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2章 悲伤的梦

渊露 | 发布时间:2022-07-22 | 阅读次数:16699

而已‘锦轩’两个字刚说出口,男人好像被剌激到,用力把握住她的胳膊,一推一拽一松开。颜欢没想起他突然不动手,来还来准备好,趴向一旁的桌子,桌上的花瓶倒在地上,‘啪’的一声,瓷片碎了一地。桌角正好抵在腰部旧伤上,她闷哼一声,痛苦……地弓着背按到伤口,额头颜欢没想到他突然动手,来不及准备,趴向一旁的桌子,桌上的花瓶倒在地上,‘啪’的一声,瓷片碎了一地。。...

只是‘锦轩’两个字刚说出口,男人似乎被刺激到,用力抓住她的胳膊,一推一拽一松手。

颜欢没想到他突然动手,来不及准备,趴向一旁的桌子,桌上的花瓶倒在地上,‘啪’的一声,瓷片碎了一地。

桌角正好抵在腰部旧伤上,她闷哼一声,痛苦地弓着背按住伤口,额头立即冒出细密的汗珠。

这种痛感颜欢觉得很熟悉,好像什么时候经历过。

她眉心突突直跳,脑海中浮现另一个场景....触目惊心。

“我没有.....”她必须解释,让男人消气,否则她预感脑海中的画面即将成为事实。

“我就知道你会装无辜,狡辩自己什么都没做。”付锦轩根本没管颜欢身上的疼痛,满脸嫌弃抓住她纤弱的胳膊又是一推。

动作幅度大,颜欢的脚一崴,水晶鞋踩在礼服后裙摆上,整个人失衡,直直倒了下去。

刚刚脑海中的场景变成了现实。

她清晰的感触到凉凉的瓷片扎进身体,血液沿着锋口往外流。

付锦轩看到这一幕,只是微微一怔,随后皱了皱眉,跨过颜欢因为疼痛而抽搐不停的腿,开门出去。

他的身影消失在颜欢眼里,同时也消失在她心上,她突然之间,看明白了很多从前看不懂的事。

意识开始模糊。

她做了一个梦......

白雪纷纷的夜晚,一条狭长昏暗的巷道。

她被两名油腻男逼的退无可退。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她背靠着冰冷潮湿的墙面,周围一片死寂,唯有皮鞋踩在雪地上发出单调刺耳的‘咯吱...咯吱’声。

今天是她和付锦轩订婚的日子。

却不料谢梦晨拍戏摔伤了,他不顾一切,丢下颜欢去陪伴。

晚上十点多颜欢收到他发的一个定位,急冲冲赶过来,却被两个油腻男人逼进废弃的巷道......

高个子男人,淫邪地上下打量颜欢,“付少真是狠心,为了谢小姐,要处理掉这么漂亮清纯的未婚妻。”

“坐过牢的女人还有几个清纯的?再说付少是谁?会要一个有案底的女人做老婆?他和谢小姐才是天生一对。”

颜欢愣住,美眸里惊恐被诧异代替,她和付锦轩从小吃一口窝里的饭长大,就算付锦轩怎么讨厌她,也不会如此狠心。

可事实摆在眼前,就是付锦轩故意引她过来,目的已经很清楚。

是的,她太天真了,付锦轩,樊城地产大佬付承恩的接班人,坐拥几十亿身价的豪门公子,怎么会娶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只是付家的养女。

可是她怎么坐的牢,付锦轩心里没数吗?

颜欢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嵌入掌心。

一番打斗在所难免,本来凭借六年监狱生活练就的本事,也能勉强致胜,只是对方似乎知道她腰部受过伤,拳脚次次砸在那里。

很快她便支撑不住,弓背靠在墙上。

未等她再动手,男人操起一根木棍朝她的头敲下来....

颜欢倒地,身体抽搐,意识渐渐模糊。

这时,‘咯吱咯吱’的声音停在面前,硕长的身影慢慢蹲下来,将颜欢笼在阴影里。

“为什么?”她艰难启齿。

付锦轩的声音犹如隔世传来,空洞冰凉,“晨晨需要我,我不能娶你。可是你手上有晨晨当年过失杀人的证据,所以.....”

不能娶,只能杀。

“付锦轩,我从来没有用那些所谓的证据威胁过你,是你当初跪在我面前求我顶替谢梦晨坐牢,是你说等我出狱娶我,是你说不会辜负我.....”

她闭了闭眼,双手捂住腰部的伤口,这个伤口......

眼泪滑落,有没有爱过付锦轩,她不能肯定,但是这十多年的相处,颜欢是付出过真心的。不管对方是哥哥还是未婚夫。

一腔真情终究是错付了。

这时,腰部的伤口被尖头皮鞋踢了一脚。

“给你钱你不要,偏要做付太太,锦轩哥哥是什么身份,你配得上吗?”

说话的是谢梦安,她抱臂站在颜欢面前居高临下,身后正是她的姐姐谢梦晨。

谢梦晨慢慢蹲在付锦轩身旁,挽着他的手臂,眼里都是胜利者的骄傲,“其实你嫁给锦轩,会生不如死,不如现在死去,大家都好。”

“不是我非要嫁给他,是奶奶!”颜欢对付锦轩的感情十分矛盾,说不上爱和喜欢,更多的是她感恩付奶奶的疼爱,不想忤逆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