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五章 没想到

夜九白 | 发布时间:2022-11-22 19:18:50 | 阅读次数:13965

“有什么事就说吧,说着就走。”江楚坐到椅子上,也没看牧琦。牧琦上下打量着江楚,脸色有点儿铁青。“真没想起,曾经的被人吹嘘的天才也有这样的晚上,你现在的跟丧家之犬有什么差别?”牧琦讥笑着她,“据说你在房间窝了一个月连门都不出,真荒谬!怎么,武功没了,斗志也江楚坐到椅子上,没有看牧琦。。...

“有事就说吧,说完就走。”

江楚坐到椅子上,没有看牧琦。

牧琦打量着江楚,脸色有点阴沉。

“真没想到,昔日被人吹捧的天才也有这样的一天,你现在跟丧家之犬有什么区别?”牧琦讥讽着她,“听说你在房间窝了一个月连门都不出,真可笑!怎么,武功没了,斗志也没了,你该不会是想要寻短见吧?”

江楚翻了个白眼,“我家好好的,我也不是犬,不会说话就别说了。”

可牧琦却怒意不减,“你现在这样算什么样子,蓬头垢面,丢人现眼!”

江楚人都愣了,她低头看看自己。

出门前她有梳头,妆的确是没化,但本来皮肤底子也不差,至于衣服……她随手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衣服穿上,这件颜色是青色,没有过多的花纹装饰,说不华丽她承认,但,这怎么就蓬头垢面了??

“你是吃饱了撑的专门过来跟我吵架的?那你可以走了,我没空跟你吵。”

江楚没好气的说。

她还不想跟这个小丫头吵架,小孩子的事,她不想参与。

“江楚,你现在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不要在这里怨天尤人!”

牧琦深呼吸一口气,声音也变得冰冷,“你明明修的功法没有问题,可你却自己找死偷偷更换功法,你已经拥有了那么多难道还不满意吗?那现在呢,武功没了,你满意了?”

江楚皱起眉,正欲说话,却是心中一动。

她不可思议的看向牧琦,打量着女孩的神色。

她柳眉紧蹙,眼中全是怒火,除了生气之外好像还有些……

同情?

等等,她发现了什么?

争了一年的老对头,竟然是过来关心她的?

“牧琦,你……该不会是专程过来安慰我的吧?”江楚笑眯眯的站起来,围着牧琦转起了圈,“怎么了,一个月没见到,想我了?”

牧琦人一呆,随后脸色涨红,眼睛里几欲喷火,“你,你胡说八道!我就是看不起你现在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虽然你武功没了,但你有手有脚做点什么不行,真不行的话,那个器院姓赵的不是一直喜欢你吗,你最不济还能嫁给他,后半辈子也算无忧了。”

江楚听笑了,“赵晰?你在想什么,他那是看上我了吗,他看上的分明是我的实力,我现在一无所有,你觉得他还会想娶我?”

牧琦愣了一下,怒火却是消敛大半。

“没想到啊,事情出到现在,一些原本的追随者没有一个过来看我的,反倒是你这个老对头过来劝慰我,让我好好活着……”江楚自言自语的说着,替原主感到惋惜,“行了,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好好的,不会想不开。”

“我没有关心你,你是想多了。”牧琦冷哼一声,扭过头去,只留下一个完美的侧颜,还有小巧的下巴,“我只是不想让人觉得,以前和我争和我抢,甚至还压过我的人只是一个一打就倒的废物!”

两人一直都是对手,从来不是朋友。对于牧琦来说,江楚是她努力路途上的一个目标,她是想超越她的。

可当有一天,这个目标轰然倒塌了,周围的人全都避之唯恐不及,她看到这一幕却是觉得有点兔死狐悲了。

曾经的“楚派”那么浩荡,可现在却随着江楚武功全失而散的一个也不剩,甚至有人试图转投到她阵下,真是让她觉得可悲可笑。

世态苍凉如斯。

“不管怎样都谢谢你了,你的好意我收下了。”江楚说道。

“学院那边,你打算怎么办?”牧琦沉默片刻,忽的问。

“我会回去处理的。”江楚想了想说。

“嗯,那我走了。”牧琦看向她,“今天的事……我听说了,你还是冷静想开一些,不要再做些疯言疯举,不然你们江家的名声都得因为你毁掉。”

江楚:……

真是完犊子,脱肚兜的事这么快就传遍了??

呸,才不是脱肚兜,只是捡肚兜!

她脸黑了一下。

牧琦却是走了,不过在走前还快速的在江楚的桌上放下了一个东西。

江楚定睛一看,竟然是个小药瓶。

打开闻了闻,江楚却是笑了。

没看出来,牧琦人看着刀子嘴,实际上却是个豆腐心。

凡事果然不能只看表面啊。

不过,这药对自己是没用的。江父在出事后没少找各种药给她吃,可全都不起效。

非天材地宝难以修复这具身体的丹田了。

思索了一宿,次日,江楚打算亲自去暑阳城看一看。

那段突然多出来的意念太过真实,而郝大娘的呼喊太过痛彻心扉,江楚无法视而不见。况且这件事真的很古怪,她觉得,必须去一趟亲自看一看才能解开这个谜题。

出门前,江楚又拿起肚兜看了看。

它还在,摸到是真实的触感,这一切不是自己的幻觉。

“小姐?你又要出门了?”

花澜看到她一副要外出的样子吓了一跳。

乖乖啊,这是闹哪样啊。

昨天小姐出了趟门就引得全城风波,各处都在讨论江家小姐红肚兜的事,今天小姐竟然还要出门!

外面人的眼神堪比刀子啊,小姐哪里承受得住!

“嗯,我出城一趟,可能得个几天回来。”江楚点头,“把无忧叫来,让她陪我同去。”

无忧是个孤儿,是江父和江母外出做任务时从野兽口中救下的孩子,她因为受了重伤所以又聋又哑,但一身武艺却是江父亲自传授的。

她虽然资质中等但刻苦练习到了几欲拼命的地步,实力已经相当不错了,就是放到雨潇学院的武院中也算是中上水平的。

自己现在弱鸡一个,出远门怪不放心的,那就借她用一下吧。

“小姐你不带我去吗?”花澜可怜兮兮。

“带多了不方便,去叫她,听话。”

“是。”

花澜还是很听话的,虽然对于江楚要离城几日很不放心,可现在家中没有人管得住她,她又自愿把会武功的无忧给带上,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听她的了。

片刻后,江楚带上无忧出了江府大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