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三十一章 说不说

    杜虞收出来了随性的神情,登时变的不端正出来,重新整理了身上的衣衫才跨进了屋子。屋子中是股淡淡的熏香味道,不但好闻,并且十分的醒神。一个人正背对着杜虞立在半开的轩窗旁边。他未曾束冠,仅用竹簪挽起一半,余下的长发似墨般撒落在身后,身上白色的长袍如淡淡的屋子中是股淡淡的熏香味道,不仅好闻,而且十分的醒神。。...

    杜虞收起了随性的神情,顿时变得端正起来,整理了身上的衣衫才踏进了屋子。

    屋子中是股淡淡的熏香味道,不仅好闻,而且十分的醒神。

    一个人正背对着杜虞立在半开的轩窗旁边。

    他不曾束冠,只用竹簪挽起一半,剩下的长发似墨般散落在身后,身上白色的长袍如淡淡的月华,又如同被一层光晕笼罩,清冷中带着些许迷离。

    腰上束着银丝线绣的祥云锦带,显得他稍有些清瘦。

    明明什么都没做,却有种与生俱来的威严,让人不敢逾矩。

    桌案边是几本道经,铜香炉上缕缕烟雾袅袅升起,旁边放着一只小巧的火盆,里面还有些刚刚烧完的纸灰。

    主子过目不忘,但凡看过的书信全都付之一炬,尤其是这些年,他走到哪里都了无牵挂,身边的俗物越来越少。他在想些什么也没有人知道。

    杜虞上前行礼:“江家那边有动静了,一直抓不到崔家人,恐怕要对付太原长房的三爷。”

    李约转过身,眼睛灿若星辰,让所有一切都黯然失色:“江家当务之急是让皇帝禁绝佛教,对付李雍江家只会利用李文庆。”

    说完话,李约指了指角落里一只箱子:“将那个拿给兵部侍郎吧。”

    杜虞应了一声,朝堂上的事他不懂,但是他知道主子让拿去的东西定然能解兵部侍郎的燃眉之急。

    一只普通的水曲柳箱子摆在兵部侍郎面前。

    兵部侍郎忍不住又擦了擦汗。

    李约那云淡风轻,将棋子灵活的转在指尖上的模样浮现在他面前,武朝上下唯一能够帮林家的就是李约。

    只是他千里疾驰却没有见到人,等来的只有这个箱子。

    程敏颤抖着手将箱子打开,他的眼睛中闪出迷茫的神情,但是很快被讶异所代替。

    杜虞本已经转身离开,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噗通”声响,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程敏摔在了地上,他脸上那焦急的神情已经被惊喜代替。

    箱子再次被合上,程敏上前规规矩矩地向李约的屋子拜了三拜,如同对待宝物般,将箱子搂在怀里带走了。

    “是什么?”杜虞很好奇,他本来以为能做到似主子那般心如止水,可在看到兵部侍郎那精彩的表情时,他就憋不住了。

    “一副江家做的甲胄,江家私开铁矿、锻造铁器,技艺甚至已经超过了朝廷,林家正好用它来牵制江家。”

    原来是这样,杜虞这下算是明白了。

    “主子,太原的老太太从京城回来了,应该是为了李三爷,您要不要见一见?”管事进来禀告。

    太原这一支的老太太还是很疼主子的,只是这几年主子一心避世,两个人已经有很久未见了。

    管事看向杜虞,两个人的神情都是一样。

    他们不希望主子过这样冷清的日子,主子将自己的小字改成“益寿”之后,开始过清冷的日子,不仅食素食,着一身白袍,而且不娶妻生子,就像为人守重孝一般。

    如今已经是三十岁的年纪,身下却只有一个养子,若是换做旁人,只怕早就子孙满堂了。

    李约靠在大迎枕上:“栖山寺没事之后,我们就离开。”

    管事抿了抿嘴唇道:“您是不是见见李雍。”

    趁着李约没有说话。

    管事接着道:“有件事格外的有趣,李文庆为李雍娶的季氏,本来被李雍十分厌恶,可不知道为何,季氏大难不死之后,两个人就和如琴瑟了。将那棋局解开的就是季氏,您……不想瞧一瞧吗?”

    李约果然抬起头淡淡的道:“不必见了。”

    杜虞从心中叹口气,果然对于宗长来说,已经什么都不再重要。

    ……

    季嫣然换了衣服,准时在门口迎接了释空法师。

    法师依旧慈祥而温和,只是他身边的胡愈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有说。

    释空法师将药箱打开,里面治伤用的工具季嫣然已经见过了大半,感觉跟现代的外科器械差别不算太大,光是刀就有三四种,还有钩子似的东西,每次看到她都忍不住心惊胆寒,仿佛那些都要用在她身上似的。

    被人剖开的感觉一定很不好,但是剖开之后还能够继续生龙活虎就另说了。

    这一点李雍已经给她演示过,所以托他的福,至少她心中已经不再排斥古代外科治疗的手段。

    至于小小铜人上的穴位,她稍稍看看就能记住,在现代她也有个类似的,只不过是木头材质,她学素描的时候买来的,后来为市局做专家,人体的结构、组织、血管分布和走形,她早就烂熟于心。

    如果不来到这里,她一定想不到绘画和医学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学科,还能相辅相成。

    将释空法师送走,她特意留住了小和尚胡愈:“是不是栖山寺发生了什么事?”

    胡愈欲言又止,最终摇了摇头,憨憨地道:“师父不准说。”

    小和尚的眼睛很纯净,只是心智好似不如普通人,季嫣然下意识地想要伸出手揉揉小和尚的脑袋。

    等到释空法师和胡愈离开,季嫣然才进了门。

    “三爷,三奶奶。”

    季嫣然刚坐下来,容妈妈就来禀告:“老太太从京中赶回来了。”

    季嫣然立即道:“祖母吗?”

    容妈妈点点头,脸上却没有什么欢喜的神情,反而很郑重:“您见过一次的。”

    不用去翻找记忆,季嫣然就知道,这位老太太定然不喜欢她。

    季嫣然看向李雍。

    李雍神情倒是很自然:“我已经说动祖母,要将你我这门亲事作罢,再送你回季家族里。”

    季嫣然轻蔑地望着李雍,这么快就拆台了,她都还没过河呢。

    李雍微皱起眉头,季氏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的怨怼和失望,本来可以不去解释,想一想还是开了口:“那是在你救我之前,祖母来了之后我会说。”

    季嫣然道:“告诉老祖母,我们俩是……”

    季嫣然话还没说完,容妈妈立即道:“三爷、三奶奶你们可不能说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