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三章 养猪厂

正月初四 | 发布时间:2022-09-23 15:02:36 | 阅读次数:5371

越野车开回去半个多小时,下了高速公路后转进了一条乡村公路,经了几个村子后,越开越偏远,柏油路变为了碎石路,最后停在了一个远离它村子的厂房门口。厂房边有三四十亩的地被发掘过,好像要盖什么建筑却停了工,只留下的不少坑和大大小小,长了杂草的土堆。一厂房边有三四十亩的地被挖掘过,似乎要盖什么建筑却停了工,只留下不少坑和大大小小,长了杂草的土堆。。...

越野车开出去半个多小时,下了高速公路后转进了一条乡村公路,经过了几个村子后,越开越偏僻,柏油路变成了碎石路,最后停在了一个远离村子的厂房门口。

厂房边有三四十亩的地被挖掘过,似乎要盖什么建筑却停了工,只留下不少坑和大大小小,长了杂草的土堆。

一辆锈迹斑斑的挖掘机停在土堆上,都爬上了野草,看样子最少三四年没动过。

这厂房门口还有掉了漆的厂名,前面的几个字已经看不太清,但下面还能看出写的是养猪厂三个字。

车在门口停下,开车的大哥按了二长一短又一长的四声喇叭,大门便打开来,从里面走出四个凶神恶煞的年青人来。

他们清一色的小平头,光着膀子,身上肌肉鼓鼓囊囊,有两人手里还提着哑铃,满身的臭汗,一看就是在养猪厂里健身呢。

“大哥,你们回来了,事情顺利吗?”四人走到车前问道。

标哥打开车门跳下去,故作潇洒地往嘴里扔了根烟,这才说道:“大哥出手你们几个瞎操什么心,过来瞧瞧路上捡的好货。”

这时,后车门也打开来,那昏迷不醒的女孩被扛了下来,而酒元子则是自己下的车,好奇地打量着这养猪厂。

发灰脱落的墙面,空无一头猪的无门烂厂房,水泥地板缝隙之间还长着野草。

唯一能看的是养猪场的二层宿舍办公楼,虽然外表看上去也是破旧不堪,但过道上晒着的几件湿衣服,给二层小楼添了一些人气。

女孩被两人扛进了一楼写着会议室的大房间,剩下的六人就站在院子里,看着正四处打量的酒元子。

她的颜值震惊了守厂的四人,路上还能捡到这样的人?

要不是这是他们的地盘,都要怀疑是不是遇到杀猪盘了。

标哥呵呵笑道:“小酒,还愣着干什么,跟我大哥上楼去。”

那可是他亲大哥,有好事当然要让大哥先上,反正他也能吃上口热乎的。

酒元子没理会他,四下张望确定这养猪厂没有跑车后,整个人失望地看向了他,“你骗人,这里根本就没有跑车。”

“……”标哥无语地看着她,再漂亮的人,只要脑子有了病,果然就会大煞风景。

他把烟一扔,骂道:“你是不是真傻,以为人长的漂亮,就能为所欲为吗?老子要是有跑车,能白给你?”

酒元子理所当然地说:“当然,我可是仙女,你们这种凡人想把好东西献给我,不是自古以来就天经地义的事吗?”

从来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漂亮就能白要别人的东西?

那可是跑车,又不是模型!

“少说废话,给老子过来,不收拾你一顿,你是认不清现实了。”标哥走到酒元子面前,一把就抓住她的衣领子,就想把她往小楼里拉。

“啪!”酒元子突然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标哥感到脸就像被几百根针狠狠地扎了上来,痛得他瞬间放手,退后几步捂住脸,话都说不出来。

他松开捂脸的手一看,还以为手上会沾满鲜血,却发现半点事都没有。

但脸上的痛感却依旧在,让他回忆起小时候掏蜂窝时,被蜜蜂蛰得满脸是包时的感觉。

一名手下见标哥被打了,虽然动作浮夸,但一个小姑娘还能有多大的力气,但也没出声拆穿他,而是扔掉手中的哑铃冲上去帮忙。

他抬手就要给酒元子一巴掌。

“啪!”酒元子又抢先甩了他一下,这回打到了手臂上,轮到他抱住了胳膊痛得直吸气。

酒元子趁机往他的胯下就是一脚,杀猪厂中顿时传来了凄惨的叫声。

一看不对,标哥忍痛从裤兜里抽出甩棍,招呼着兄弟们向她扑了过去,“一起上,抓住她!”

标哥疯狂甩动甩棍,酒元子往后退,突然就被人从后面给熊抱住。

没等标哥狰狞地喊出一声看你往哪逃,抱住酒元子的那名壮汉,突然放手跳开,跳着脚用双手疯狂地搓着手臂。

标哥瞬间停住,往后退了两步,用甩棍指着酒元子,把打人的凶器变成了他防身的护具。

他眼睛紧盯着酒元子,大声喊道:“大哥,这个女人有问题。”

“咔嚓。”有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

酒元子抬头一看,就看到这伙人的大哥站在楼下,手里拿着把枪,正对准了她。

大哥喊道:“标子让开。”

标哥立马熟练得往旁边一扑,利落地趴在了地上。

“砰!”枪声响起,所有人都看到酒元子的身体往后仰了一下,那是他们熟悉的中枪样子。

然而他们却觉得自己好像眼花了,酒元子的身体好像波浪似的,出现了一层层波澜。

随即她就站直了身体,往胸口的地方摸了一下,抬头有些惊讶又生气地看向了大哥。

大哥相信自己肯定打中她了,不信邪地又连开两枪。

酒元子突然化成了一股烟气,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大哥的面前,手掌出其不意地按在了他的脸上。

“恶人。”酒元子咬牙说道,掌中便有空气形成的无形针,从大哥的毛孔钻了进去,顺着血管只用了0.5秒就钻进了他的脑中。

无数空气形成的无形针,在他脑子里瞬间炸开来,大哥一点反应也没有,直接倒在了地上,气绝身亡。

养猪厂里死一般安静,几秒后标哥才发出了愤怒地呐喊,“大哥!”

他眼睛发红嚎叫着扑向酒元子,手中的甩棍无章法的乱抡。

酒元子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好好地瞧着他,任凭标哥手中的甩棍直接抽在了她的脸上。

就像打在了烟气上,酒元子的脸被甩棍打得扭曲,整个人飘散,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标哥身后,伸手按在了他的后脑上。

“扑通。”标哥扑倒在地上,紧跟着他大哥走了。

终于,一名手下用严重走调的声音喊道:“妖怪!有妖怪!”

酒元子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说道:“嘘,你可别乱说,我才不是妖怪,最差那也得是妖仙。”

那么强壮的汉子,当场就崩溃了,连滚带爬得往大门口跑。

酒元子化为烟气飘散,现身在他的面前,伸手往他脸上一按,把这位也送走了。

她回头看向了另一人,那人吓得坐在了地上,不停地往后退,边退边求饶道:“你不要杀我,我听说过妖怪杀了人,就会沾上因果,会被雷劈的!”

“咦,你们知道这回事啊?”酒元子有点意外,原来人间也有妖怪活动,灵气都没有,也能修炼成妖?

见她认可了这个说法,这人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喊道:“那你杀我不就吃亏了,大仙,你就当我是个屁放掉吧。”

酒元子却甜甜地笑道:“你在说什么呀,杀恶人又不会沾染上因果,你们手头上沾着人命,杀你们是替天行道。”

不止他,就连标哥他们也是一样,身上散发着普通人看不到的黑气,那都是被他们伤害过的人心中怨气,全部缠在他们身上。

八人身上都有,只不过是浓或淡而已。

杀人或是欺压别人,都会得到怨气,黑中带红就是伤了人命。

他们没有一个是冤枉,全部有人命在身,没资格被放过。

酒元子一步步向他走过去,突然就听到小楼那边喊道:“站住,不然我们就杀了她。”

她抬头就见把昏迷少女搬到会议室的两人,现在又劫持着双眼紧闭的女孩,把一把弹簧刀架在她的脖子处,慌张地威胁道。

趁酒元子看向那边,之前还哭着求饶的男人,冲到大哥的尸体边,捡起枪跑向会议室。

他把枪顶在了女孩头上,面目狰狞地叫嚷道:“你不怕死,我就不信她也行,你是她家搬来的救兵对不对,我现在就崩了她,看你怎么救人!”

酒元子眨巴了一下眼睛,这也能误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