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指腹为婚

山间白雾 | 发布时间:2022-09-23 19:10:22 | 阅读次数:4016

“呆站着作甚,坐定吃饭时,就等你了。”石天路左侧一位三十也才的美妇笑着招呼道。这就是她此身的生母,素兰月,石家主母。除了她的父母,桌边还坐着一位年纪与素兰月相差近并不大的美艳动人女子,与两位年纪与她相差近并不大的更年轻男子。那名女子就是当初与素兰月此外怀孕了的那这便是她此身的生母,素兰月,石家主母。。...

“呆站着作甚,坐下吃饭,就等你了。”石天路左侧一位三十出头的美妇笑着招呼道。

这便是她此身的生母,素兰月,石家主母。

除了她的父母,桌边还坐着一位年纪与素兰月相仿的美艳女子,与两位年纪与她相差不大的年轻男子。

那名女子便是当年与素兰月同时怀孕的那个侍妾,名为沈明秋。

当年沈明秋在石岚出生后不久,便生出了一个儿子,也就是石岚的二弟,石逸明,过了没两年,又诞下了石岚的三弟,名为石青虎,而后母凭子贵,在石府中地位直线上涨。

由于石岚是天生废体,沈明秋在石府的地位隐隐有与素兰月齐平的趋势。

石天路有了三个儿子之后,便将心力放到了修炼,以及培养传人身上,后院中再也没了新生命的降临。

石岚回过神,弯腰见礼,由于顾及闭口禅,所以并未开口说话。

“这孩子越活越回去,连叫人都不会了。”素兰月笑着轻骂了一句。

沈明秋打量了石岚一眼后,捂嘴轻笑道:“阿岚这身子骨也太瘦弱了些,都快赶上姑娘家了。”

素兰月脸上的笑意微僵,却并未多说什么。

石逸明与石青虎站起身,十分规矩的回礼。

“大哥。”

石天路拍了拍右手边空着的座位,淡淡道:“坐下吃饭。”

石岚身形僵硬的坐到椅子上,埋头吃饭,由于先前塞了不少干粮,伸了两筷子之后,石岚便有些吃不下了。

饭桌上十分安静,只有轻微的碗筷碰撞之音。

菜过五味,沈明秋放下手中筷子,轻声道:“不说逸明,就是青虎也已纳了两房侍妾,阿岚今年也不小了,身边却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这终究是不太合适,外面有些传言不太好听。”

素兰月神色不动,心中却是沉了下来。

石岚绷紧了弦,依旧埋着头,耳朵竖起,仔细听着。

“我当初给石岚订了门娃娃亲,是往西六百里九霄城陆家的人,算算日子,这两日就该登门了。”

石岚险些被口中的饭菜噎到,心中有些慌乱,毕竟身份是否暴露是关系着她性命的事情。

沈明秋手心一紧,脸色微惊。

素兰月同样是面色微变,定了定神后,她开口笑道:“我怎么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指腹为婚,在阿岚出生之前定下的,后来我就忘了同你说了。”石天路随口道。

“老爷,您说的是那个名门陆家?”沈明秋有些迟疑的确认道。

“不错。”石天路微微颔首。

石逸明与石青虎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抹震惊。

陆家在九霄城中的地位与石家在腾龙城中无异,但是九霄城的规模要比腾龙城大三到四倍,其中更是高手如云,两者差距有如云泥之别。

“老爷,当初您是跟陆家的哪位结的亲?”素兰月有些许忐忑的问道。

“陆家现任家主,陆长风。”

“这怕是不妥吧?”素兰月脸色微变,脱口而出道。

石天路摇了摇头,站起了身,“不必多说,等人家登门再谈便是。”说罢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埋头吃饭的石岚,抬手抚上了石岚带着湿气的长发。

石岚只感觉头顶上传来一阵温热之感,湿冷凝结在一起的长发,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干燥顺滑了下来。

“日后把头发擦干了再出来,晚间风大,小心着凉。”石天路淡淡说了一句,迈步离开了沂水厅。

石岚心中一动,这石天路的态度怎么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石逸明与石青虎心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丝妒意,石天路平日里对他们的态度可从未这么温和过,拳脚家伙倒是经常吃到。

“姐姐慢用,妾身就先行退下了。”沈明秋目光闪烁,站起身施了个礼,款款而去。

随即石逸明兄弟二人也起身告辞,厅中就只余下了素兰月跟石岚以及一帮侍女。

“你们先下去吧。”素兰月摆了摆手,吩咐道。

待侍女离开之后,素兰月推了推依旧埋着头的石岚,“别吃了,随我来。”随即站起身,进了偏厅。

偏厅中未曾点灯,有些昏暗,空无一人,安静的很。

素兰月坐到了椅子上,深吸了口气,“这件事,你怎么看?”

石岚束手而立,没有说话。

素兰月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这绵软的性子,不知道是随了谁。

“陆长风只有一个女儿,那便是陆月卿,她的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

石岚搜索了一下记忆之后,找出了陆月卿的相关信息。

九霄城方圆千里内第一天才。

不满二十岁的先天境武者。

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

九霄城霸主陆家家主的掌上明珠。

这一条条的光环加起来,一个天之骄女的形象跃入了石岚的脑海中。

天之骄女,天生废体,指腹为婚,下面是不是该退婚了?

然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石岚的面色有些古怪起来,废材退婚流,再加上系统,若不是她现在是女儿身,这妥妥的是男主模板。

想想都刺激,可惜她现在是个女人,想到这里,石岚不禁低下了头,眼底一片怅然。

见石岚一直不说话,素兰月轻捻眉心,感觉有些头疼,摆了摆手无力道:“罢了,你先回去吧。”

石岚转身刚要走,又被素兰月叫住。

“等等,你前些日子是不是又去找徐元柏了?”

在徐元柏的名字响起的刹那,石岚的脑海中的记忆猛然翻滚起来,一张唇红齿白的面孔跃入了她的脑海,她心跳不由自主的开始加速。

这都是前主残留下的反应。

梳理完这些涌出的记忆后,石岚不由得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原本的石岚毕竟是个女孩儿,总有少女怀春的时候,这徐元柏便是她的梦中情人了。

不过从记忆中的一些细节来看,这徐元柏貌似不是什么好东西。

徐家是做生意的,诸如客栈,米铺,绸缎庄等等,衣食住行都有涉猎,家财不少。

而在两年前徐家可没这么多家产,只有一家客栈以及一间米铺罢了,之所以发展的这么快,其中少不了石岚的帮助。

原本的石岚不喜武道,对琴棋书画倒是颇有兴趣,不过素兰月从不让她学这些,除了识字,棋画音律一概不许碰。

究其原因,还是担心这些东西碰久了之后,会让石岚在平日里的一些细节上露出马脚。

石岚被人保护的太好,再加上性子有些怯懦,跟外界男子的接触并不多。

徐元柏的修炼资质平平,他本人也无心武道,便开始舞文弄墨,倒是在腾龙城混了个才子的名号。

一次偶然的机会,石岚与徐元柏产生了交集,石岚这个有些单纯的妹纸就陷进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