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4章 极品长嫂4

二谦 | 发布时间:2021-09-14 15:45:42 | 阅读次数:8613

春眠可不仅仅在控诉这极品一家,还顺便把坑都挖了。如今是七月份,北岗村又地处偏南方的位置,这样的天,石板上随便倒一点水,没一会儿就干了。原主前几天在后院地里拔草,地里的草最是...

春眠可不仅仅在控诉这极品一家,还顺便把坑都挖了。

如今是七月份,北岗村又地处偏南方的位置,这样的天,石板上随便倒一点水,没一会儿就干了。

原主前几天在后院地里拔草,地里的草最是顽固,碰了水之后,被拔了根还能倒回去再长。

所以,拔草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往地里带水。

既是如此,那么石板上的水就颇有深意了。

原主其实也不知道这水是谁干的,但是春眠猜测了一下,不是高老太就是高安娜。

从高老太之后对孙子们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来,她疼女儿高安娜是真的,但是她对孙子可不是那么期待呢。

毕竟,家里再多一个孩子,就会来跟她的安娜抢东西吃,这是她接受不了的事情。

至于高安娜,就刚才那一眼,春眠就能看出来,她也不完全是个没心机的傻白甜。

独享着家里最好的资源,她怎么可能允许再有一个孩子来瓜分这些呢?

至于是谁?

如今已经没有证据,也没办法去查了。

也正是如此,春眠不打算在这些事情上面计较个没完,最后也扯皮不出来结果,不如顺便挖个坑,之后婶子们反应过来,心里肯定是要犯嘀咕的。

另外一点,就是春眠状似无意,但其实是杀人诛心的来了一句,高安娜腿骨不好,八岁还不会走。

谁让高老太不舍得,出门都是抱着,她抱不动,高安娜还有三个憨憨哥哥,总有人抱着,村里是个人都看到了,春眠如今这样说,完全没有问题。

魏淑梅性子温和,又想着家丑不可外扬,所以哪怕吃再多的苦,也都是自己强行咽下,根本不会跟人说,包括自己娘家那边。

后来之所以变得脾气暴躁,再也忍不了了,也是为了孩子!

春眠可不管这一套,来了就直接撕了高家的遮羞布,不让我好过,大家就都别过了!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抢你的了,那是咱们家本来就有的,我好心想拿出来给你补身体,结果却被你反咬一口,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这可让人怎么活啊……”高老太一看家丑被撕开了,先是一愣,眼珠子一转,很快就来了主意。

“那装鸡蛋的筐是我爸亲手编的,那手艺老魏家独一门,附近几个村的叔叔婶子们可都是知道的,也都用过。咱们家是有,但是我妈给我送东西的筐,都是特意编的小筐。”春眠一边说,一边轻蔑的看了高老太一眼,在高老太破口大骂之前,春眠接着说道:“而且,咱家的鸡蛋,小妹每天吃三个,家里一共就四只鸡,下的蛋有的时候还不够数呢?哪里来的存货?”

被春眠戳撕了遮羞布,高老太心下一虚,直接气晕了过去!

高安娜吓坏了,坐在板凳上的她,也顾不上去看高老太,只坐在那里,哇哇大哭。

婶子们原本的注意力还真不在她身上,这会儿见她哭,有两个小姑娘过去哄她,其它婶子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春眠刚才说的话。

小妹腿骨发育的不好,八岁了还不会走。

八岁了还不会走啊……

这身子骨得弱成什么样,不好养活不说,以后怕是也不好生养。

婶子嫂子们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婶子们,我知道,家和万事兴,可是这个家我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婆婆抢我的东西,建民不在中间说和着,也不心疼我,还想打我,只因为我护着东西不给,我……”见婶子们对着高安娜若有所思,春眠不动声色的勾勾唇,很快眼睛一红,声音又哽咽了。

高建民被春眠打的,这会儿还没爬起来呢。

高建民的两个弟弟,去帮着一户村民盖新房子,因为管中午饭还给钱,所以中午不回来。

如今高家剩下的人都在堂屋里了。

一听春眠这样说,婶子们面色复杂。

高家老太宠爱着老姑娘这件事情,在整个北岗村都不是秘密。

可是吧,你宠归你宠,你割肉喂姑娘,那都是你愿意,可是扒着儿媳妇小产之后补身体的鸡蛋红糖桃酥,这就过分了吧?

“这真是淑梅她妈送来的鸡蛋,这红糖包和桃酥我还认得,昨天她来的时候,我们还说过话呢。”一个婶子过去瞧了一眼,然后开口。

附近几个村,因为来往婚嫁,所以很多人都是认识的,这个婶子就住在高家左边,魏淑梅的母亲经常过来,所以大家也都认识。

魏淑梅娘家那边,对于她的事情,不可能半点不知情。

魏淑梅要强,不想因为娘家过来帮她讨公道,再坏了夫妻情,所以咬着牙,有苦也不说。

但是老人都是人精,会半点看不出来吗?

春眠猜测,正因为看出来了,所以淑梅妈每次过来,拿了什么东西,都像是显摆似的,跟邻居说一说,为的自然是敲打高老太。

可惜,半点用处也没有。

婶子这话音落下之后,众人看高老太的眼神就不太好了。

抢了儿媳妇补身体的东西,原本就不是什么好看的事情,结果高老太不承认,还要反咬一口装好心。

哪怕大家是住了几十年的老邻居了,了解高老太的为人,这个时候也惊叹于高老太怎么越老越不要脸的行为了。

有两个婶子已经手急眼快的把高老太给掐醒了!

原本她也没晕,就是想装晕逃避现实罢了,两个婶子一掐,她疼的直冒冷汗,自然就醒了。

“建民妈啊,你这就过分了吧?人家淑梅刚没了孩子,心情不好,身子也不好,你还抢鸡蛋就过了。”

“就是啊,我瞧着安娜白白胖胖的,哪里弱了,这女娃娃虽然娇贵,可是你也得多锻炼,不然的话,八岁还不会走,这不太好看啊。”

“建民妈啊……”

……

婶子们的风向变得很快,一个个又去劝高老太了。

高老太被说的老脸胀红,眼睛却是藏了毒一般的盯着春眠在看。

春眠却懒得理会她这样的眼神,比这恶毒百倍的眼神,自己都遇到过,高老太这样的不值一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