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001 乙秤觉醒

三笼 | 发布时间:2022-07-23 08:20:30 | 阅读次数:9435

一封标记着乙三七的绝密邮件被再打开后,少女看了两眼顺手正了正耳边的蓝牙,人就将邮件一删打起了哈欠。“又是这种无聊的的监视活,大热天的我也太难了。”蓝牙另头,迅速的有人轻笑后公开回应道:“你也可以提交申请僵滞,我瞧了下你的业绩,刚巧还能用两次。”少女听了“又是这种无聊的监视活,大热天的我也太难了。”。...

一封标记着乙三七的绝密邮件被打开后,少女看了两眼随手正了正耳边的蓝牙,人就将邮件一删打起了哈欠。

“又是这种无聊的监视活,大热天的我也太难了。”

蓝牙另头,很快的有人轻笑后回应道:“你可以申请凝滞,我瞧了下你的业绩,刚刚巧还能用两次。”

少女听了这话,脸一垮人就吐槽起来。

“乙级的还要用凝滞,我想想都亏得厉害!雪儿姐你又打我业绩的主意!”

对于少女的直白,蓝牙那头的人正了正身形。“就冲着你上周步行街上显露虎尾引起轰动,没上报扣你两个月薪酬,就偷着笑吧!”

“那次不是已经认定cos虎娘的行为艺术降下来热度了嘛,今天倒是又跟我秋后算账了……”

吐槽归吐槽,少女还是快速的行动起来。

……

在少女随着太阳的运行重新找了背阴地方便继续监视任务的时候,送餐上五楼的外卖员林斯文下楼来时发现那辆明明上锁了的藏青色半旧电动车不见踪影。

来的这地方,是半拆迁状态的老小区,根本不存在什么物业和监控设备。

这种环境下,电动车丢了能被找回的几率?无疑是零……

想到这个结果,林斯文即便已经年满十八,也都处在了崩溃边缘。

她太难了!

原本还想着熬过去这个月,小妈那边房租能续上两三个月的同时,也可以改善一下她现有的生活条件。

可如今,全都成了泡影!

积攒了太多时间的负面情绪,在瞬间爆发了出来。

林斯文蹲坐在了地上,手脚在瞬间冰凉下来的同时,更是感受到了这一刻里的人生无望。

等之前她帮忙扛过米上楼的老阿婆站在身后出声时,林斯文才发现自己的窘样被人近距离看了个真切。

“车子丢了?我出钱给你买辆新的。”

眼瞅着老阿婆就要掏了腰包出来,林斯文即便是真委屈,却也不能拿这种钱。

她同老阿婆准确意义上来算,也不过是才见了一面。

电动车丢了,本就跟老阿婆没什么太大的关联。

该丢的迟早都会丢,又怎么可能因为自己早下来两分钟就有所改变?!

这一点,林斯文很清楚。

可在瞧到老阿婆递出来的一整沓钱将近万数块时,林斯文也有在一瞬间心动。

虽想救急的拿了去买辆二手车用,可那终究是烫手不能做的事!“阿婆,这钱我不能要!”

事实如此,不该拿的钱林斯文是连碰都不会碰。

相比满头花白的老阿婆,年轻就是她最大的资本。

林斯文虽然拒绝的很硬气,可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解决这眼前的麻烦。

正准备早早离开这处伤心地的时候,却是被老阿婆急切喊停。

“钱不是白给你,你帮我跑一趟老家,送点念想回去。我年纪大了,再经不起那折腾了……”

老阿婆的声音有些许的凄凉,林斯文又哪能真的无视掉。

拔腿准备跑的身体转了回来,再次面对那白发苍苍到都可以做自己祖奶奶的老阿婆时,头脑一热就答应下来。

不过是跑趟远腿,顺手了却老阿婆的心愿而已。

这差事挺简单的,林斯文不可能不接。

鉴于金主出手阔绰,而这份差事具体操作也需要详谈,林斯文也就去了老阿婆家中小坐。

简单的两室一厅,房间里的摆设家具也都明显有了包浆层,却还是给林斯文一种没来由的温馨感。

藤编的老式沙发,靠背上盖着的则是针织钩花出来的物件。

至于那台黑白电视机上,则是随意摆放着只可以上弦玩的铁青蛙。

这铁青蛙没少被玩的关系,好几处地方更是早已被磨出了原本的银质铁色。

人都坐在沙发上大半会儿的功夫了,老阿婆绝口不提让自己送回老家的物件是什么,反倒是一直热情招呼林斯文喝水。

如此行为很怪异,也就让林斯文注意起不对劲的地方。

念头,也不过是一瞬间生出。

再次看向老太太的笑容时,林斯文总觉得有些假的同时,渗人的感觉迎面而来。

“来,喝点绿豆水先解解暑气!”

明明是善意的关怀,可林斯文看向杯里那绿豆水时,就是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

杯底沉着十多粒煮开花的绿豆,看似很普通,可是水色太过鲜红!

叮——铃——铃

一阵风铃声响起。

明明就在近处响的,林斯文却是没有看到风铃类的摆件。

铃声很清脆,传到耳朵里的时候,让人因为闷热而燥动的心都平静上不少。

虽是一瞬间,可那清凉舒适的感觉很真实。

由耳及脑后,又快速的蔓延到双眼。

林斯文好奇着老阿婆家里挂着的风铃是什么材质,还有这样的独特功效时,视线余光却是瞧到手中杯底的绿豆大变模样。

原本也算胖乎乎的开花绿豆,细细一看的时候却是成了一条条蜷缩成球的蛆虫。

林斯文可以确定,自己是真的没有眼花。

明显还有只蛆虫没煮熟,在杯底蠕动了一下!

林斯文心惊,正揣测这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人就听到老阿婆再次提醒出声。

“喝呀,喝完了,我再给你倒。”

蛆虫当绿豆?这老阿婆很不对劲啊!

林斯文心想莫不是独居老阿婆癔症犯了,正有些尴尬的找借口空档,再一看那杯底的时候,蛆虫重新化作了开花绿豆。

愣神之际,林斯文假借咳嗽摇晃了一下杯子,绿豆未曾再有变成那蛆虫。

林斯文开始怀疑,难不成是自己刚才眼花?

这样想的时候,林斯文顺势打断老阿婆的热情招待。

杯子放到了一旁桌子上,人也好奇询问出声。

“阿婆,是想让我送什么东西回去?”

如果不是看对方满头白发毫无威胁性可言,出手又阔绰的厉害。林斯文就冲着对方给自己的怪异感觉,是铁定要转头就走的。

眼下,也只能忍住。

这笔酬金,她需要弄到手。

想法出来的瞬间,熟悉的银紫色半透明信息框强制性弹到眼前。

“叮咚!”

“监测宿主近距离接触噬魂虫虫卵超过五分钟,特发布一级污染风险警报。”

“宿主受到生命威胁,乙秤自动觉醒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