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4章 这味道有点熟悉

渊露 | 发布时间:2022-07-22 11:05:46 | 阅读次数:24672

付锦轩皱了皱眉头,爬动嘴角,但是一声不吭冷傲地仰起脸。场面尬尴,温启玉先被打破沉寂,走到床边,“付少来了好几次,颜小姐始终没醒。您现在的觉得怎么样?”说着给他付锦轩传达了眼色。付锦轩懒懒散散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肘压在腿上,像是喉咙被棉花塞上,说话的艰场面尴尬,温启玉先打破沉寂,走到床边,“付少来了好几次,颜小姐一直没醒。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付锦轩皱了皱眉,蠕动嘴角,还是一声不吭高傲地仰起脸。

场面尴尬,温启玉先打破沉寂,走到床边,“付少来了好几次,颜小姐一直没醒。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说完还给付锦轩传递了眼色。

付锦轩懒散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肘压在腿上,好像喉咙被棉花塞上,说话艰难,“那天是我没注意。”

这算是道歉。只是很敷衍。

不过在他是人生字典中只有两个人可以让他低头认错,一是付承恩,二是谢梦晨。

颜欢也没指望什么,心如死灰,缓缓闭上眼睛。

从前付锦轩俊美的脸也曾让她移不开目光,现在她却一眼也不想看见。

“付先生.....”她喉咙突然酸酸的,不是因为付锦轩的薄情寡义,而是前世的自己一直生活在欺骗谎言道德绑架之中,因为被付家善待,却不知撕开阴谋背后,说不定是一场极其恶毒的算计。

付锦轩双眉头压低,冷气直冒,他已经低头认错,这个女人竟然不知好歹,用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

他两腮鼓动,拿出烟盒和打火机,等着她后面的话。

“媒体那边我会解释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另外,我们的婚约解除吧。”

付锦轩猛地起身,将手里拿的烟盒打火机砸在颜欢身上,“我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温启玉急忙拉住付锦轩,好言相劝,“颜小姐,这个时候您解除婚约,怕是老太太会饶不了少爷,再说外界会怎么议论?”

就算颜欢跟外界说她自己摔倒,但是解除婚约会引起大家的怀疑,让外界浮想联翩,本来他们家少爷名声就不是好的,这么一来,情况更糟糕。

解除婚约是小,影响付锦轩在涌泉集团董事们心中的形象事大。到时候威胁他顺利继承董事长之位。

颜欢低头不说话,心想外界怎么想管我什么事?重活一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谁也别想道德绑架我。

这时,付老太在两位佣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付锦轩脸色一变,急忙迎上去,“奶奶.....”

付老太抽出一只手臂,不轻不重一巴掌扇在孙子脸上,“畜生。”

从前,颜欢看见这样的场景会感动的落泪,所有的人对她不好,只要付奶奶疼她,受再多的委屈也值得。

现在想想,付家人都是戏精,尤其是付老太太。

她昏迷好多天,如果她想打孙子,早就打了,何必等颜欢醒来再打?不就是作戏给她看?

从前她怎么就看不出来这些呢?

思绪回到那个梦境中,付家到底与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付老太太一定要付锦轩娶她?

付老太太打完以后,来到颜欢身旁,握住她的手,“别怕,有奶奶给你做主。回头我饶不了这东西。”

颜欢摇摇头,目光再不似从前那样谨小慎微,“付奶奶,我无依无靠,实在没办法胜任您孙媳妇这个位置,我打算和付先生取消订婚。”

付老太太脸色瞬间煞白,她握住颜欢的手,焦急地说:“欢欢,千万不要说这样的傻话,正因为你无依无靠,嫁给锦轩我才放心啊。”

毕竟都是家里人。

颜欢再次肯定付老太太对婚约如此执着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真的因为疼爱她这个无血缘关系的孙女,凭借付家养女的身份,为她觅一门姻亲,不至于什么放心不放心的。

她没有说话,脸上都是疲惫。

付老太太安慰她好好休息,便带着大家离开病房。

走出病房,付老太太冷着脸站在过道的尽头。

付锦轩知道这次玩过了火,低着头来到奶奶面前。

“你已经这么大的人,应该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就算你再不喜欢那丫头,也要生个儿子养着,毕竟你要靠他活命,再说将来这丫头的身世万一公布于众,她就是我们的护身符。”

付锦轩低头不说话,虽然一百个对颜欢不满意,却不敢表露出来。

“先不说这丫头的出身,就那容貌身段,脾性哪样比谢家的女儿差?对你又痴心一片,真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的眼光。”

话虽如此,可付锦轩就讨厌她逆来顺受什么都能忍,连吃醋都不会的样子,一点个性都没有。

付老太额头布满黑线,“刚才我看她那眼神,放弃你也是来真的。”

付锦轩心里哼哧了一声,只有他放弃别人的份,哪有别人放弃他的道理?

“奶奶放心,她不会的。”

这一点付锦轩很自信,颜欢做了十几年的舔狗,奴性已经养成,怎么可能摔了这一次就改了性?

哼,只要他勾勾手,稍微给点好脸色,颜欢把命给他都是正常的。

***

颜欢站在病房门口,冷眼透过玻璃窗,虽然只能看见付老太随从的半个身影。

但她知道她们正在那里交谈,或者交代付锦轩什么事情。

颜欢低头思考后面的路该怎么走,再抬头时,那里的人都走了。

她扶着腰来到玻璃窗前,打开窗户,一阵风带着花香拂过,暖暖的。

这家医院被樊城誉为第一家花园式医院,环境特别好。

楼下郁郁葱葱,阳光洒在树叶上,反射的光芒耀眼却不刺眼。

颜欢突然来了兴致,要下楼走走。

电梯口

等了几秒钟,‘叮’的一声打开门,门内站着几名男子。

颜欢低着头进去,入眼一双铮亮的男人皮鞋。皮鞋与西裤之间的距离恰到好处。

她没有抬头,目光垂在自己的脚尖上。

电梯门徐徐关上。封闭的空间隐约弥漫一股淡淡的香味。

颜欢愣住,血压猛地上串,胸口突突直跳。

这味道....怎么有点熟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