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6、对联

婷啊婷的 | 发布时间:2021-09-14 | 阅读次数:29975

周圍的貴公子和才俊們議論紛紛,葉婉柔聽見議論聲心沈了一分。她和李靜淳一起出門,本來是想壓過李靜淳的風頭,讓她淪為陪襯。但是沒想到,反而是自己變成了陪襯。不過葉婉柔想到今...

周圍的貴公子和才俊們議論紛紛,葉婉柔聽見議論聲心沈了一分。她和李靜淳一起出門,本來是想壓過李靜淳的風頭,讓她淪為陪襯。但是沒想到,反而是自己變成了陪襯。

不過葉婉柔想到今日自己做的準備,心底冷笑一聲。

李靜淳,你想在文會上大出風頭,我偏不讓你如意。

這次江州文會由大儒主辦,而真正做主持的人是大儒林文淵的兒子,林士銘。他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

林士銘一直是葉婉柔的追求者。葉婉柔心比天高,妄想嫁入王公貴族,當然看不上一個大儒之子,但是有林士銘這樣一位才子為她揚名,才讓她穩坐江州第一美人的名頭。故而對林士銘頗用了些手段籠絡,讓對方雖然追求不到她,但是也對她死心塌地。

為了不讓李靜淳在文會揚名,葉婉柔已經讓林士銘安排暗箱操作,要讓李靜淳連門都進不了。

李靜淳一行人剛剛走到文會大殿門口,一個斯文儒雅的世家子弟走了過來,正是主辦人林士銘,笑吟吟給葉家幾位女眷抱拳行禮,“幾位小姐,今兒我們江州文會,以文會友,有一個規矩,無才者不得入內。先對對子,再報家門。如果對不上,那就抱歉,不得入門。”

李靜淳對文會這種規矩習以為常。但是一看見這個人是林士銘,心底就警惕了幾分。前世的記憶,李靜淳知道他和葉婉柔是一夥的。葉婉柔肯定不想看見自己在文會上揚名,說不準就會使什麽絆子。

“來人,給幾位小姐送對子。”林士銘一揮手,一個書童端著一盤的對子上來了。

一個長方形的漆盤上放著一疊宣紙,每一張背面都有一個對聯,翻過來就能看到,對出下聯才能進去。

書童捧著對聯站在了葉婉柔的面前。按照規矩,按嫡庶長幼順序拿對聯,最先大小姐葉婉柔,其次二小姐葉婉雪,再是四小姐李靜淳,七小姐葉清瑤,葉伊蕓雖然排行五比葉清瑤大,但她是庶女則在最後。

按照順序,李靜淳會拿到第三張對聯。

林士銘笑的一臉成竹在胸。他已經安排好了,葉婉柔的第一聯頗有些難度,能夠顯出葉婉柔的才情。其他人的都是普通的對聯,就算才高八鬥,這麽普通的對聯也不可能蓋過葉婉柔的風頭。唯獨李靜淳的對聯,也就是第三聯,卻是一副千古絕對,不可能對的出來。

眼見李靜淳這些大美人要對對子,那些貴少才子千金閨秀們紛紛被吸引,在宴會殿前圍了一大群看熱鬧。

李靜淳直覺輪到自己的時候那張對聯肯定很有問題,而葉婉柔則一臉淡然地正要伸手揭開第一張對聯,但是她的手還沒碰到宣紙,卻有另外一只手已經搶先一步拿起了那副對聯,正是李靜淳。

“柔姐姐,本來你是長姐,應該由你先。但慕兮還是第一次參加文會,略有些緊張,姐姐是我們江州第一才女,只怕姐姐你對過之後,珠玉在前,我都不敢對了。還請姐姐讓一讓由我先對,為姐姐拋磚引玉。”李靜淳攥著那副楹聯,款款一笑,捧了葉婉柔一把,自謙了幾句。

不等葉婉柔拒絕,那圍觀的才子中便有一人吆喝說道,“原來你是葉婉柔小姐的妹妹。不要緊張,這是文會門檻聯,一般不難。”

“對啊對啊,這位姑娘,你快請。”另外又有人說道。

葉婉柔剛準備拒絕李靜淳,李靜淳已經笑吟吟翻開對聯,如珠如玉的聲音空靈,“那我就獻醜了。上聯是,天上月圓,人間月半,月月月圓逢月半。”

天上月圓,人間月半,說的是天上月亮圓了的時候,正是人間每個月的月半(十五)。月月月圓逢月半。一個天上的月亮月圓,一個人間的月份月半,相映成趣。

這個對聯很有難度。李靜淳一念出來,大家都楞了。奇怪,剛才沒有人遇上這麽難的對子,怎麽這個這麽難?

葉婉柔蹙眉,她有些頭緒,因為這個對聯,她曾經和林士銘商討過,腦中已經有了一些靈感。心底不由冷笑,李靜淳,你就算搶我的對聯又能怎麽樣?只要我搶在你前面對上,再把第二副對聯給葉婉雪,你還是得乖乖地再對一次,還是會拿到第三聯。

但還沒等葉婉柔想到下聯,就見李靜淳款款一笑,“我的下聯是今夜年尾,明日年頭,年年年尾接年頭。”

對仗工整,才思敏捷。

“妙啊!年頭年尾對月圓月半,正是相得益彰。對的巧!”

“不僅對的好,而且才思敏捷,這麽短的時間就對出來了,佩服佩服。”

“我還連點思緒都沒想到,這位姑娘就已經對出來了,當得起才女二字。”

……

文會眾人紛紛拍掌,贊嘆之詞四溢。在場也不乏才名卓絕之輩,但是能像李靜淳這樣輕松簡單對出來的不過兩三個。

葉婉柔先是一楞,隨即心裏深深地挫敗感,自己聽過這個上聯,都沒李靜淳對的快,她竟然比自己更有文才。同時對李靜淳更加憎恨,本來這些贊美之詞應該是給她的,卻被李靜淳搶了風頭。

林士銘也是呆楞了一下,他也沒想到李靜淳的反應這麽快。

李靜淳對完第一聯,便對著眾人道了一個萬福,“江州葉家李靜淳,行四,見過諸位公子小姐。”

這是文會的規矩,對完門檻聯,自報家門。文會不比其他,不知道名字,怎麽能夠揚名。

這些規矩葉婉柔都沒教李靜淳,沒想到她竟然全知道,一舉一動,恭謙有禮,端的是大家風範。

“慕兮,你……”葉婉柔想責怪她,但是當著這麽多外人的面,卻又要維護自己的形象,只得強顏歡笑說道,“慕兮真是讓姐姐刮目相看。”

李靜淳略有些羞澀地低下頭,仿佛完全不知道他們的算計,靦腆說道,“柔姐姐過獎了。柔姐姐請吧。”

前世她貴為太子妃,為了能配得上皇甫晟在詩書琴棋書畫等方面刻苦下工,只怕給他丟人。除了那張不堪入目的臉,其他方面絲毫不遜色當年朝凰書院的一品閨秀,所以這第一聯雖然略有難度,對她來說也不在話下。

她倒是想看看,第三聯到底是什麽。

葉婉柔心底恨得不行,但也只能微笑拿起第二聯,“上聯,福如東海長流水。”

這對聯簡單的剛剛蒙學的小兒都能對的上,葉婉柔不用思索就說出了下聯,“下聯,壽比南山不老松。”

“呵呵,讓葉小姐遇上這樣的對聯,實在是大材小用。”林士銘尷尬地笑了笑。這本來是他特意安排好的,第一個給葉婉柔的頗有些難度,第二個就特別簡單,形成鮮明對比。

林士銘千挑萬選把所有對聯中最簡單的放在第二聯,本來是想要讓第二個對對子的葉婉雪襯托葉婉柔,但是沒想到因為李靜淳搶先拿了第一聯,現在變成了葉婉柔襯托李靜淳。

果不其然,其他人都沒怎麽稱贊葉婉柔。她被前面的李靜淳完全蓋過了風頭,讓葉婉柔心底一陣悶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