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四章 仙人

提笔忘词机 | 发布时间:2022-06-24 08:05:30 | 阅读次数:8380

余和历五百六十三年,八月,天边黑云涌动,满城杨树树叶被大风吹的哗哗作响,如注的雨水从青瓦檐下倾泻而出打在青石路上,发出猛响,河中水势越涨越高。“轰隆......”天空滚过一道闷雷...

余和历五百六十三年,八月,

天边黑云涌动,满城杨树树叶被大风吹的哗哗作响,如注的雨水从青瓦檐下倾泻而出打在青石路上,发出猛响,河中水势越涨越高。

“轰隆......”

天空滚过一道闷雷,雨越下越大,河中的水已漫到了路面,积水越来越深,几个时辰后,水已经漫过了台阶,直逼门槛。

此时龙泉镇的街道上是挤满了人,城中百姓纷纷收拾东西向地势更高的飞鱼城赶去。

一个小小身影挤在人群之中,河水的腥味夹杂着人群的汗臭熏得她面色发白,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手扶着头上破洞的斗笠,一手抓着过长的衣裤跟着人群趟着水向城外走去。

孟光,原来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孤儿,在龙泉镇被一个老乞丐养大,虽然老乞丐总是打她,但还是会给她饭吃;后来,老乞丐被人打死了,用草席一卷扔到了城郊外,她拖着小小的身躯给老乞丐挖了一个坑,将老乞丐葬下,折了一支杨树枝充当墓碑;之后的日子,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出去行乞。

再后来,龙泉镇大疫,孟光也染上疫病,陈念的父亲来龙泉镇中行医,看到孟光想起家中的女儿陈念,发善心收留了她,之后的日子他们来到了龙溪村定居下来;因是在秋季的第一天收养的她,故为她取名为孟光。

孟光猛然睁开眼睛,“又是梦啊......”,她自语道。

天已晴朗,瓦蓝色的天空明澈至极,大雨之后的地面泛着水汽,如大地的脉搏一般跳动升腾化作清晨的薄雾。

芳草嘉树,茂密的枝叶上垂下点点露珠,一脚步匆匆走去,带着草间枝叶许许颤动,露珠摇摇欲坠,还是落下,惊跑了好些虫蚁。

远处山峦起伏柔和,清风过处拂去好些雾水,将屋中的热气卷去;灿烂的金色阳光铺满大地,通过窗子,照在孟光眼上。

“这山贼可真是可恨!”男子狠狠地剁了一脚,义愤填膺的说道。

“可不是嘛,还好孟光那小子提醒哦~”妇女摇了摇头,

“听说山头的树给他们烧了一大半呢,真是可惜。”男子感叹道。

“你说这么大火,咋就突然下雨了呢?”

“你管这么多作甚,这老天爷的事你还要多说两句。”

“听说飞鱼城里来了仙人,莫不是仙人在山头显了灵!”

“......”

看到远方山头初升的旭日,听到窗外人声雀语。

“第二天了?”孟光有点不可置信,瞪着眼睛看着屋顶。

不知是不是因为阳光太过于刺眼,孟光的眼眶略微泛湿。伸手揩去眼泪,目光下移落到了胸前的绷带上,感受到肋骨断裂的痛感和胸腔那颗跳动的心脏,刚揩去眼泪的眼眶中又泛起了泪光。

“太好了。”孟光瞪着眼睛看向窗外,声音嘶哑,手指紧紧揪着自己的衣襟,指节因太多用力泛起白色。

屋外依旧人声鼎沸,只是孟光的心终于放空了,她吐出一口长气。

多少次了,连她自己也记不得了,梦境让她又经历了一番余江月的人生。

天火灵根资质,身怀不灭火,邪魔的克星,道门的骄傲。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骄傲又自信的女孩,最后竟是自焚于伏妄山下,无人敢靠近那明亮的焰火,化作一赔细沙旋进空间裂缝之中。

孟光越想越是气愤,方才苍白的脸色,此时却染上了一层病态的红晕,屋外有人走过,谈话声也由远到近逐渐增大:

“真的吗,你可别忽悠我?”

“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那船真如你们所说,停在天上?”

“我骗你作甚,到城里的人都看到了!”

“夫子也去城里了,他也瞧见了?”

“定是瞧见了,哎,与你讲真费劲,不信你问他去......”

声音渐渐远去。

空中的船?眼前闪过那夜剑光从天而降的不可挡之势,孟光想到余江月,眼中闪过一丝向往。

村民交谈声没过去多久,一阵调子奇怪的哼唱声又随之而来。

歌声由远而近,哼歌儿的是一个小女孩,红润的娃娃脸,身穿一件绣花花素绫圆领通袖暗花上衣,头绾风流别致平双髻,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佛珠手串,腰系珠线穗子网绦,上面挂着一个绣着寿星翁牵梅花鹿图样的香囊,脚上穿的是莲花软缎绣鞋,整个人显得香娇玉嫩,这个小女孩就是陈念。

陈念抱着一笸箩草药哼着小曲儿正准备给孟光换药,以为孟光还是睡着,她小心翼翼的将木门开了一个小口,

“孟光?”陈念小声试探道,见无人回应又闪身进屋,却见孟光已坐在床沿。

“你可吓死我了,我叫你怎不作声呢。”陈念皱起眉头,小脸上显现出几分嗔怒,嗔怪道。

“这不瞧你鬼鬼祟祟进屋里来颇有意思嘛。”孟光扶着床沿,嬉笑道。

“哼,那我可真是秀才跳井里,明白人办糊涂事儿。”陈念好声没好气地说道,面上确实一脸委屈。

“呦,陈姑娘可别生气,莫要乐坏了我,小生胸口可还疼着呢。”孟光假装伤口作痛,又倒在床上抚着胸口绷带装可怜。

“可别闹了你,还小生呢,真当村里人看不明白啊,”陈念将手中的笸箩放下,一边无奈将倒下的孟光扶起,“坐好,我给你换药。”

孟光被陈念一把扶起,解下身上衣袍,将长发挽于胸前,露出如玉般肌肤,

“不是我说,你这后背让我看来都不得不生出几分嫉妒”陈念擦拭完,将脏布浸于水盆之中,又起身打开柜子,取出新的纱布。

“欸,陈念,我刚听见有人说什么停在空中船?”

陈念心知孟光在转移话题,但也不揭穿她,比竟修仙界她迟早是要回去的,若不是怕孟光无意,她都想直接拉孟光去测灵根,“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说江月城来了仙人,说什么招募弟子”,陈念一边说着,手上换药的动作也不曾慢下。

“你关心这个干嘛?”

“没有,我只是好奇,这仙人到底是真是假”,孟光接过话茬,心里想起自己昏倒前的那白色身影。

“不过,听说凌白卿好像要去,夫子说要带他去瞧瞧”,陈念瞥了孟光一眼,心想着怎么把孟光也骗去逢新会。

“那咱们也去吧,和陈伯伯说一声,在这养病多无趣啊!”孟光见陈念松下口,赶紧提出邀请,心想或许能在那里找到自己轮回多次的原因。

“行吧,我去和爹爹说一声,让咱俩跟着夫子他们一块儿进城。”陈念见鱼儿上了钩,赶紧改口道。

“不过你得穿的好看些,别到时候丢我和夫子他们的脸。”

“这还不简单,穿你的衣裳不就得了。”孟光按耐住心下的喜悦,对那即将可以靠近的未知激动万分,那可是她之前永远触及不到的未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