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二章 不存在的火场

一木啊 | 发布时间:2022-09-24 | 阅读次数:27629

“姓名?”“姜述。”“年龄?”“23。”“明白怎么进去的么?”“被你抓进去的。”“……”泰格警督语气一滞,抬眼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更年轻人。朗目疏眉,面容清新俊逸,是那种让人很有故事情境感的颜值。泰格再打开面前从信息库里直接提取出的档案袋,袋子里仅有一张纸“年龄?”。...

“姓名?”

“姜述。”

“年龄?”

“23。”

“知道怎么进来的么?”

“被你抓进来的。”

“……”沃夫警督语气一滞,抬眼打量着面前这个年轻人。

朗目疏眉,面容清新俊逸,是那种让人很有代入感的颜值。

沃夫打开面前从信息库里提取出来的档案袋,袋子里只有一张纸,上面也只有寥寥几个字——

姜述,年龄未知,未觉醒角色卡。

“你没有角色卡?”沃夫有些惊讶,不由得多看了姜述几眼。

在孤城,角色卡就是一切,它赐予每个人职业能力,为每个人指出人生应走的方向,也维持着这座城市的平稳运行。

据说这个世界是存在极少量的神秘学力量的,而这种力量也会显示在角色卡上,角色卡上的神秘系数超过1.0则代表职业能力与神秘学或超凡力量有关。

坊间传闻,有少量类似于塔罗师的职业是真的存在过神秘系数大于一的情况,但那只是传说。

基本上和鬼力乱神之事混为一谈,大家也都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谁也没见过。

总的来说,孤城就是纯粹的科技侧文明,没有神秘侧的存活空间。

不过为证明诡术与神秘学无关,诡术团在表演结束后都会出示自己只显示神秘系数的角色卡。

因此,没有角色卡也从根本上打消了姜述的嫌疑,至少可以证明,他不是诡术团的核心成员。

“嗯,因为我才17岁。”姜述面不改色。

“你刚刚还说你23。”沃夫额头青筋一跳。

“口误。”

“医院可以通过骨头判断年龄。”

“我骨质增生。”姜述面无表情,平淡道。

“……”沃夫黑着脸没有说话,忍住呼上去的冲动。

调整了一下情绪,他沉下脸,冷声道:“七月十九日晚六点,你在哪里?在干什么?”

“在家,烧饭。”姜述不假思索。

“为什么这么肯定?对这个时间这么敏感吗?”沃夫微微眯起眼睛。

“这是饭点。”姜述依旧平静,“我住在A1区,门牌号85,环绕式监控,你可以查阅。当天我没有离开过。”

沃夫点点头,没有说话,实际情况他也清楚,和姜述所说的基本一致。

但这并不代表劫案和他全无关系,毕竟那种表演形式,目前只有诡术团的人会。

“所以能告诉我那个时间发生了什么吗?”姜述好奇问道,这案件让他想起了前世的电影某魔盗团。

“可以。”沃夫深深地看他一眼,然后简单概括道,“当天下午六点,荒空第七银行门口,诡术团核心成员狐狸表演了一个街头诡术——火中取栗。狐狸点燃了一团篝火,现场随机挑选了一位观众,指示观众从篝火中取出了约一千万羽币现金,然后现场分发五百万左右并趁乱消失。半小时后银行点钞时发现,银行中少了一千万现钞。”

这些信息,新闻里也说过,并没有涉及到警署的机密。

姜述琢磨着全过程,“所以说,你们并没有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是那个狐狸干的?”

“对。”沃夫的眼神有些复杂,“只要抓住他就行了。”

破案不是为了真相,仅仅是为了抓住凶手么?

“那和我没关系吧?”姜述小心地试探着,“我可以走了么?”

“砰——”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一个鹰钩鼻金发男人走了进来,他看着沃夫道,“沃夫警督,审讯结束了,可以将嫌疑人交给我了。”

“他不是狐狸。”沃夫踢一脚桌腿,椅子侧过来,他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面色冷淡。

鹰钩鼻微微一笑,“就算不是狐狸也是诡术团的成员,把他交给我们预审科就行,恕我直言,沃夫警督您的审讯技巧并不出色。”

“我说了,他不是狐狸。”沃夫重复,语气稍重一些。

“警督似乎还没弄清楚状况,荒空集团要求三天破案,上面压力也很大。”鹰钩鼻站定。

“我知道,还有五个小时,一切后果由我承担。”沃夫摆了摆手,不想和面前这家伙继续纠缠,他的眼睛眯起来,流出危险的弧光,“告诉你上司,预审科做好分内的事就行。”

“既然如此,我们便不打扰了。”鹰钩鼻男人没再说什么,带着两个警员离开。

似乎……

差点成了替罪羊?

姜述看着桌对面皱眉凝思着的沃夫,若有所思。

而房间重新安静下来。

许久,沃夫才问道:“你对诡术了解多少?”

“如果指的是我的表演,还算精通。”姜述道,“可以给我看看狐狸的表演现场吗?我应该能帮上忙。”

如果是魔术的话,自己应该能看出些什么,就这个形势,他必须参与进来。

“行。”沃夫点头,“作为报酬,我可以帮你解决角色卡的事情。”

一码归一码,他分得很清楚。

“嗯。”姜述没有拒绝。

角色卡这东西,就像是前世的华国身份证,拥有的人是真无所谓,没有的人想弄也是真的难,过了十八岁这个年龄,想要申请觉醒几乎不可能。

甚至连若姐都搞不定,角色卡的相关数据库一直是全孤城网络安全守卫最严的地方。

“那,是在这看监控,还是去现场?”姜述站起身来,活动活动手腕,一直被拷在桌子上,他感觉浑身不得劲。

“你!”沃夫见他只是一抖手就轻松脱离了手铐,顿时一惊。

“别慌,坐久了有点累,等会儿我就把自己拷上。”姜述摊手,示意自己没有别的想法,然后又摸出一把小钥匙,抛给沃夫,“下次放好点,别把手铐和钥匙放一个兜里。”

“……”沃夫黑着脸接过钥匙,转身走出房间,“走,直接去现场。”

刚出审讯室,姜述就看见了柳汀若,她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目光炯炯地盯着拟化光屏。

在柳汀若的面前是一个悬浮着的蓝球小八,它投影出一小块虚拟屏幕,而另一个红球小五则被她握在手心。

这两个球算是柳汀若自己研制的黑科技,小八相当于显示器和主机,小五则是类似于鼠标键盘的结合体,两者角色可以互换,都具备一定的智能。

“你……在干嘛?”姜述看了眼光屏,黑屏加白字符,都是看不懂的模样。

“等会,就快黑进警局了。”柳汀若依旧直直盯着屏幕,不耐烦道。

而后她又突然顿住,转头看向他,小脸上满是诧异,“你怎么出来了?”

“我怎么听出一点失落呢?”姜述无奈着把她拉起来,又关掉了小八和小五的工作模式,“你先回家吧,我去协助调查。放心,没事的。”

“哦——”柳汀若发出一声延长音,“那你小心。”

——

略显昏暗的监控室中,荧幕上播放着劫案当天的录像,姜述、沃夫还有一名值班人员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录像时间不长,一共也就十来分钟,不过幸运的是,4K的高清画质可以让姜述看出不少细节。

“你们调查到哪里了?”姜述缓缓开口问道。

“调查过现场观众,都是随机的。”沃夫道,“查了当天的银行监控,没有任何发现。”

没头没尾,一头雾水,这就是这个案件的棘手之处,他们完全无法想象狐狸究竟是怎么做到隔空取钱的。

“金库里的监控录像呢?”姜述看向沃夫。

“金库这种地方是没有监控的,防止被黑客攻击。”沃夫无奈道,“诡术结束之后,六点半银行关门点钞时才发现金库里少了一千万。”

“行,你们感到无从下手也很正常。”姜述点点头,“因为你们没有用魔术思维来思考。”

“首先是一个魔术概念,时间错引。”他解释道,“在魔术中,观众看到的因果和实际因果可以有很大出入,这种出入也是魔术效果的来源之一。简单说,你们认为隔空取物和羽币失窃同步发生,但实际上,羽币很有可能早就失窃了。”

“嗯?”沃夫愣住,然后否决道,“不对,银行早上开门前有人检查过金库,当时是没有失窃的,而且我们也彻查了当天的监控,除了晚上点钞没有任何人进去过。”

“那你能确定早上的检查没有一点问题么?”姜述追问。

沃夫微微皱眉,陷入沉思。

“所以案件由两部分组成。”姜述继续说道,“首先是团伙作案盗窃一千万,然后才是银行门口混淆视听的诡术表演。”

“如果只是想抓住狐狸,就不用管前半部分。”他再次点开当时银行门口的监控录像,“好的猎人往往只盯住一个目标,既然你只想抓住狐狸,那么也没必要弄清真相。”

“那个,最好还是能弄清真相。”沃夫有些尴尬。

播放——

“今天,七月十九日,是我们重逢的日子。”银行门口,一名带着狐狸面具的男人站在一张桌子上慢悠悠地说道,“所以,我不想再玩过去那些小把戏了,让我们……玩点大的。”

此时的狐狸站在银行门口五十米开外,人群瞬间围上来,爆发出阵阵声浪。

“首先,让我们随机挑选一位观众。”狐狸取出一副纸牌,娴熟地开了一个花扇,然后递到面前的一名观众手边,“抽一张。”

被选中的观众随意抽取了一张,然后递给了狐狸,在重复四次后,狐狸一次掀开了这四张牌,上面的数字连起来是“1025”。

“好的,这里有谁的角色卡序列尾号为1025吗?“狐狸转了半圈,展示着四张牌。

随着他的动作,人群中走出一个青年男人,他受宠若惊地出示自己腕表上显示的角色卡投影,上面的序列尾号正是“1025”。

“看起来我们很幸运,这位观众请到前面来。”狐狸笑道,跳下桌子,然后询问他道,“首先,我想知道,这位先生……您需要钱么?”

“钱?”男人愣了愣,然后笑起来,“钱的话,当然需要,谁会嫌多呢?”

“那么,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五分钟就能赚到一百万,你愿意么?”狐狸继续说道,他的手拉住了桌布。

“当然愿意。”男人毫不犹豫。

“哗——”狐狸拉走桌布,众人眼前一闪,然后桌上凭空冒出一大团火,稳定地燃烧着。

“哦!”人群微微后退,发出阵阵惊呼。

“这里有一个火堆,而火堆连接着另一片空间,只要将手伸进去……”狐狸脸上的面具竟然咧开嘴角,他将手伸进火堆,摸了摸,然后捞出了一大捆现金,“就能获得克服火焰恐惧的奖励……”

“十万羽币!”他的面具扯开嘴角,笑得有些疯狂,而他周围的人群也被不知是被钱还是被这诡术刺激到,也是疯狂地欢呼起来。

“现在……轮到你了。”狐狸笑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在青年人耳边打了一个响指,“只要克服对火焰的恐惧,就能获得奖励。”

男人的眼睛怔怔地盯着那团火焰,火焰将他的脸映成橘红色,他愣在原地,脸上露出反常的恐惧,非但没有伸手,反而退了几步。

“在这里,狐狸触发了心锚。”姜述暂停,而后看破了沃夫的迷茫,进而解释道,“催眠状态下,在受术者潜意识中设置需要的条件反射。触发该条件时,受术者就会快速进入催眠状态并完成提前设置的指令。”

“这就是心锚。”

“触发条件是这个响指。”他指指视频图像中额头满是细汗的慌张男人,“对比其他人,他对篝火的恐惧突然加剧。所以我猜测,心锚的结果是出现幻觉。”

“他看见了不存在的火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