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三十章 长生

    江瑾瑜摸了摸手腕上的玉镯。眼瞅着着那人慢慢的走下亭子,也没她恩赏,那人必死毫无疑问,这是江家的规矩。“大小姐,您焦虑……了,常宁公主从会这样。”旁边的嬷嬷走出,为江瑾瑜换了新茶。江瑾瑜咬紧了牙,将胸口泛出的怒意压了一直这样。她少年时入宫给太后娘娘请安,却眼看着那人慢慢走下亭子,没有她恩赏,那人必死无疑,这就是江家的规矩。。...

    江瑾瑜摸着手腕上的玉镯。

    眼看着那人慢慢走下亭子,没有她恩赏,那人必死无疑,这就是江家的规矩。

    “大小姐,您焦虑了,常宁公主从不会这样。”

    旁边的嬷嬷走出来,为江瑾瑜换上新茶。

    江瑾瑜咬紧了牙,将胸口泛起的怒意压了下去。

    她少时进宫给太后娘娘请安,却因犯了些小错被常宁公主罚跪在大殿,她是那么的卑微、无助,那时候她就发誓,今日的羞辱,将来必定要还给常宁。

    听说常宁死在了行宫,她笑了三天,太后命所有命妇进宫吊唁,她故意在里衣里绑了一根红腰带。

    从今往后她就是常宁公主,不,她会比常宁公主更加高不可攀。

    “崔家人就算出了河东也没关系,”江瑾瑜道,“即便他告到了御前,我们江家也能将天翻过来。”

    嬷嬷满意地点头:“有点常宁的样子了。”

    江瑾瑜接着道:“那个老和尚呢?”

    嬷嬷道:“按照您的吩咐,让人在禅房里问了一晚上话,就算他心如止水,日子也不会好过。”

    “老和尚心如止水,栖山寺的僧众却未必,”江瑾瑜道,“他们总有反抗的时候,尤其是那静云,维护了老和尚十年,心中不知存了多少怨愤,就是要他们闹起来,才好让圣上下定灭佛的决心。”

    “到时候,连太后娘娘也拦不住。”

    “我们江家为皇上尽心尽力的办事,平卢难道不该赏给我们吗?崔家在边疆又有什么建树,说白了不过就是一只看门狗而已。”

    他们杀了一只狗,皇上还能跟他们翻脸不成,李雍若是想拿这样的小事来要挟她,那他可就打错了算盘。

    “那释空法师收了季氏为徒您也不用生气,”嬷嬷低下头,“正好用这次的机会,让他们师徒一起上路。”

    江瑾瑜笑起来:“你少了一只耳朵和一只手之后,人倒是明白多了。”

    嬷嬷笑起来:“老奴不再是常宁公主身边的陈嬷嬷,而是您身边的东嬷嬷。”说着她错过头去,阳光下她右边脸颊旁果然没有了耳朵,留下的是一道恐怖的伤疤。

    江瑾瑜站起身:“若是换做现在,或许这疤痕能好看许多。”

    东嬷嬷的腰直起来:“老奴倒是觉得这样更漂亮,因为是大小姐亲手割下来的第一只耳朵。”

    江瑾瑜嘴角浮起了笑容,提着裙子慢慢地走下台阶。

    ……

    西城的棺材铺天不亮就打开了门,秋叔终于换了一身八成新的青色短褐,将头发梳得光亮,仔仔细细地将牌匾擦干净,亲手挂了上去。

    来来往往的人好奇地看着这间铺子。

    关了三年门的铺子,今天就这样突然开门了,这样的平常和安静。

    店铺后面是一个四方的小院,十几口空棺材就停放在那里,不远处有一个人提着两坛酒,半躺在窄窄的墙头上。

    终于等到秋叔走回来,那人墨黑的眉毛一挑,半眯起来的眼睛遮盖住他眸子中迫人的光亮,他下颌上刚刚长出些许乌青的胡茬,给他那刀刻般的脸颊上多添了些许沧桑。

    那人轻轻一跃就落在地上:“上好的剑南春。”

    秋叔却挥手拒绝:“我家大小姐要重开棺材铺,以后小老儿都碰不得酒了。”

    那人显然有些惊讶:“季氏的棺材铺?”

    秋叔坐在凳子上,端起热茶来喝:“是啊,小老儿也没想到,有一天还能将牌匾挂上去,这么多年了,季家也终于有了主事人,以后来坐坐倒还可以,吃酒就不必了。”

    秋叔不欲再多说话,转身走回屋中,那人只得拎着两坛子酒出了棺材铺。

    一路避开行人,在城中转悠几圈,回到一处小院落。

    外面的嘈杂仿佛跟这处院子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精致,不染半点尘埃。

    “换身衣服去,别冲撞了主子,”走过来的管事低声呵斥,说完看向他手里的酒坛,“咦,怎么没空坛就回来了。”

    杜虞干脆坐在青石板上,两坛酒也丢在一旁:“你不知道吗?释空法师走出了栖山寺,不但如此还收了个女徒弟。”

    管事道:“法师收徒传医术有什么不好。”

    “自然不好,”杜虞道,“传给谁不行,为什么传给个女子。”他的手捏了捏,法师之前只收过一个女徒弟,那就是常宁公主。

    现在又收了一个,常宁公主不再是唯一。

    只要想一想他心里就不痛快。

    于是提着酒坛去找秋叔喝两杯酒,没想到季家的棺材铺也重新开张……

    又是因为同一个女子。

    李三奶奶,季氏。

    杜虞默默地回想起多年前的往事。

    那女子用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他:“既然打不过为什么非要逞强,好好的一条胳膊就要这样废了吗?”

    杜虞道:“宁可玉碎不为瓦全。”于阗人杀了他全家,他拼死也要复仇,于是他断了手不要紧,还是一口一口将那人咬死,为父母兄弟报了仇。

    “我跟你打个赌,若是我治好你的胳膊,你就改了名字,不要叫杜瑜,改成杜虞吧。”

    “虞美人,少了一条胳膊就不美了。”

    “为什么?”

    “因为我着实不喜欢那个瑜字。”

    于是他成了杜虞,武朝每个武人都应该知道的杜虞。

    穿着一身青衣的丫鬟捧着托盘快步走过来,杜虞不用看也知道,那盘子上摆着的是两碟素菜,一碗粟米饭。

    “主子天天吃这个,就不难受吗?”如果是他宁愿去死。

    管事冷冷地看了杜虞一眼:“就是这样身子才会好。”

    杜虞有时候想,主子或许真的已经成仙了。若不是要处置手中的事务,可以连着几天不说一句话,几日可以不食一粒米,安静地坐在榻上看书,对这世间早已无欲无求,仿佛天地间已经没有了这样个人存在。

    都说成仙是天底下最好的事,他却觉得那么孤独,所以他不明白,既然不快乐,为什么要求长生。

    门打开,管事吩咐杜虞:“主子让你进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