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3、伸冤

婷啊婷的 | 发布时间:2021-09-14 10:31:58 | 阅读次数:28637

李静淳眉目严肃,闭口不言,微微扭动脖子,看了看窗外,忽然说道:“文苓,我想见戚恒,你去帮我传个话吧。”幼时相识。戚恒的三观、人品,甚至长相,在现代社会都堪称模范男朋友,更别说在古代...

李静淳眉目严肃,闭口不言,微微扭动脖子,看了看窗外,忽然说道:“文苓,我想见戚恒,你去帮我传个话吧。”

幼时相识。

戚恒的三观、人品,甚至长相,在现代社会都堪称模范男朋友,更别说在古代了。

若说这个男人的出现,只为了在九年后当女主雪碧的男三号,自己空有一个白月光名头,实际只是他们相识相知的垫脚石,李静淳实在不甘心。

打发走文苓后。

李静淳躺在床上,合上被子,手脚仍在发凉,一半是出于被背叛后的委屈和愤怒,另一半则是气自己现在还想着戚恒。

专心想那本小说。

专心想那本小说。

……

如果反复在心里念了十来遍,她总算摒弃情绪,不再念头纷杂的想着杂七杂八,而是努力回忆起前世看过的小说。

毕竟相隔十七年。

如今除了几个零散的名字,还有连不成串的情节,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只记得女主雪碧和徐柯乐青梅竹马,因为沈汾妲的陷害,女主误以为徐柯乐喜欢沈汾妲,主动退出,参加选秀。

凭借容貌和才情,很快成为皇上的新宠,然后因为不懂宫斗被诬陷,还被打进冷宫,陷入绝境的时候,开始黑化反击。

太监总管李福向雪碧投去了橄榄枝,帮助她走出冷宫。

之后皇帝宠臣戚恒、新科状元徐柯乐都各自用自己的力量帮助雪碧。

但雪碧后期已经不爱徐柯乐了,而是喜欢上了戚恒,却屡次被对方拒绝,不甘心的追问戚恒,既然不爱她,为什么屡次舍命救她?

戚恒不答。

李福却说出当年真相,原来戚恒年少时,与太后的侄女,国舅爷的女儿相爱,因两人身份地位悬殊,李家小姐决定与戚恒私奔,就算被抓住了,也能逼父母答应两人的婚事。

结果私奔当晚,戚恒却爽约了。

因为戚恒父母之死,与那李家小姐的舅舅有关,他想通过败坏李家小姐的名声来报复。

却不曾想那个国舅爷为了维护自家名声,直接一杯毒酒杀了女儿,李家小姐的舅舅也根本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戚恒悔之晚矣。

之后努力读书考上状元,成为皇上心腹,并且终身未娶,也不曾纳妾,直到一次宫宴上见到雪碧,那张脸与李家小姐有八分相似,他为了弥补年少时的遗憾与愧疚,才一直帮助雪碧。

雪碧知道自己成为替身,是十分愤怒,吹枕头风让皇帝疏远戚恒,后来当上太后,好像又与戚恒和好了,还让他成为太师,教导自己的儿子。

结局记得不太清。

李静淳也无心再去想,毕竟她是作为小说背景板出现的,那个时候她“已经死了”!

越想越觉得气闷,刚下床披衣服,准备喝口茶水的时候,文苓推门进来,带着一身寒气,牙齿打颤说道:“小姐,咱们真看错戚恒了。”

“砰!”的一声脆响。

李静淳手中的茶盏打落在地。

外面的小丫鬟闻声进来收拾,地上的狼藉很快被收拾好,桌子上也换了新茶盏,一切又干干净净,规整有序。

把门关上后。

“你仔细说。”

若是戚恒现在站在自己面前,李静淳不敢肯定,自己还能不能这么冷静,可现在她与文苓独处一室。

这丫头胆小,经不起事。

自己就算心里再没底,装也得装出淡然从容的样子。

被她的语气影响,文苓咽了咽口水,平稳呼吸,说道:“我去找戚恒,他就在家里,小姐教我的那些话,我都一一跟他说了。”

“我说老爷最近与太后作对,被同僚疏远,心情不佳,若是再遇到小姐私奔还被人爽约这档子没脸的事,一定会让小姐自尽来保全府里颜面的。”

“我还跟他说,小姐已经知道了他为什么爽约,但这么些年来,小姐跟母亲娘家那边几乎断了联系,就算小姐死了,那边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外甥女伤心?戚公子若是想以此报仇,是打错了算盘。”

这些话都是李静淳让文苓转告戚恒的,一句没错。

“那他怎么会回的?”

李静淳连忙追问。

文苓一下子垮了脸,眼睛鼻头都红红的,吵道:“他说这都与他无关,总之他与小姐有世仇,是绝不可能成亲的。”

李静淳身子晃了晃,重重坐在床边,握着被子的手慢慢收紧,心中委屈、怨怼、恨意翻腾不息。

“小姐,小姐!”

“文苓别说话了,把药给我。”

她又吃了一颗镇心丸,强迫自己接受,不再去想戚恒的背叛与狠心,现在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她可不想真落得小说里毒酒一杯的结局,还有戚恒知道她死后,迟来的深情与愧疚,谁稀罕?

“咚咚咚。”

外面一阵敲门声响起。

丫鬟传话道:“大小姐,夫人说老爷快回来了,请您到大堂去。”

“小姐!”

文苓吓得一下子抱住她,眼睛惊恐的说道:“要不然别去了吧,老爷万一真赐你毒酒怎么办?实在不行我们两个流浪江湖,浪迹天涯也行。”

“说什么玩笑话。”

李静淳敲了一下她的头,虽然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但事已至此,躲也躲不过去。

起身理了理衣服,抬头看向门口说道:“我给你的小匣子,你已经藏好了吧?你现在就出府,没有我的亲笔信,谁叫你都别回来。”

小说对一个背景板白月光,描写的自然潦草,她记得也不清。

但在古代生活了十七年,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丫鬟命如草芥,只要有卖身契在手,主子不开心了都能随便打杀,更别说文苓还知道她私奔这样的大事。

为了封口,等自己被毒死后,再随便扯个主仆情深的理由,说文苓“自愿”随她去了,谁又会替一个丫鬟申冤?

“我不走。”

文苓摇了摇头,虽然满脸害怕,仍鼓起勇气说道:“我既不会女工,也不会琴棋书画,还好吃懒做,胆小怕事,到了外面当丫鬟都没人要。小姐,你要是死了,我可活不下去啊。”

还挺有自知之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