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二章 小姐姐很乖

正月初四 | 发布时间:2022-09-23 | 阅读次数:10695

酒元子而已看了眼这个被绑的女孩,便转到头很老实的坐着,像是眼瞎没看见这个女孩被绑着像。她的反应太过淡定,车中等着她一反抗意识就不动手把她也绑住的四人,此时有些尬尴,突然寻将近时机不动手了。后排两个男的都是那种身强力壮沉默寡言的人,平常是听大哥的话她的反应太过淡定,车中等着她一反抗就动手把她也绑住的四人,此时有些尴尬,突然寻不到时机动手了。。...

酒元子只是看了眼这个被绑的女孩,便转回头老实的坐着,好像眼瞎没看到这个女孩被绑着一样。

她的反应太过淡定,车中等着她一反抗就动手把她也绑住的四人,此时有些尴尬,突然寻不到时机动手了。

后排两个男的都是那种身强力壮沉默寡言的人,平时就是听大哥的话来混饭吃。

跟着大哥时就是忠狗,喊左不往右,指哪打哪。

大哥不在的时候,他们就是天皇老子,坐烧烤摊上灌下两瓶啤酒,光着膀子露出胸口上的纹身,那就是所有人的哥。

现在酒元子淡定地坐在他们中间,旁边是被绑架的女孩,她眨巴着眼睛,一笑起来便让人心生好感,“车里好凉快,这车肯定很贵吧?”

她在昨天还是位纯正的仙女,今天虽然落地成妖,脸却没有变,那是一等一的好看。

在车上四名男子眼中,她长得就像电视电影里的女明星,甚至比明星还要更好看一些。

大马路上能搭到这样的美女,可算是赚大了。

男人特喜欢美女夸他的车,就算现在气氛有些尴尬,但看在她不吵不闹,似乎认命想讨好他们的样子,金毛便转回头说道:“不贵,一百来万而已,你要是跟了哥,这车算什么,想开跑车都没问题。”

“跑车?”酒元子眼睛一亮,“是那种只能坐两人,好像贴在地面上飞,很漂亮的那种车吗?”

金毛开口就吹起牛来,“那叫底盘低,当然有这样的车,红的黄的随便你挑。”

酒元子和他一拍即合,“好啊,我跟着帅哥你回去,你就会把跑车献给我了哦。”

然后她又皱了皱眉头说:“黄色虽然很亮丽,但好像春夏两季容易招虫子,我还是要红色的吧。”

“额,美女你可真有眼光,你叫我标哥就行了,以后我罩着你,你叫什么来着?”金毛愣了一下,贪财的女人见得多了,可这么厚颜无耻的还是少数,白亏长了这么张好看的脸,人品竟然这么差。

标哥还是喜欢那种单纯只喜欢他这个人,不是冲是他钱来的女孩,这种不要脸的玩玩就行了,等腻了就卖掉。

凭着这张脸,肯定能卖到不少钱的。

“我叫酒元子,标哥你可说好了,要给我跑车哦。”酒元子笑道,想到马上就要有红色跑车,心情格外的好。

标哥听了朝旁边开车的人笑道:“大哥,你听她竟然姓九,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姓,怎么不姓喝酒的酒,听着酒量大啊!”

酒元子有些意外的地说:“就是喝酒的酒呀,标哥要是想喝酒,我可以陪你喝一杯。”

开车的男子一直板着张脸,金毛标哥和他讲话时,也没有回头看过来一眼,但酒元子能感觉到,他从后视镜中看过自己好几次了。

只是为了面子,故意不搭理人吧,总不可能是看后面有没有车。

大哥又看了眼后视镜,他一直在注意后面有没有车,时刻在警惕是否有车跟踪。

干他们这行,就是把脑袋绑在裤腰上,利润大风险也大,绝对不能大意。

标哥已经把酒元子当成砧板上的肉,也不怕她跑掉,就嬉皮笑脸地问道:“小美女,你不害怕?”

酒元子愣了一下,然后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女孩,转回头认真地说道:“我想搭车,不想走路,而且标哥比神仙都大方,还要送我跑车,我干嘛要怕你呢?”

“哈哈哈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种直爽的人,把我们伺候好了,想要什么东西都有!”听她夸自己夸得诡异,连比神仙都大方也说了出来,标哥放声大笑起来。

听到提的是我们,后坐两人顿时都打起了精神,标哥对兄弟就是不错,美女谁不爱,大家一起玩才是好兄弟啊!

酒元子似乎听不出其中的意思,跟着大家笑了笑,打了个哈欠没有再说什么。

她很享受车里的冷气,虽然不怕热,但哪里有舒服的坐在这吹冷气来得舒服,如果此时有点东西吃就好了。

标哥有一句没一句的在吹嘘着自己如何厉害,酒元子总是微笑着听他说个不停,偶尔搭几句天真可爱的话,把标哥听得舒服极了。

“嘀……”突然车中响起了铃声,标哥把手机拿出来,大声说道:“喂!人已经到手了,你们什么时候付钱?”

“别给我说这些废话,把钱打来就告诉你去哪里接人,不然的话,人我们就送回去。”

“什么!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出去打听打听,我们什么时候失过信用,这小妞我们不找你们,直接让她家出钱,绝对比你们给的多。把老子惹火了,这笔生意就不和你们做了!”

他凶神恶煞地对着手机吼了半天,对方似乎是服了软,说了不少好话。

“行,拍几张照片给你,就把钱打过来。”标哥大拽拽地说道,啪得就挂了电话,然后他转过身,对着那个被绑的女孩就拍起照来。

酒元子一看,赶快凑了过来,在女孩边上对着镜头举起了个老土的剪刀手,还嘟着嘴扮可爱的又摆了几个动作。

标哥反应过来时,已经拍下了酒元子和女孩一起的照片,看着照片中挤在镜头前方笑得开心的酒元子,和那昏迷不醒的女孩,他突然觉得这个美女怕是个傻子。

难怪上了车看到这场面也没什么反应,说有跑车送给她,也真的相信就老实跟来了,老子自己都没有好吧。

看看这没心没肺的样子,要说她脑子没问题,标哥自己都不相信。

他抬起头,看到酒元子兴致勃勃地看着自己,一副还想再拍的样子,他默默地把照片点了发送,然后贴心的留了句言,“旁边那傻妞你别管,就右边这个,是你们要的人没错吧,快点把钱打过来。”

对面也停顿了好一会,才回了句,“这个妞卖吗?”

“呸!”标哥骂一句,回道,“老子还没玩呢,腻的时候再说。”

对方也不介意,爽快地答应下来,“那我等着,钱马上就打过来。”

标哥这时才抬头看向酒元子,仔细看看,这妞确实长得非常好看,这头发又黑又直,除了洗发水广告,很少看到这么好的头发,更别提人还长得这么漂亮。

他不由得问道:“你几岁了?”

酒元子笑道:“1900岁左右。”

“呵呵,19岁啊,那可真不错,这个岁数的女孩最嫩了。”标哥笑道,心里却烦躁地想,怎么还没开回去,等不及了。

此时他有点后悔,早知道刚才就坐后面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