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五章 忙碌的小医生

臧福生 | 发布时间:2022-11-22 18:20:25 | 阅读次数:29235

前天体会到了白酒的性情刚烈以后,沉重打击的他有一股对酒而死的心,真的喝不了。面对自己领导的敬酒张凡好推托,可几个民族小姑娘哪是贩子张凡的对手,抡起巧舌,最后让敬酒的小姑娘把张凡的那碗酒给喝了,也不是被张凡劝服的,是被烦的。张凡那个嘴碎,叨叨、叨叨唐僧面对领导的劝酒张凡不好推脱,可几个民族小姑娘哪是贩子张凡的对手,抡起巧舌,最终让劝酒的小姑娘把张凡的那碗酒给喝了,不是被张凡说动的,是被烦的。。...

昨天体会了白酒的刚烈以后,打击的他有一股对酒而死的心,真的喝不了。

面对领导的劝酒张凡不好推脱,可几个民族小姑娘哪是贩子张凡的对手,抡起巧舌,最终让劝酒的小姑娘把张凡的那碗酒给喝了,不是被张凡说动的,是被烦的。

张凡那个嘴碎,叨叨叨、叨叨叨唐僧一般说个不停,豪爽的姑娘一生气咕噜一下就给喝下去了,然后带着鄙视的眼光走向下一位。

当然了鄙视的眼光是没办法影响张凡的食欲,不停的吃啊吃。

草原民族,随便拉出来一个就能歌善舞。蒙人的小姑娘不仅歌唱的好,唱高兴了还拉着客人们跳舞。别人听歌的时候张凡在吃,跳舞的时候张凡还在吃。

那些蒙人小姑娘看着张凡饭桶般的样子更加的鄙视了,没人请他跳舞,正好张凡也乐得自在。

年轻能吃是正常的,可张凡已经吃了一个羊腿、一个羊尾巴,还吃了不少的鸡肉、牛肉,反正每个菜都吃的很多。系统加身的时候已经强化了张凡的身体,但强化的也不逆天。

身体消耗增大,摄入相应的变大,消化也会加速,如果你不消耗,也对应的摄入变少。这也是因为医生这个职业太累,未来的科学家对应的一种程序保护。

当张凡吃饱放下筷子的时候,场上第三轮的银碗敬酒已经开始。不过居马别克已经醉了,他对象都拉不住他了,非要和人家蒙人小姑娘喝个交杯酒,估计酒醒以后他对象会好好的收拾他的。

张凡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表演的时候,发现院长巴图也在观察着大家。

张凡想了一想,端起茶杯走了过去。没牛逼之前一定要尊敬眼前牛逼的人物,这是张凡几年小贩生涯总结出来的。

走到院长身边,张凡盘腿坐下,边疆省有个规矩就是站着喝的酒不算数,所以一般喝酒敬酒都是坐着的,挺人性化的规矩。

“院长,我以茶代酒给您道个歉,昨天您给我们接风,结果我丢人。”假不假的不管了,但是态度得有一个,

“哈哈,张凡啊,男人喝醉不丢人,不能喝才丢人啊,以后要加强锻炼,来的几个大学生中你是211,更应该起带头作用,你说是不是呢”,

“今天就先放过你,我也拿茶和你碰一杯,我看好你啊。”说着拍了拍张凡的肩膀,和张凡碰了一杯茶。对应的,张凡也诚惶诚恐的表示以后一定在院长的带领下迈向未来!

给院长敬酒的人很多,张凡说了几句和对方喝了几口茶后,赶紧的让位置给后面等着敬酒的人。

巴图说的话就像风一样吹了过去,一点都没进入张凡的心,就是一句不走心。

周末两天,第一天就喝的横七竖八,第二天都没啥精神去玩,去草原的温泉泡了半天就打道回府。

周一,张凡和其他大学生还有各科主任再一次的来到院长办公室。

今天就要分科了,小医院的分科就是院长一句话的事情,巴图结合学生们的意向、综合大家的体质以及两天来的表现就做出了决定。

像李辉的女友王莎想去妇产科,可她豆芽般的身材绝对吃不消,所以巴图把王莎分到了儿科。

比如居马别克,哈人,和当地少数民族容易沟通,而且性格比较开朗,所以去急诊科。李辉去了内科,张凡被分到了外二科。

外二科就是骨科和脑外。主任努尔五十三岁,骨科副高,他带着张凡回到科室。开晨会的时候把张凡介绍给了大家。

副主任石磊脑外的主治四十来岁,吐逊脑外的副高比石磊岁数大点,陈启发骨科的住院医师,四十来岁还没执业证。

护士长古丽,四十多岁,挺漂亮,不过有点发福了,维人妇女婚后如果不发福,那就表示着老公没本事、生活不好,所以一般维人妇女婚后都会发福。

虽然这两天医院带着张凡他们出去玩,张凡也没落下系统的学习,这几天吃的好、精力足,外科基础已经学完,创伤骨科已经刷了一半。

张凡也有自己的考虑,县级医院骨科,最多的还是创伤,关节置换之类的应该不多,就算有也不会让张凡上手的,所以张凡就先刷创伤骨科。

虽然在系统中学习了,可人家系统是有要求的,每个对应的科目必须在实际生活中有一定数量的应用才能进入更高一级。目前能看到的数量就不少,比如一个外伤缝合就要达到三百例才会进入肌腱缝合,然后才是神经血管缝合。系统也是寻循序渐进的。

熟悉了一周后,按捺不住的张凡就开始频繁的跑急诊科。一周过去了,张凡他们科室还没做过一台手术,病号也是小鸟一两只,不是泡病号的就是打架住院赖床要赔偿的,正经的病号一个没有。

没手术就没实际应用,就进入不了更高级别的练习,天知道这系统会不会哪天忽然消失了,为了以后幸福的生活,张凡是抓紧一切机会的去实际操作,都有点不要脸了。

他不仅去急诊科,还跑去人家外一科普外科去混手术,外一科胆囊、阑尾比较多,要不是县医院的妇产科没男医生,他都有心去妇科给剖妇产缝肚子。

外二科主任努尔是哈人,因为快退休了,每天早晨开个晨会就去喝酒不管事儿,天天摇摇晃晃的。

副主任石磊脑外的,又不好说骨科的人,再说张凡也不是逃班。而陈启发看着张凡上蹿下跳的只能自己嘀咕嘀咕,谁让他没执业证呢。

就这样,科里只要没事,他就去其他科找活干,还抢着干。

“老师您休息休息,这小活我就给干了”这是在急诊科。

“主任,您帮我看看,看我缝合的咋样,平整不,皮对的齐不齐”这是在外一科阑尾的手术台上。

嘴甜,勤快,急诊科和外一科的主任都喜欢张凡,搞的分到外一科的郭启亮火大的不行。

可是争不过张凡这孙子啊,你说缝合你TND缝的比主任还快还漂亮,嘴上确说让主任指导,你这是戏精呢,还是跑来砸场子的。

张凡也顾不上郭启亮幽怨的眼神,没办法啊,得早日凑够实际应用。只能说:“I'm sorry。”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