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4、本分

婷啊婷的 | 发布时间:2021-09-14 10:31:58 | 阅读次数:3966

李静淳有些无语的看着她,解释道:“我让你出府,是让你去找李福,他负责宫中采办,每天都得出门。你把这事告诉他,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不管他有法子没法子,都得试试。”“哦,好好。”文...

李静淳有些无语的看着她,解释道:“我让你出府,是让你去找李福,他负责宫中采办,每天都得出门。你把这事告诉他,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不管他有法子没法子,都得试试。”

“哦,好好。”

文苓一脸恍然大悟。

“还不快去?”

李静淳把她催走后,看着文苓绕出门的背影,脸色一下冷淡下来,抚了抚衣袖,对小丫鬟说道:“走吧,去大堂。”

她并不指望李福能想出法子救自己,只是寄希望于李福是个聪明的,能明白自己的言外之意,把文苓留住,千万别让文苓回府。

古代何止丫鬟命如草芥,小姐亦如是。

能不能活下来,她心里没底。

大堂。

“老爷大概是有什么事在路上耽搁了,还没回来。你还没吃饭吧,先吃点。”王氏是大家闺秀出身,言行举止都讲究个体面,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至少一直以来,明面上没刻意为难过她。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王氏一直以为,她在父亲李仲简心里还挺有地位。

李静淳以前同样如此认为。

可现在动筷夹菜,却颇有一种在吃断头饭的感觉,这顿早饭有的吃,不知道午饭还有没有的吃。

气氛沉闷。

一直到用完饭,快中午的时候,李仲简还没有回来,王氏差了人去问,却得知老爷在半路上又被宫里叫了回去。

至于把李仲简叫回宫里的,是太后还是皇上,去打听的下人也不知。

“罢了,先回去吧。”

王氏开了口。

李静淳又由小丫鬟看着回了静心院,味同嚼蜡的用过午饭,回忆了一会儿往常的戚恒的相处,忍不住泪如雨下。

仅仅一天,她所梦想,她所苦心经营算计的,全都成了海市蜃楼,甚至与戚恒的爱情,自己的人生,也不过是为了女主的后宫之路做铺垫。

女主。

对了,该让文苓去投奔女主的,成为主角团的人,总能安全点。

李静淳猛的起身,有些后悔在文苓离开前没嘱托她,不知道这丫头自己能不能想起来,蹙眉坐下后,又安慰自己,女主有光环也是对自己的,对身边的丫鬟可未必能起到保护。

她发了会儿呆,不知不觉坐到了下午,窗纸被夕阳染成温暖的橘黄,她的心里却一片冰冷。

“小姐,老爷来了。”

丫鬟推开门,侧立一边说道。

李静淳看到已经进来的父亲,心中悚然一惊,她刚才竟然忘了想破局之法,万一父亲是带着毒酒来的怎么办?

目光一扫。

见李仲简双手空空,才暗暗松了口气,行李问安道:“父亲。”

“静淳,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

“是该成婚的年龄了。”

李静淳抬头,有些拿不准父亲话里的意思,按照小说里的发展,她会被李仲简用毒酒杀死,以证明他不宠女儿,不支持姐姐,以及保全家族颜面。

可现在听语气--

“还记得你姑姑吗?”李仲简负手而立,他宠女儿的名声,来自于李静淳生母死后,七年未曾续弦,但在实际的相处中,他甚至还不如王氏了解李静淳的多。

“嗯,姑姑身为太后,静淳从前跟着母亲进宫赴宴时,遥遥见过几次。”

“她是太后,可她也是女子!”

李仲简声音陡然严厉起来,颇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把持朝政,牝鸡司晨,不肯还权于皇帝。就算她是我的亲姐姐,我也实在看不下去。”

额。

你京兆尹的官职,还是你姐姐把持朝政,牝鸡司晨得来的呢。

李静淳在心中暗暗吐槽,虽然她与太后姑姑的关系并不好,但有一说一,李家三兄弟,从大伯到小叔,读书最不行,能力最平庸的就是自家父亲,偏偏他当的官最大。

凭的就是太后姑姑最喜欢这个二弟。

大概就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每当出现反对太后的声音时,李仲简用五个字就能形容:他带头冲锋。

“我希望你安守女子本分,以后相夫教子,当个贤妻良母,无论丈夫如何,你都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要辱没了我们李家的家风。静淳,你明白吗?”

家风这玩意,从你那个垂帘听政,把持朝政的姐姐开始,就偏的没影了吧?

“女儿明白。”

李静淳重重点了点头。

同时心中奇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八个字说得可有点怪,总不能是真打算把她嫁给戚恒,提前教训一番,让她不要嫌弃戚恒的穷?

“你心中有数就好。”

李仲简见她乖巧,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了些女德、女戒之类的问题,便离开了。

从始至终都没有提她的私奔,还有戚恒。

翌日。

天色蒙蒙时。

李静淳听见外面的吵嚷声,坐起来问道:“怎么回事,外面是何人在喧哗?”

“回大小姐,是二小姐过来了。”

李如灵?

两人虽然同父异母,年龄还相差八岁,实际上关系却不错,李如灵性格活泼,心思无垢,倒和文苓有些相似。

“先叫她在外面坐着,我洗漱之后就过去。”

李静淳说完,起床,由小丫鬟伺候着穿衣洗漱,往外室走去。

四目相对。

李如灵“蹭”的站了起来,满脸愤怒道:“李静淳,我娘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这么陷害她?有什么招数你对着我来,别欺负我娘!”

“什么?”

李静淳一头雾水,走过去说道:“我做了什么,你说清楚再骂。”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明明就是你自己跟人私奔,为什么现在又不承认,反而跟爹说,是娘陷害你的?现在我娘被夺去管家之权,被禁足了,被所有人笑话,你得负责!”李如灵说到最后,直接哭了起来。

李静淳皱了皱眉头。

蹲下身,握着她的胳膊安慰道:“如灵,姐姐没有做这种事情,如果你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带你去和爹解释。”

“现在就去!”

李如灵带着哭腔吼道。

她说到做到,立刻拉着李如灵准备去找父亲李仲简,走出院子不久,却正好迎面碰到了缓步而行的父亲。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