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2章 爷爷的爷爷去世了

花花了 | 发布时间:2021-09-15 20:46:51 | 阅读次数:20033

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占地面积极大的老宅,雪白墙壁,青黑色瓦片,木质门窗涂着朱红色的漆,门口挂着两串红灯笼,风格十分古旧。大约是听见汽车引擎声,许多村民从屋里跑出来,神情是清一色的...

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占地面积极大的老宅,雪白墙壁,青黑色瓦片,木质门窗涂着朱红色的漆,门口挂着两串红灯笼,风格十分古旧。

大约是听见汽车引擎声,许多村民从屋里跑出来,神情是清一色的翘首以盼,扬声问道:“来了没有?”

村长从车窗探身出去,使劲招手:“来了来了!找着他的玄孙女了!!!”

村民们愈发热情:“快进来!快进来!”

人太多,全是老头老太太,时羡鱼晕头转向的在他们簇拥下进了门。

迎面一口大棺材!

时羡鱼:“!!!”

“好东西啊!你摸摸这木料,绝对不差!”村长向时羡鱼拍胸脯,“你放心!这么多年,老爷子给咱们桃花村长脸了,咱们一定让他走得风风光光!”

时羡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讷讷点头。

这时又有人出来催促:“快进来啊!老爷子要不行了!!!”

于是她又被这帮村民你推我挤的送进屋里,屋里也有一群老头老太太,他们围在床边,见时羡鱼进来,纷纷让开一条路,一个老太太抹着泪道:“好孩子,难为你千里迢迢赶回来,快来看看你的曾曾爷爷。”

时羡鱼表情僵硬的挨到床边——

床上有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头儿。

老太太握起老头儿的手,又把时羡鱼的手拉过来,强行让老头儿握住时羡鱼,哭道:“老爷子,您的玄孙女回来看您了。”

一边说着话,一边朝时羡鱼使劲眨眼。

时羡鱼懵了两秒,很快领会过来,磕磕巴巴道:“爷……曾曾爷爷,我是小鱼,呃……我回来看您了……”

“多孝顺的孩子啊!”老太太继续哭,“老爷子,您可以安心的走了!”

话音刚落,时羡鱼便觉得握住自己的那只手忽然加重了力气,她吓一跳,随后看见床上苍老枯槁的曾曾爷爷双眼圆瞪,嘶哑着高声道:“其实我是神仙啊!——”

时羡鱼:“???”

四周哭声一片,众人哀戚:“老爷子又开始说胡话了。”

攥着自己的那只手力气越来越大,时羡鱼有些吃不消,想抽回手腕,竟挣脱不了!

她的曾曾爷爷慢慢扭过头来,眼珠子直勾勾盯住她,脖子上青筋暴起,他嘶吼:“我悔啊!是我没有理他们,才会失去了法力!孩子,你以后千万不能不理他们!不能不理他们啊!!!……”

话音陡然顿住,老人竟咽气了。

屋里安静下来,两秒后爆发巨大的哭声!时羡鱼耳朵嗡嗡,脑袋也嗡嗡,她来得匆忙,认亲仓促,连老人的模样都还没记住,对方就这么去世了……

后来,她被请去另一间屋子休息,而村长则带着人开始操办丧事。

村民们给老爷子换上寿衣,移入棺木,屋里屋外挂上白绸,门口的红灯笼也换成了白灯笼,一应流程有条不紊,完全不需要她插手。

按规矩要守灵三天,才可以出殡,村长体谅她初来乍到,又是一个小姑娘,就没让她守灵,说会请几个壮小伙来帮忙。

壮小伙很快来了。

时羡鱼看着眼前几位五十多岁的大爷,联想到长寿村的人均寿命,她真心实意的向他们道谢——毕竟,以她现在癌症患者的虚弱身体,确实无法胜任守灵的重任。

…………

夜晚,进进出出的村民们终于停止忙碌,各自回家了。

大爷们守在灵堂前低低聊着闲话,墙角偶尔传来窸窣声响,似乎是老鼠爬过,远处隐约能听见猫头鹰的呜呜声……

时羡鱼躺在木板床上,听着耳边各种各样细碎的声音,有些睡不着觉。

她索性披衣起身,走出屋子,来到天井下,四面围合的房屋将头顶天空困成一块画布,四四方方,绘制着璀璨星空。

隐隐约约的,她又听见那些声音了。

很奇怪……

分不清是从哪里传来的,一会儿是许多人齐呼“请龙神降雨”,一会儿是女人哭哭啼啼“求菩萨保佑我生儿子”,一会儿又是阴恻恻的低语“笔仙显灵,告诉我凶手究竟是谁”……

这是谁家在看电视吗?村里接收的频道还挺丰富,如果音量能小点就好了。

时羡鱼如此想着,回屋继续睡觉。

…………

守灵三天,时羡鱼每天都能听见那些奇怪的声音。

白天时因为常有村民来往,人多嘈杂,所以不明显,可是一到夜深人静时,就格外清晰。

等到出殡之后,那声音变得更加活跃,简直是魔音入耳,吵得她没法睡觉,而且声音好像就是从她睡觉的那张床底下传出来的。

说来也怪,发生了这么诡异的事,她应该避之不及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像是受到那声音蛊惑,梦游一般把床推开,露出床下通往地下室的入口——

一段逼仄的石阶,连接着深处的幽暗。

时羡鱼蹲在入口边,想了想,拿起自己的手机,慢慢走下石阶……

拿上手机,是为了照明,但是当她真的来到地下,却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黑暗,也没看见什么恐怖的情景。

只有几条发光的大金鱼在四周游来游去。

是的,就在空中游动,体态浑圆,颜色各异,它们努力摇晃着短肥的尾鳍,不停的游动。有时游到时羡鱼身边,鱼身上的鳞片闪过流光溢彩的炫光。

这幅场景梦幻得像海市蜃楼。

但是地下室里怎么会出现海市蜃楼?

难道,是她癌症晚期出现幻觉了?

为了印证心中猜想,时羡鱼试着去抓它们——本以为手指会穿过那些发光的鱼,没想到,她居然真真切切的碰到了!

不是幻觉!

滑溜溜的大金鱼,一被她抱着,尾鳍顿时激动的抖索,鱼嘴急切的一张一合:“菩萨保佑我生儿子!生儿子!生儿子!”

时羡鱼吓一大跳,赶紧松手!

圆滚滚的金鱼悠悠游走了……

“这幻觉也太逼真了吧……”时羡鱼喃喃自语,觉得不可思议,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刚才的触感仿佛还在,光滑,Q弹,还有点……暖洋洋。

金鱼怎么会是暖的呢?

好吧,正常情况下,金鱼也不可能出现在空中。

这时,又一条金鱼游到附近,大圆脑袋,体色红白相间,短小的胸鳍像两只小短手舞动不停,瞧着憨态可掬十足。

时羡鱼大着胆子凑近,张开怀抱,搂住那条大金鱼——果然!这条金鱼也开始亢奋,鱼嘴疯狂张合:“请龙神降雨!请龙神降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