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你家还是我家?

夜九白 | 发布时间:2022-11-22 19:18:49 | 阅读次数:28859

有很多事情是也可以通过努力能达到的,但也有列外。的话说有哪个职业是对天资极其过度依赖的,那不需要想,肯定是卦师。天地玄黄四级,地玄黄三级也许在资质中等的情况下多加刻苦努力修练还能能达到,但的话想要成了天级卦师,除了要努力修练和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以外,上等如果说有哪个职业是对天资极度依赖的,那不用想,一定就是卦师。。...

有很多事情是可以通过努力达到的,但也有例外。

如果说有哪个职业是对天资极度依赖的,那不用想,一定就是卦师。

天地玄黄四级,地玄黄三级或许在资质中等的情况下多多刻苦努力修练还能达到,但如果想要成为天级卦师,除了要努力修炼和有着丰富的经验以外,上等或超等的灵意天赋也是绝对不可缺少的!

“老天真是在玩我,这种下下等的资质在前世连给我当仆人都不够格……”

江楚无力的趴到了桌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天地玄黄,她这具身体就是终其一生的努力也只能在黄级打转,想升到玄级都是不可能的事,别说像她前世一样成为天级了。

白得的一辈子看来也不是好得的啊……

江楚在屋里哀声叹气,门外的花澜听到后不禁开口,“小姐,你没事吧?”

“你进来。”江楚直起身子说。

花澜推开门,一个小脑袋探进来,小心翼翼的问:“小姐你饿吗?要不要奴婢去做枣花酥给你吃?”

花澜是一个忠心的丫鬟,擅梳妆,心软善良。厨艺是她的短板,唯一的技能点就加在了一道点心——枣花酥上了。

正好原本的江楚也挺喜欢吃枣花酥,所以每到她心情不好的时候花澜就会做这个点心哄她开心。

只是,江楚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再吃过它了。

在江楚难过的这一个月里,花澜也跟着她在难过,但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着急。

她只能每天做一道新鲜的枣花酥,然后在江楚拒绝后默默把它端出去。

小姐吃不下,但她想让小姐感受到她的关心。

“等下再做,我有事问你。”江楚看向花澜,有些不适的开口:“我,爹娘呢?还有江廷。”

前世她只是一个野孩子,早早成了孤儿,一路全都是自己摸爬滚打下带泪带血的探索出来的。她不是千金小姐出身,但却在最后得到了比千金小姐更尊贵且稳固的地位。

爹娘这个称呼,让她觉得很陌生。

“老爷夫人五日前新接了任务,去闯半月之森了,说是最快也要半月后回来,小少爷去跟孟师父学武了,目前不在府上。”花澜答道,“老爷夫人走的急,没来得及亲自过来跟你说,但他们交待了,让我们一定伺候好你。”

江家老爷和夫人都是武道高手,二人在年轻时是“赏金猎人”,不过这个猎人不是当杀手,而是去闯一些险境,帮发布任务的人猎杀一些妖兽,或者找寻一些奇珍异宝,找到了就会得到不菲的赏金。

二人实力高,而且是夫妻,心意相通,配合极为默契,所以他们经常是二人搭档去接活,成功率很高。

凭着这个,他们也闯下了一份家业,后来两个孩子相继出生,他们也有了安稳下来的心,于是就在雨潇城开了一家高档铺子,名为“珍药阁”,用来出售一些他们走南闯北时带回来的物件。

铺子自有老掌柜代管,不用他们亲自照看,他们平日里就是时不时接个单,顺便四处走走找点稀罕货。

原主这一个月闷在屋里,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两耳不闻窗外事,谁劝也不好使,江楚回想了一下,这十来日好似都没有对家人的印象了。

不是他们对她厌烦了,只是单纯的怕刺激到她,所以才想给她空间让她静静。

“嗯,我知道……”

“小姐小姐,有学院的人来找你,她说她叫牧琦!”

门房匆忙跑过来禀报。

江楚脸色微动,“不见。”

“啊,来不及了,她……”

“我已经来了。”一道女声冷哼响起,然后一抹红色的身影就映入了眼帘。

少女十七岁的样子,明媚张扬,灿烂如火,长发高束呈马尾状,额头饱满光洁,瓜子脸上一双丹凤眼顾盼生辉。

看到她,江楚脸一黑,“谁让你进来的?小诚,把她赶出去!”

对门房说着,江楚就要转头回房了。

别人来了她还能应酬一下,但是牧琦……还是算了吧。

因为,她是原主的死对头。

同在雨潇学院,本来的牧琦才是公认的天才少女,她出身好长的漂亮又极有武学天分,不管是老师还是同窗们都很欣赏她。

但她才入院一年,还没有享受够属于天才的荣光,就被比她小一岁但天赋更惊人的学院新生江楚给比下去了。

论身世,牧琦是名族牧家千金,而江楚的父母虽然有能力也不缺钱,但跟她这种豪门出身还是不能比。

论长相,牧琦美艳,而江楚却破了相。

但偏偏哪里都不如牧琦的江楚却凭借着过人的天赋和毅力成为了全院最引人注目的学生,老师也更偏心她。一提到全院第一人、天才这些称呼,所有人第一个想到的只有江楚。

所以两个人明明都只是求学的学生,却因为这种冲突而注定难以和平相处,江楚性子高傲不会主动惹事,但在牧琦挑衅下也没有惯着她,两人从此互争互斗,引得同窗们纷纷战队,还分为了琦派和楚派。

二人素来不和,见面以来从来没有给过对方好脸色,现在原主武功全废,从天才沦落到了废物,这时候牧琦却来了……

江楚觉得自己成为卦术废物就挺闹心的了,不想再自寻奚落。

还是眼不见为净吧。

“要是想让我拆了你们的宅子,那尽管赶我试试。”

牧琦冷声一笑,手已经握在了剑柄上。

正欲上前的门房不敢动了。

江楚仰头望天,“你要说什么就说吧,就是你想对我动手也没有人拦得住你。”

花澜一听就慌了,赶紧张开双臂挡在江楚的身前。

牧琦皱眉,“谁要对你动手了?我是有话要跟你说,你跟我进来。”

说着就当先进了江楚的闺房。

江楚:??

这是你家还是我家?

她懵了一下,这才迈步进了屋子。

“小姐……”花澜着急想拦。

“没事,在门口等我。”江楚拍了拍花澜的胳膊。

牧琦素来骄傲,她说了不会动手就不会反悔的。

老对手了,对于她的性情,江楚还是能从记忆中找出端倪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