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六章 救人

二蛋爱种树 | 发布时间:2021-09-14 | 阅读次数:14049

“住手!”清亮的嗓音传了进来。一道小小的身影,剥开围观的人群冲了进来。直接扑在地上男人的身上。林妙一看,躺在地上的寸头男,比刚才更加的狼狈,头上有伤,鲜血顺着额头留了下来,满...

“住手!”清亮的嗓音传了进来。

一道小小的身影,剥开围观的人群冲了进来。

直接扑在地上男人的身上。

林妙一看,躺在地上的寸头男,比刚才更加的狼狈,头上有伤,鲜血顺着额头留了下来,满脸是血,看着极为吓人。

林妙见他一动不动,急切问道,“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她后悔极了,应该刚才就阻止的。

刘虎的手下站在一旁,带头的人一头卷发。

卷毛还以为杨建那帮人要多管闲事,没想到等了半天,就这个女人一个人,哼!

“哎呦,来了个多管闲事的,小妹妹,怎么就你一个人,杨建他们呢?”

林妙不理会对方,只是用自己的衣服把寸头男脸上的血污擦了擦。

卷毛见林妙不搭理他,在众人面前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直接就当场翻脸,“妈的,给脸不要脸是不是,说,昨天晚上和你的姘头是怎么偷袭我们老大的?”

林妙听到这倒打一耙的话,气的满脸通红。“是刘虎先偷袭我……”

“你TMD放屁,就你,还我们老大偷袭你,也不看看你的丑样,做梦吧你。”卷毛直接打断她的话。现在就是要找个名头收拾对面二人,谁管谁先偷袭谁的。

他示意手下的兄弟再次围上了上去,等了这么老半天,杨建那边也没有一个人过来管,看来这女的是被放弃了。

不是他不敢惹杨建他们,而是这种末世,只要自己受伤,等待自己的多半就是死亡,等他给这俩个人收拾了。就回去把那个刘虎也扔出去。这里就是他说了算了。

林妙看见那几个痞子再次围了上来,她半抱着寸头男向后缩,并向周围的人看了一眼,希望能有个人出来说句话,只要有一个人说一句,这帮人就不会这么嚣张。

可是,没有一个人。

一些胆小怕事的,害怕波及到自己,直接拉着家人回超市了。剩下的人不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要不然就是等在一旁,看一会儿自己有什么便宜可占。

有的人甚至已经盘算好,林妙脚上的运动鞋看着不错,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抢的到。

林妙环视一圈后,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这才是末世的常态,就算曾经是一腔热血如杨建那样的,最终也会被伤个彻底,而变的冷漠无情。

她把寸头男的头紧紧地搂在怀中。不是她不自量力非要逞强。

她知道自己冲出来,最后的下场是什么样,死可能都是最好的解脱。

但是,昨晚寸头男救了她,如果他也像周围看热闹的这帮人一样,那今天被看热闹的人就应该是她林妙自己了。

林妙拿起她的武器,那根前端被磨得尖尖的木棍,举在身前。

没想到她的末世之旅,这么快就要结束了。

但是她不后悔,就是再普通的人,也该有点自己的坚持!

她把最尖的那头冲外,对准围上了来的三人,就像一个头保护幼崽的母狼一样。

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小雨早已转成大雨,黄豆大的雨滴狠狠地砸在林妙的脸上,像是再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就拿这么个破玩意在吓唬谁啊!”卷毛带头调笑,今天这场斗争他们势在必得,这里以后就是他的天下了。

卷毛的小弟收到指示向前冲去,对着寸头男的腹部就是一脚。

林妙反应神速,拿着手中的木棍就扎过去。

卷毛一个箭步上前,抬脚就是一踢,林妙的木棍被踢飞到一旁的地上。

众人哈哈哈大笑,“这娘们,不会以为一根破棍子,就能把咱哥几个怎么样吧!”

“给大哥您瘙痒痒,还差不多!”又是一阵疯狂地嘲笑声。

林妙此时虎口一阵发麻,她实在是太弱了,连对方的一招都顶不下来。

刘虎的手下嘲笑够了,见雨越下越大,也不想在逗弄她。

卷毛再次向小弟使眼色,准备速战速决,回去还要收拾刘虎呢。

小弟收到命令,快步冲到林妙的面前,就对着林妙的脸就踢了过来。他们的字典里可没有不打女人这一说。

只要是弱小的人,都是他们的欺负的对象,越弱小越好。

眼看就要踢到林妙的脸上。林妙也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突然,“啊!”地一声惨叫。

不是林妙,而是刘虎的手下发出的。

林妙睁开双眼,突得瞪大双眼,惊得嘴巴都合不住。

刚才要踢她的人,此时嘴中大口大口地,向外吐着鲜血,双手捂住胸前,胸上扎着的是她的木棍。

“杀人啦!救命呀!”围在四周的人,害怕地疯狂喊叫起来。

被刺穿胸口的男人,已倒在一旁的地上,艰难地呼吸着,终于抽搐几下,不动了。

其他几个同伴看到这一幕,都被吓得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他们就是这附近收保护费的小混混而已,欺负欺负小老百姓,见过最火爆的场面,也就是拿着酒瓶砖头互抡,哪里见过这种大白天杀人的。

当场都被吓傻,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好。

卷毛见到寸头男一招就要了一条人命,顿时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们上!”他哆哆嗦嗦地说着,眼睛却直盯着寸头男,就怕他再一动手,下一个没命的就是自己。

没有人敢上前半步。

这时林妙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靠在她肩膀上的男人。

男人此时早已昏了过去,刚才那一下使出了他所有的力气。

如黄豆般大小的雨滴疯狂砸在林妙的脸上,有点疼,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在做梦。

她是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但是这个小说里的世界如此真实,如此冷酷无情。

她复杂地看着男人那张同样被雨水冲刷着,又异常通红的脸。无法形容此刻的自己的心情。是该高兴一个敌人的消失,还是该惋惜一个生命的结束。

“那个疯子昏过去了,快,你们几个快上去弄死他!”卷毛还在歇斯底里地喊叫着。

见还是没有人动手,“现在不弄死他,等他醒了,我们全部都得死!”卷毛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冲着林妙他们就砸了过去。

林妙下意识的护着她和寸头男的头,可还是被砸伤了额头。

卷毛的小弟们,一看寸头男毫无反应,渐渐地又围了上来,不杀了这个人,死的就有可能是他们。

林妙随手从地上捡起石头,向围过来的人群扔去,一点也不放弃地反击着,直到连一块石头也没有了。

她只能紧紧抱住怀中的男人,告诉自己,要勇敢,不要害怕。

“去死吧!”

突然,围上来的人中,有人一声大吼,就像是吹起了死亡的号角。

铺天盖地的拳脚落在林妙和男人的身上。

一下,两下……

倾盆的大雨浇在身上,很冷!林妙不知道自己被打了多少下。她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整个人就被大火在烧一样,忽冷忽热,她快要死了吧?

恍然间,看到寸头男紧闭的双眼,想对他说声抱歉。

事情因她而起,她却没能救他出去!

“诶!诶!你干什么你!”卷毛嘶声裂肺的喊叫传进了林妙的耳朵里。

林妙半睁着眼,凝神看去。

只见一个粗壮的男人冲了进来,一脚把卷毛踹到在地。

是张魁,以一对四,和卷毛他们打了起来。

他并没有和其他几人过多纠缠,而是直接擒住卷毛,拿着一根和林妙一样木棍,用削尖的一头顶在卷毛的太阳穴上。

“叫他们退后。”张魁向卷毛喊叫,并杀气腾腾的看着对面的三人。

此时的黄毛已经被吓的腿软,早就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就怕对方一个不小心,木根就穿进自己的脑袋。“你们快退后!”

张魁一手勒住黄毛的脖子,一边紧盯着对面的三人,出声问道,“林妙!还能动吗?”

“能!”

“扶着人赶紧走,我们没时间了!”

“好。”

此时的林妙连多说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她硬咬着药,摇摇晃晃地,从泥泞的地上爬起。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

只要离开这里,他们就能活下去。

林妙把寸头男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上,使出全身的力气,想把人撑着站起来。

刚站起一半,林妙双腿发软,摔回原地。

再次试着站起,又摔了回去。

跌倒在地上的林妙,连最后一点的力量都快要耗尽了。

她边哭边喊着,“醒醒,快醒醒,我们走,离开这里。我们走……”

林妙语无伦次的喊叫着。

终于,“撒尿!”靠在她肩膀的男人听见她的呼喊,清醒了过来。

“我们走,离开这里!”

身上的重量减轻,终于林妙扶着人站起身来。

“我带你走!”林妙对着那个靠在她身上的人,坚定地说着。

林妙扶着人,一脚深一脚浅的,在雨中艰难前行。

张魁勒住卷毛跟在后面。

终于看到了车。

车门被打开,李姐从车上跑了下来。

“林妙快点!”李姐姐扶着寸头男的另一边,两人合力把人塞进车的后座。

等林妙上车坐好后,李姐大叫一声,“张魁!”,随后也钻了进去。

张魁听见叫声,把卷毛一把推向他的同伙。

迅速上车,发动汽车,一脚油门,车就像离玄的箭一样,向先冲了出去。

卷毛和同伙摔成一团后,爬起来紧紧跟在车后,直到汽车把他们远远地甩在后面,才骂骂咧咧地返回超市。

林妙从车的后窗里,直到再也看不到,卷毛他们的身影,这才真正地放了心。

她看向车内的几个人,心情复杂,本以为他们不会管她的。

寸头男对她有救命之恩,但是和张教授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他们不愿意帮忙也在情理之中。

“谢谢你们!”林妙感激地说道。

还有李姐,没想到她会下车帮自己。

然而车内没人回应她,更没有人和她说话。

大家都一脸凝重,紧张地看着车外。

“怎么了?”林妙不解地问道。

“林妙!前面有丧尸潮,想活命就必须冲过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