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2章从力不从心到活力满满

辛巴树 | 发布时间:2022-11-23 | 阅读次数:12219

“老公,你真这么想啊!”罗希云一再确定,思忖别逼得太紧,一下子把他给逼疯了。夏泽凯想笑:“毕竟了,就这样最终决定了,你闻一闻我身上这酒臭味,那些混蛋逮着酒都死命的灌,我早不想干了。”“……”罗希云万万想不到没想起她我以为很难的事情,这么简单的就做通了老公夏泽凯想笑:“当然了,就这样决定了,你闻闻我身上这酒臭味,那些王八蛋逮着酒都死命的灌,我早不想干了。”。...

“老公,你真这么想啊!”罗希云再三确认,寻思别逼得太紧,一下子把他给逼疯了。

夏泽凯想笑:“当然了,就这样决定了,你闻闻我身上这酒臭味,那些王八蛋逮着酒都死命的灌,我早不想干了。”

“……”罗希云万万没想到她以为很难的事情,这么简单就做通了老公的思想工作,这让她心里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她问:“你会照顾丫头和桐桐吗?”

“你放心吧,俗话说得好,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看也看会了,一定没问题。”夏泽凯自信的说。

罗希云直接一巴掌扇在了他后背上:“哪有你这样说自己闺女的,那你明天去辞职了,趁着我去上班报道之前,给你说一说怎么照顾她们俩。”

趁热打铁,趁着她老公答应的痛快劲抓紧催着去办离职,要不然过去了这个热乎劲,罗希云很担心她老公又反悔了。

夏泽凯赶紧点头,他看着眼前的妙人,记忆里松垮的皮肤又恢复了她巅峰时的紧致,最主要的是自己年过四十,力不从心的地方随着时间的倒流也开始变得活力满满,蠢蠢欲动起来。

他干涩的嗓子咽了口唾沫:“老婆,今天已经很晚了,我去洗个澡,先办点正事了,有什么其他的小事,等我明天去办完辞职了,咱再聊吧!”

“我不就再和你说正事,还有什么?”话还没说完,罗希云就看到了他老公看着她干咽唾沫,眼神里光芒绽放,羞意顿时涌了心头。

下一刻,她白净的脸上变得红润起来,悄声嘟囔:“你还不快去洗澡,真臭!”

……

事毕,夏泽凯感觉浑身通透多了,他感受着浑身肌肉绷紧,真想叼一根烟,吸两口事后烟。

“四十岁的花活,二十岁的身体,啧啧,倍儿棒!还是年轻好啊!”夏泽凯忍不住感慨。

他想着记忆里的那些碎片:“没想到我前半生凄凉,后半生风光,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老天爷又给安排上了。”

扭头再看看额角完全舒展开的罗希云,和一双睡得死沉的闺女,他最后在心里加了一句:“值!”

深夜,静悄悄地。

夏泽凯想了很多,想的多了,人就容易困乏,他迷迷糊糊的也睡着了。

他不知道,半夜罗希云醒了两回,分别给两个闺女把尿。

早上六点多,罗希云照例早起,开始准备一家四口的早餐。

提前包好的大肉蒸包放锅里热上了,再煮一锅放了红枣、枸杞的小米粥。

白水煮鸡蛋,熟了后再把鸡蛋皮在桌面上均匀的滚成皲裂状,再放到酱油、茶叶和水烹制的料汤里小火煮上半小时。

速成的茶叶蛋就算是成了。

一切忙活完了以后,她正准备去喊夏泽凯和两个闺女起来吃饭。

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她老公夏泽凯已经醒了,还给丫头和桐桐穿好了衣服。

这会儿正忙活着给她们小姐妹俩扎辫子。

看到这一幕,她觉得匪夷所思,但也松了一口气,就是奇怪她老公什么时候学会给闺女扎辫子了。

“丫头,你快去看看,爸爸给你扎的马尾辫好看不?”夏泽凯给老大扎好辫子后,就把镜子递给了她。

接着又唤过在旁边不安分等待的老二夏季桐:“桐桐,快点过来,轮到你了。”

“爸爸,爸爸,你好厉害!”夏季桐毫不吝啬自己的马屁,她说:“你扎辫子比妈妈扎的还好看。”

正拿镜子臭美的丫头也跟着点头:“对呀对呀,爸爸,辫子真漂亮!”

“行了吧,你们俩再拍马屁也没用,等会儿让妈妈听到了一准揍你们。”夏泽凯开了个玩笑。

可惜小姐妹俩都没那么复杂的心思,没听懂。

站在卧室门口的罗希云虎着脸说:“我刚才怎么听到有人说我,是谁说的?”

老二夏季桐直接抬起小手指着夏泽凯说:“妈妈,是爸爸!”

这机灵劲也是没谁了。

“……”

夏泽凯郁闷了,当着老子的面就敢甩锅,闺女,你可以啊,这辈子算是混到头了。

他麻溜的给二闺女扎了个四不像的辫子,把小家伙放到自己腿上,大巴掌照着她屁股就是两巴掌:“桐桐,你就是欠揍!”

报复从来都是下一秒,亲闺女也不行。

老二不哭,她还来回扭动着身子,小手成爪状,还想着反击一波。

这是跟妈妈学的绝招,可惜最后还是被爸爸给制服了。

吃着他老婆做的大肉包,夏泽凯咀嚼了两口,想着:“大肉团馅还没有搅匀,肉里边有筋,腌制的时候酱油放多了,姜末放的有点少,还是经验不足,得多做几顿饭练练手。”

这些话敢想不敢说,要不然大清早非得鼻青脸肿的出门。

吃罢了早餐,夏泽凯像往常一样拿起了放在鞋柜顶上的一个黑色手包,往腋下一夹:“老婆,我先走了啊,中午不一定回得来,再打电话吧。”

接着又朝俩小丫头挥手:“丫头,桐桐,拜拜。”

老大也跟着摆手:“爸爸再见。”

老二则直接扭过头去,屁股冲着他,爱答不理。

罗希云看到后,憋着笑说:“抓紧走吧,没看到老二还生你气呐!”

夏泽凯‘嘿嘿’一笑,还是朝着老大丢了个飞吻,丫头也学着把小手盖在了嘴唇上,‘木马’一个飞吻丢过来。

从楼上下来,楼底下前边的红绿色方砖拼起来的停车位上,稀稀拉拉的停着几辆车,其中有一辆05款的三厢福克斯,这就是夏泽凯的座驾。

手动挡的,从修车的朋友那里淘换过来的时候,他朋友当时就给他说了,这车出过事故,右边前后门都变形了,4个轮胎全换的新的。

因为这个原因,05年裸车12万多的新款福克斯让他买过来的时候,才3万出头。

夏泽凯起初还觉得挺好,讨了个大便宜。

可他后来有一次去保养的时候,再看4个轮胎内边磨得光滑圆润,连轮胎花纹都看不到了,他就懂了一个道理,便宜没好货。

上车,把腋下的手包往副驾驶座上一扔,发动车子,打开暖风调成了对着前玻璃吹,接着下车拿着一张不用的信用卡卡片‘嚓嚓’的刮车玻璃上的冰霜去了。

完事后就上车走人。

这一套动作,夏泽凯熟练到闭着眼睛都能完成了。

“嗯,等等吧,过两年有钱了,先换房子再换车,这破玩意是不能要了。”夏泽凯想着。

这车吃胎太严重了,夏泽凯现在都不敢开它跑高速了,每次出远门都是找二哥借车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