反而让罗希云心里起了疑云:“老公,你怎么答应的这么痛快,不会想不开吧。”

夏泽凯目光平静的看着她,抬手把她的长发给捋顺了,拍拍她的肩膀:“希云,你想什么呐,我还能想不开去跳楼不成。”

“按你说的,咱俩这收入就相差了七八万,我这业务提成还不稳定,私营的小厂子,有时候发工资也不及时,早想着换份工作了,现在当个全职爸爸,也挺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