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一章这个房子有点玄

冰火六重天 | 发布时间:2022-09-23 09:38:56 | 阅读次数:2764

面容刚毅的男人从无尽的幽暗中猛然睁开眼睛双眼,望着周围很陌生又具有很陌生的环境,脑袋一时之间有些转不回来。缓了片刻,仔细仔细观察着似是而非的房间,男人猛然惊出一身冷汗。“这...也不是我家!”窗外一声炸雷,声声非人类的吼叫传来。男人猛然从床上弹起,身体紧绷,缓了片刻,仔细观察着似是而非的房间,男人猛地惊出一身冷汗。。...

面容坚毅的男人从无尽的黑暗中猛地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熟悉又带有陌生的环境,脑袋一时有些转不过来。

缓了片刻,仔细观察着似是而非的房间,男人猛地惊出一身冷汗。

“这...不是我家!”

窗外一声炸雷,声声非人类的嘶吼传来。

男人猛地从床上跳起,身体紧绷,牙关紧咬。

“记忆里的昏迷是真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呼!

他双手突兀地窜起一抹如琉璃般的纯净火焰。

“卧槽!开局我TM就自燃了?w(゚Д゚)w”

男人感受着熟悉的热量,轻轻甩了甩右手,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火焰残影。

“哎?好像不烫的说...”

......

丧尸病毒爆发三个月后。

一座小别墅门口,两侧的铁栅栏下半部分,都缠满了爬山虎。

啪!

吱呀~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撞开小别墅那形同虚设的大门。

身形匆匆,面色带着恐惧。

后面散乱却壮实的脚步紧追而来。

三个壮汉!

“啊!”

女孩不知道是跑的太急被东西绊倒,还是体力不支,

在别墅内院的门口,直挺挺地摔倒在地。

听着后面赶过来的脚步声,女孩抬起头,露出脏兮兮、圆乎乎的小脸蛋。

虽然此时狼狈不堪,没有血色,但是还能从棱角和弧度辨认出这是个小美女。

而此刻她正紧抿着嘴,眼泪簌簌落下。

想到自己的命运,女孩心中泛起难言的无力感,

“要是被抓住的话...又要去搬砖、刷厕所了...”

“嘿嘿嘿~”

几人见女孩摔倒,YD一笑。

步伐瞬间放慢下来,如同猫戏老鼠一般随意。

“跑啊?再跑啊你!再乱跑,劳资就把你喂丧尸去!”

为首的是个大络腮胡子,脸色凶狠,说话桀骜,此时连连冷笑。

女孩听到“喂丧尸”3个字后,身体抖得更厉害了,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

“等一下老大!”

几人动作一滞。

“小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队伍中最年轻的男人说道。

“有屁快放!”

年轻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胡茬,朗声说道:

“其实喂丧尸这种事情,并不现实,因为浓烈的血腥味会把周围的丧尸全招过来,到时候咱们很有可能被围攻,一个丧尸应付的就很困难了,更不要说有可能吸引到丧尸群”

“再说了,在末世这么压抑的环境下,我们应该时刻保持阳光的心态,积极面对生活,才能远离心理疾病”

看着老大的脸色逐渐难看,年轻人最后快速补充:

“综上所述,喂丧尸在带给心理上一丝变态的快感以后,咱们也离死不远了...”

队伍的中年人眼睛一亮,觉得年轻人说的有道理。

但看老大脸色阴的都要滴出水来,抓紧插话:

“老大,咱们跑了一路,后面很可能有丧尸听到跟过来了,赶紧把小娘们先拎到屋里说吧”

看起来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也不是善茬,但足够谨慎。

在末世里,不谨慎的人早就成为丧尸的一员了。

络腮胡子阴霾的脸色稍微好转,末世里活着最重要。

“嗯,先把小娘们弄进去”

转脸对着地上的女孩说:“之前一直忍着,本来没打算怎么着你,但你今天居然敢跑,必须给你点惩罚了”

接着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眼神赤裸裸的侵略着女孩单薄的身躯。

“呜呜~~求你们了,我真不想搬砖刷厕所了!我帮忙管理厨房不行吗?我做的饭可香了!”

女孩声音如丝竹般悦耳,清脆有质感,但此时带着丝丝的哭腔,听了让人怜惜。

几人脸色一黑,让你管理厨房,TM的食物几天就被你自己吃光了!

女孩别看身材苗条,但吃起东西来,比他们几个都多,

女孩对外宣称自己正在长身体的缘故。

年轻人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老大,可是官府那边说很快就能清理丧尸,要是以后算起账来...”

另外两人愣了片刻,

络腮胡子一巴掌拍在年轻人头上,

“尼玛的故意找茬是不是?难道以后官府还TM追究我末日里使用童工???再说我不是给她们钱了么!”

在末世里,那是钱么?那就是几张纸......中年人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怎么?你有意见?”

有,但没必要说......看着络腮胡子一身大肌霸的模样,中年人一脸正色:

“我觉得很合理,甚至给的还有点多”

年轻人有些可惜的看了眼地上已经变成小声抽泣的女孩,叹了口气。

他知道女孩虽然长得高挑,但妥妥的未成年,才16岁。

擦!

16岁的女孩子,怎么这么能吃!

他们谁也没发现,二楼隐蔽在窗子下面的摄像头微微转动了一下。

“吼~”

一声低沉的嘶吼,从不远的路上传来。

是那种充满原始侵略性的叫声,可以听出是人类发出的,但绝对不正常!

“快!旁边院子的丧尸出来了”

年轻人从磨得发白的牛仔裤里掏出一小截坚韧的细铁丝,

精准的插入正门的锁芯里。

不到10秒钟,咔吧一声,门开了。

屋内有些黑,可能是由于拉着窗帘。

当然,丧尸降临的第三天,这个城市就已经完全停电,大家对黑暗早已适应。

如今,黑暗甚至能给人类一些安全感,晚上的丧尸可没白天这么可怕。

几人能看到门口铺着一块深红色的羊毛地毯。

“看起来好整齐啊,估计是没人来过,快把我关到厨房里严加看守!”

女孩似乎找到了活下去的动力,宛如水晶般的漆黑眸子一下亮了起来,像个馋嘴的小猫,在黑暗中发着淡淡的幽光。

(ー_ー)!!

三人脸上黑线滑落,几人现在可以肯定了,

小女孩逃跑,一定以及确定是出来找吃的。

如果给她足够的吃的,估计能在聚集地呆到成年...

甚至成为小聚集地搬砖的一把好手!

可是聚集地几十号人天天吃,哪有这么多东西,出去找食物,又得躲着丧尸,绝大部分人都不敢出去,

因为他们亲眼看到过,有人出去说寻找官府帮助,被车上藏着的丧尸扑倒。

当着超市里众人的面,闻味而来的一堆丧尸把男人分食,骨头都嚼碎了...

那一天,超市里飘满了刺鼻的酸臭味...

从此,再也没人敢说出去的事,

只能守着超市里的一台收音机,不断听着官府的播报,期待着所谓的救援。

好在超市的东西不少,省着点吃的话,够大家再活一段时间。

络腮胡子和中年人站在门口,把女孩提了起来,准备进入房子。

年轻人从腰间的皮包里掏出一把精钢带锯齿的匕首。

末世里关闭的屋子,往往不太正常。

小心为妙!

观察片刻,耳朵没听到什么声音,要是有丧尸的话,在开门声传出后,就会从屋子里冲出来。

虽然人在变成丧尸以后,身体逐渐腐烂,眼睛几乎不能视物,但听觉和嗅觉异常敏锐。

年轻人松了口气,踏入房门。

脚下的羊毛地毯突然塌陷,年轻人直接掉了进去。

“啊~~~~嘭!”

悠长的惊叫声伴随着落地声,从沉闷的地下传来。

此时,一处布置精致的屋子里,一阵长鸣,随后灯光全亮了起来,一个身材匀称的年轻人打着哈欠来到监视器墙...

另外两人一惊,站在门口往里面探头。

好家伙!

门口的一大块羊毛地毯下面都是空的,硬生生靠几条木支架摆上去的。

“小杨,怎么样了?”,中年男人趴着问道,但地下室有点黑,看不清里面的具体状况。

底下小杨传来几声呻吟,“腿估计摔折了,快找个东西拉我上去”

听到小杨的回答,两人松了口气,人没死就行。

“什么鬼东西,谁家门口这么大一个坑,怎么进人?脑子有坑吧”

络腮胡子又骂骂咧咧了几句,手里抓着女孩。

在看到年轻人掉下去的瞬间,女孩猛地一惊,客厅拐角处的厨房似乎和她多了一道天堑。

她突然想要吟诗一首:

有时候,最远的距离不是天和地,

而是,

厨房在坑的那头,而我在坑的这头...

“老大,这房子可能有人住过,门口的地洞挖的这么整齐,明显是做过布置,我猜真正的入口不在这里”

中年人说完后,心里还有些纳闷,这个洞未免太整齐了些...

像是...机器挖的一样。

络腮胡子点点头,把背后一直背着的太极剑拿了出来。

“快点找个地方进去,我感觉丧尸越来越近了”,络腮胡子脸色严肃。

“那个啥,老大、老孟,你们闻到一股味道没?”

络腮胡子嗅了嗅鼻子,“你吓尿了?”

“没,只是困扰了多天的便秘通畅了一些...”

中年男人松了口气,“害,还以为你尿出来了...等等!你TM直接拉裤子里了???”

“咳咳...”

年轻人尴尬的咳嗽几声,“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闻到屋里有肉香味...是那种熟肉的味道,好像是牛排!”

本来没什么感觉的两人,仔细嗅了嗅,也不知道是心理暗示,还是确有其事,都闻到了淡淡的肉香味。

“吧唧吧唧”

“有段时间没吃过肉了啊...”

“肯定有人!”

络腮胡子和中年人一对眼,异口同声说道。

但是几人完全不虚,手里几把开过刃的武器,让他们底气十足。

他们可是齐力斩杀过一只丧尸的小队!

中年男人绕着别墅一层,不断摸索,终于在靠墙的一处广告牌后面,发现了一扇小门。

络腮胡子拽着女孩来到后门处。

女孩一脸的不情愿,视野里的厨房和若有若无的牛排香味都木得了...

哎~人间不值得。

几下捣鼓开门后,中年男人先把脚往里面探了探,确定是实心地面。

“看来,这里才是房子的入口,隐藏的人还算有些小聪明,但也不过如此”

朝络腮胡子点了点头,中年人走了进去。

“一定要探好每一块地砖,不能再中了陷阱...”中年人这么想着,走了进去。

哐当!

一声巨响,中年人脚下的大理石地面猛地往旁边抽去,露出一个1米长的正方形洞口。

中年人毫无防备,直接跌落。

“啊~~~咚!啊!”

富有节奏的喊叫、跌落声从地下传来。

络腮胡子都不用看,就知道中年人跟年轻人一样都被困住了。

“咳咳...我的腿也摔断了,老大...”

哐当!

又一声巨响,之前的大理石地面从门的右侧又被送了回来,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把中年人没说完的话埋在了地下。

嘶~邪门...

“这特么的大理石还能随便推动?玩游戏呢搁着?”

络腮胡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愣了片刻后,络腮胡子眼神一凝,一股血气涌上心头。

想点办法,用绳子把两个兄弟救走也行,

但是!

这口气憋得难受!

还没看到别墅的主人,居然被几个小手段给吓住了,说出去还怎么混?

络腮胡子名叫赵老大,以前默默无闻,甚至蹲过好几次号子,但是末世给了所有人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练过一些拳脚的赵老大,可是准备在末世混出一波名堂的,

从裤兜里掏出两节尼龙绳,熟练的把女孩绑在院子的枣树上。

“哎~哎!”,女孩气的眼睛都鼓起来了,但是不敢大声说话。

周围的丧尸可随时都可能过来...

赵老大卸下背后的麻绳,眼睛瞄准了二楼一个开着的窗户,

“去!”

麻绳被一把甩上去,头部改装的钩锁卡住了窗沿。

用手拽了拽,赵老大把匕首咬在嘴里,蹬着墙,顺着绳子爬了上去。

“以为躲在里面就安全了?只是猥琐的怂逼罢了”

赵老大心里这么想着,快速爬上了二楼。

谨慎的往里面看了看,

干净、空荡,确定没有什么东西。

这次赵老大特地把脚先伸进去踩了几遍,确定脚下的实木地板没幺蛾子,

又从各个角度测试了几波,才把整个身子进入,在木板上站实。

稳了!

“房子的银币,估计想不到我能从二楼上来吧,这里一点布置都没有...”

“呵,还是太年...卧槽!”

呼!

还没等赵老大说完,房顶上一个正方形活塞怼了下来,赵老大只来得及下意识把双手举起。

一股大力传来,赵老大带着实木地板被打下一楼。

直接连人带地板砸穿了!

咔咔~~

一楼的地面仿佛长了眼一般,突然裂开一个2m*2m的大口子。

“啊~~~咚!卧~槽~啊!!”

赵老大从二楼掉落,摔得比前面两个人更狠!

小刘和中年人听到赵老大的惨叫,瞬间同步捂脸,

“全军覆没!”

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摄像头,小刘苦笑一声:

“这房子有点玄乎啊...”

......

首章求推荐票、月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