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1章 逃跑

清清池 | 发布时间:2021-09-14 23:24:14 | 阅读次数:26617

“哇哇哇哇......”木秀是被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吵醒的,当她睁开眼睛,强烈的疼痛感让她不由伸手摸向散发痛意的额头。“嘶,好疼。”木秀倒吸一口凉气,她竟然触摸到了一个比鸡蛋还要...

“哇哇哇哇......”木秀是被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吵醒的,当她睁开眼睛,强烈的疼痛感让她不由伸手摸向散发痛意的额头。

“嘶,好疼。”木秀倒吸一口凉气,她竟然触摸到了一个比鸡蛋还要大的硬包,她还在迷迷糊糊时,紧接着就是一道陌生又焦急的女声在唤道:“秀,秀......”

没等木秀回过神来,那道女声又在她头上响了起来,只是这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虚弱。

“秀,你没事吧?秀!快过来!”

木秀抬起了头....她此时的姿势正在与大地进行着亲密的接触......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就是一个用泥土堆出来的土炕,看起来非常的破旧不堪,土炕上现在正半坐着一个面色苍白,头发凌乱,额前都是汗水的枯瘦女人。

木秀只是瞄了一眼,就肯定,这个女人,她从来没有见过。

只是她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呢?还不等木秀开口询问,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秀,来娘这里,快抱着小囡囡找个地方躲起来,快去,秀,你妹妹能不能活下去全指望你了。”周水莲目光急切的落在木秀身上,语调中带着一丝慌乱。

刚才木秀一进门就摔倒在地,她唤了几声,都不见有动静,周水莲拖着虚弱的身体刚挪到炕边,木秀就醒了,周水莲这才微微放下心。

只是眼下周水莲顾不得去安慰头上顶着一个大包的木秀,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一个裹着件颜色都看不清楚的破衣服的婴儿,被周水莲抱着朝木秀的方向递了过来。

娘??妹妹??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木秀大脑一片空白,但是却不由自主的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去接过了那个婴儿,周水莲刚松手,木秀便觉得手中一沉,险些就要将婴儿给摔落在地上了。

这个婴儿这么沉?木秀一时间没有准备,整个上身都前倾过去,她差点就被压的撒开手。

不会吧!木秀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婴儿,旧衣服里包着的婴儿不着寸缕,瘦弱的可怜,浑身没有几两肉。

只是,随着视线的转移,木秀猛然瞪大了眼睛,视线落在了抱着婴儿的双臂,那还叫手臂吗?分明就是两根只裹着一层皮的骨头。

更让她觉得荒谬的是,这竟然是她的手臂!她什么时候这么瘦弱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秀,都是娘不好,让你摔这么狠,你赶紧带着小囡囡先藏起来,等你爹到家了你们再回来,快走,快点!”床上刚生产完的女人说完这段话后,焦急加上劳累,眼皮一翻,竟然晕了过去。

木秀抱着婴儿,目瞪口呆,她这是在做梦吧,对,一定是在做梦。

可是很快后窗传来一道尖锐的女声,提醒她,这不是做梦。

“娘,我刚才就听到有孩子的哭声,该不是老二家生了吧?”

“怎么可能,这生孩子她能不叫疼?”另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娘,老二家的这都生了几个丫头了,再生可不就是跟下蛋一样简单了,咱们还是去瞧瞧吧,免得二叔回来了怪咱们。”

“他敢!”苍老的女声带了些凌厉。

“娘,咱去看看吧,别让又是生个赔钱货,吓得不敢吱声了。”尖锐女声说出这句话时,口气里隐约带了些幸灾乐祸。

“玉梅,你说的对,要真生了,还是个丫头的话,得赶紧溺死了,家里可没有多余的粮食再给怪胎治病了。”

话音落下,木秀就听到俩人的脚步声从后向前的朝着这边房门走来了。

木秀正在惊讶,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另外......杀人不犯法吗?她望了望床上昏过去的女人,眼下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但是听那两个女人说话就不像是好人,还是先听她的,毕竟这当娘的,总不会坑自己的孩子吧,于是木秀抱着孩子就朝门口跑去。

就在木秀刚跑到大门口时,还不忘记朝后面看了一眼,只见两个女人的身影就从屋后边转到了房门前,她们并没有发现已经抱着孩子离开的木秀,而是径直朝着屋里走去。

不多时,屋里就响起了两道尖叫声。

木秀搂紧怀中的婴儿,冲出大门,四下张望一番,就顺着不远处的小路向前跑去,这样就算是她不认识路,等天黑了,也能顺着原路偷溜过去看看那女人口中说的爹回去没。

好不容易走出小路,木秀喘着粗气,蹲在地上,她实在是走不动了。

木秀一边气喘吁吁,一边打量着四周,她发现前边不远处有一座少了半边房顶的破房子。

这样破烂的房子,肯定早就没人住了吧,木秀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向房子走去,先躲在这破房子里,等到天黑再说吧。

木秀推开破旧不堪的门,寂静中忽然传来“吱呀”一声,吓了木秀一跳,原来这是门发出来的声音。

木秀定了定心神,头慢慢伸进去一点,往里面看了看,屋内倒是和外面不一样,里面挺干净的,现在是大中午,明亮的阳光顺着屋顶残缺的地方照进屋内,驱散了木秀心中的那丝恐惧。

还好有阳光,不然让木秀在这种房子里待着,她还是有些害怕,这会儿,木秀很累,脚步很沉,头上传来闷闷的疼痛感。

木秀也顾不着去想为什么这样破旧的房子里,屋里不仅挺整洁,而且还有生活用品......她现在只想休息。

木秀抱着婴儿喘着气走进屋里,先把婴儿轻轻放在屋中铺的整齐的床上,又转身将破门掩了掩。

直到这时,木秀才松了口气,她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婴儿,只见婴儿那张皱巴巴的脸上,眼睛紧闭着,悄无声息。

在木秀的认知中,婴儿是一种哭闹不止的生物,怎么这样安静,该不会是......木秀颤抖的手指慢慢凑到婴儿的鼻子下端,等到感受到那微弱的气息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婴儿只是睡着了。

木秀坐在床边,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终于有时间开始思考,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因为后边有一些限制,木小草是女主的姐姐,后边木小草改名为木小树,木小草就是木小树,因为修改工程巨大,所以在逐渐慢慢的改,出现名字差异时,希望大家谅解,不好意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