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第一章 遥远海边(6)

洛东南1 | 发布时间:2022-06-22 | 阅读次数:29263

遥远海边(6)这个旱季来的比较往年早,开学后两个星期,总有十多天在下着雨。关中的秋雨,淅淅沥沥是晚上,有时候候望着太阳冒头了,更有甚者能去欣赏到一头的繁星,但是下一个早晨又衣袂飘飘摇了出来,非要这么缠绵缱绻上大半个月,才能真正的又将迎来秋高气爽的欢悦。不顺利过关出航似关中的秋雨,淅淅沥沥就是一天,有时候看着太阳露头了,甚至能欣赏到一头的繁星,可是下一个早上又飘飘摇摇起来,非得这么缠绵上大半个月,才能真正迎来秋高气爽的欣悦。。...

遥远海边(6)

这个雨季来的比往年早,开学两个礼拜,总有十几天在下着雨。

关中的秋雨,淅淅沥沥就是一天,有时候看着太阳露头了,甚至能欣赏到一头的繁星,可是下一个早上又飘飘摇摇起来,非得这么缠绵上大半个月,才能真正迎来秋高气爽的欣悦。

不过关远航似乎并不讨厌这雨季,他很享受左手撑着伞,右手揽住白苏青的肩膀或者腰感觉,伞遮住了脸,也不用太顾忌行人的眼光,只是这几天,他的脑海中总是不时地翻腾着一个句子:

“关中多情的秋,四分之三的雨水,四分之一的我和你”。

这个句子对他意义非凡,上个雨季中的一个自习教室里,他就在白苏青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下了这个句子,感动的苏青傻笑了足有一个礼拜,不过他没敢说,这个句子并非他的原创,而是他小时候偷偷翻看父亲保存的唯一的旧书中发现的,那本书很古老,大约是祖上传下来的,文字还是竖着排的,写的应该也是古文,那时的他看不懂,只在其中夹了一张纸,写了这么一句,似乎是赠给谁的,他觉得很美,只看了一眼,便深深的刻进了脑海。

当他意识到所赠之人可能与母亲有关的时候,那本书早不知道被父亲藏到了什么地方,他不敢问,自小及大,他都不记得母亲的身影,而每当他提起妈妈两个字时,父亲总是先沉默一阵,再无声流泪半晌,大约念了初中后,他就再也没有在父亲面前提起过这个原本最温暖的词来。

多数时候,父亲总是不苟言笑,但是父亲对他很好,尽可能的满足他的要求,当自己的小伙伴调皮挨揍的时候,父亲从来没有动过手,最多只是默默看上半天,再长长的叹一口气,直到如今,远航也不知道这声叹息里蕴藏着什么,但他知道,父亲这声叹息,总是代表着他做错了事,好在,这叹息声已有四五年不曾闻见了。

这个假期带苏青回家前,他一度害怕听到久违的叹息声,因为他从来没有告诉过父亲自己早就谈了恋爱,但意外的是,父亲很高兴,忙前忙后的收拾院子,打扫房间,煮茶做饭,问这问那,感觉那两个礼拜里,父亲似乎说了比过去二十年都多的话,热情的让人怀疑是不是谁偷偷冒充了父亲故意来骗自己呢!

那个秦岭深处的小山村,距离这所大学才70多公里,只不过要去坐班车,还得翻越四五道山,幸好十几年前已修了一条四米多宽的水泥路,运气好的话,碰上一辆顺路车,倒能省去不少时间,只是这顺路车不是每天都有,两个月前回去的路上,苏青就曾开玩笑会不会把她卖到这儿了,两个礼拜她倒是住的还算惬意,每天自然醒,到小河边捉螃蟹,捡石头,到不知名的山上采蘑菇,挖药材,仿佛回到了童年一般,要不是放假前预报了社团活动,没准住两个月也不会厌烦。回来的时候,父亲小心翼翼的将远航小时候戴过的长命锁交给苏青,说是没什么贵重礼物,那东西链子和锁头都是银的,算作一点心意,感动的苏青差点把伯伯叫成了爸爸。

这个傻丫头!关远航的右臂不由搂的更紧了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