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五章 千万别还钱给我们(求推荐,求收藏)

南希北庆 | 发布时间:2022-09-21 22:14:00 | 阅读次数:26505

沉寂多年的王殿,昨日是座无虚席,人声鼎沸。只可惜,坐在里面的也不是满朝文武,也也不是不世出英杰,不是一群唯利是图的大富户。但是这很合规矩,他们哪有资格往这里面坐,但也没法子,要债的人太多,仅有这大殿才容得下。这是大周开国七百年来头一回啊!究竟是大可惜,坐在里面的不是满朝文武,也不是当世英杰,而是一群唯利是图的大富户。。...

沉寂多年的王殿,今日是座无虚席,人声鼎沸。

可惜,坐在里面的不是满朝文武,也不是当世英杰,而是一群唯利是图的大富户。

虽然这不合规矩,他们哪有资格往这里面坐,但也没法子,讨债的人太多,只有这大殿才容得下。

这也是大周开国七百年来头一回啊!

到底是大兴之预兆,还是亡国之预兆,还真不好说。

“你们说,今儿咱们能拿得到钱吗?”

“我看难呀,他们都已经搬空了王宫,结果也才发了一半的军饷,如今才过去一个月,他们拿什么来还给我们。”

“我还特地打听过了,东周和西周都没有借钱王城。”

“那我可不管,是大王说一个月后还清我们的债,如今期限已到,大王就必须拿钱出来,这可不是小娃戏言,是可以不认账的。”

话音未落,听得门外一声高喊。

“世子驾到。”

又听得强有力的“啪嗒”之声。

殿中众人偏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睡袍,不修边幅的少年从门外进来。

这一幕......!

殿中大富户是面面相觑啊。

方才是谁说小娃戏言,可以不认账的?

快出来挨打吧。

真是一张乌鸦嘴啊!

大家见到姬定,都觉得有些不妙。

这大王让一个小娃来应付我们,他是打算赖账吗?

很有可能。

姬定完全不理会他们那充满悲观的眼神,径自去到正上方坐下,道:“父王抱恙在身,而如今父王身边只有一个十三岁的世子,如果各位并不介意世子年幼的话,可以用行礼来表示。”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瞧了眼姬定,见这小子翘着小嘴,是一脸不耐烦,赶紧向姬定行得一礼。

抛开礼法不说,欠钱的可就是大爷啊。

就这小表情,稍有不对,可能就拍屁股走人了。

“免礼!”

姬定微微伸出小手,还是一脸不情愿。

一众富户偷偷打量着这个很少露面世子。

不得不说,姬定的这番穿着,还真的令他们完全忽略了姬定的年纪,就这发型,就这衣冠,多大年纪都会被人看成疯子的。

太不靠谱了。

必须得速战速决,迟则生变。

这孩子是最不可控的。

在大家入座之后,左首那位名叫成之望的木材商人便立刻用温和的语气道:“世子,在一月之前,我等被告知,王宫将在一月之后还清我们的债务,但愿我们没有记错日子。”

别看这些大富户中许多都是商人,但他们其实洛邑有头有脸的人,因为如今可没有什么重农抑商,不管是世家大族,还是大地主,全都有涉足商业,故此他们也敢于来这里闹事。

只不过对方派出一个小孩,这得哄着点,这只是策略,而非是他们害怕姬定。

“你们没有记错日子。”姬定说着便向外面喊道:“拿上来吧。”

还真有钱啊!

哎呦!这可真是太好了。

众人面色一喜,是翘首以盼,只见十余个女婢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但是托盘内放着的并非是钱财之物,大伙不免一愣。

“不是钱。”

“是笔墨!”

“咦?那是黄布吗?”

“这布是用什么编织而成的,看上去如此奇特?”

......

但见那些女婢将笔墨,以及一张似布非布的东西放在他们面前的矮桌上。

大家不禁又茫然地看着姬定。

不会又是打欠条吧?

这...!

姬定斜目轻蔑地看着他们,道:“父王交代过我,要对清楚好账,多给少给,对双方都不公平,而且父王还让我写一份账本送去,可你们这么多人,如果你一言,我一语,我都会被你们吵死去,也难免会出错的。就先请各位先将自己的债务数额和名字都写在那黄纸之上,省得我麻烦,在与债契对比之后,若是没有错漏的话,我便将所欠之钱一一还于你们。”

“如此也好,如此也好。”

“还是世子您想得周到。”

......

对于这些大富户而言,只要有钱还,怎么都行,更何况只是写几个字。

大家纷纷执笔,在黄纸上写了起来。

“咦?这不是布?”

“这是什么,以前从未见过。”

“方才世子好像说,这叫做黄纸。”

“黄纸?”

......

还未写两个字,大家突然停下笔来,拿着姬定口中所言的黄纸是左看右看。

姬定很是不耐烦道:“各位怎么都不写了,是不是写错字了,这不打紧,写错了扔了便是,那黄纸不是准备了好几份么,快点写,我还想着回去睡觉。”

成之望吞咽一口,小心翼翼地问道:“世子,不知这黄纸是何物?以前从未见过啊!”

姬定哦了一声:“这黄纸是我王宫里面一名工匠所创,非常便宜,比那缣帛便宜的多,故此大家无须谨慎,写就是了,错了就扔,不值钱的。”

不值钱?

你这个“不值钱”可真是太值钱了呀。

一个名叫白乙丁的商人问道:“敢问世子,您说这黄纸比缣帛便宜,不知便宜多少?”

姬定想了想,才道:“具体我也不清楚,我听那工匠说,同等大小的缣帛,至少可以买上一千张黄纸。”

“多...多少?”

“一千张?”

“咝!”

众人无不倒抽一口凉气。

在坐之人,可都是洛邑有名的富商啊!

说到钱,没有谁的脑瓜子比他们还转得快啊!

白乙丁立刻道:“世子,你可愿将黄纸的做法卖给我?这价钱都好商量。”

商人就是这么直白。

成之望立刻道:“世子,他出多少钱,我多出一倍的钱。”

白乙丁怒目相向道:“你什么意思?”

成之望双手一摊,道:“这价高者得,天经地义啊!”

“成之望,你可莫要小瞧人,我弓远就不服你。”只见又一人起身,向姬定抱拳道:“世子,你只管开价,多少钱,我弓远都出。”

大家又纷纷看向姬定。

姬定是一脸莫名其妙:“我何时说过要卖?”

不卖?

你这多伤感情啊!

成之望郁闷道:“世子,如今王宫不是缺钱么?”

姬定点头道:“是缺钱啊!所以我们就打算自己做来卖。”

“......!”

商人们彻底抑郁了。

如此宝物,若不得到,今晚怎睡得着。

白乙丁继续忽悠道:“世子,这造物可也得花钱,而且还很辛苦,你卖给我们,既可解王宫之困,亦可省事,岂不美哉。”

姬定笑道:“这倒是的,目前来说,王宫确实缺少一些本钱,还完你们这一笔债,基本上就没钱了,故此王宫打算找人合作,一块生产这种黄纸,但是直接卖了是不可能的。”

“我愿与世子合作。”

“我也愿意。”

......

在坐之人,是争先恐后的表示要与姬定合作。

这黄纸,是肉眼可见的利益,此时不争更待何时啊!

姬定问道:“不知你们能够出多少钱?”

“这...!”

众人偷偷使着眼神。

这一时半会,他们还真有些拿不准主意。

这宝物,多少钱合适?

正当这时,一个机灵鬼站出来道:“世子何不这样,我们就以王宫欠我等的钱来与世子合作。”

机灵!

可真是太机灵了。

此人坐在末端,可见其身份地位财富肯定都不如成之望等人,如果凭实力竞争的话,怎么争得过成之望他们,但如果以债务合作,那大家可都有份。

“是呀!如此也省去不少麻烦。各位说是不是?”

“是是是。”

“如此最好不过了。”

不少人纷纷对点赞。

如此一来,便可做到见者有份。

而成之望等人也有些犹豫不决,他们当然想独吞,但问题是这个价钱还真不好定,以债务合作,倒也是个办法。

站在门外的坤才,听到里面发生的一切,是拼命的捂住嘴,憋得浑身颤抖着,我家世子可真是一个天才啊!这样也行,哈哈哈!

“这才多少钱?”姬定一脸委屈道:“你们不能看我年幼,就如此欺我。”

到底谁欺谁啊?成之望立刻道:“世子,这钱加起来本就不少了,再说,这其中我们都还没有算利息啊。”

“是呀!当初大王可是承诺要给我们利息的,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借,虽然我们之前没有谈到利息,但不代表我们不要啊!”

之前他们觉得能够要回本金就不错了,利息想都不敢想,可如今那就不得不谈了。

姬定挠了挠头,不耐烦道:“好吧,好吧,就依你们所言,我也省得麻烦,干脆一点,你们一半,我一半。”

“啊?”

大家惊讶地看着姬定。

如此不要脸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你欠我们这么多钱,才抵得一半。

“世子,您这太少了一点啊!”

“坤才,快让人拿钱给他们。”

“等等。”

成之望一抬手,又道:“世子,对于你而言,可能这不算什么钱,但是对于我等而言,这可是不少钱,要不,你让我们商量商量。”

“真是麻烦。”

姬定一翻白眼,挥手道:“你们快些商量,我可没多少耐性,你们要知道,你们在这里商量一会儿,我那边又能够生产出多少黄纸来,到时那些黄纸可不能算是你们的哦。”

哇...产量还这么高?

哎呦喂!

成之望激动的双手直哆嗦,忙道:“世子请放心,我们很快就商量好。”

这时,忽听得一人叱喝:“你们这群目光短浅之辈,在这大难临头之际,你们竟然还在算计着这点钱财,真是可悲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