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二十九章 小赢一把

    李文庆紧紧地地攥着画像,迅速他就完全恢复原状,将画像再次放到矮桌上,填平了画卷上的褶皱,放佛是在平静下来自己的心情。季氏这其心目的在于反讽,所以安排好整件事的人更本是他。第一次被人这样明目张胆的挑衅,并且是个妇人。李文庆抬眼睛:“抓到就好,将院子里的管季氏这是故意在讽刺,因为安排整件事的人根本就是他。。...

    李文庆紧紧地攥着画像,很快他就恢复原状,将画像重新放在矮桌上,抹平了画卷上的褶皱,仿佛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

    季氏这是故意在讽刺,因为安排整件事的人根本就是他。

    第一次被人这样明目张胆的挑衅,而且是个妇人。

    李文庆抬起眼睛:“抓到就好,将院子里的管事和护院叫过来,他们竟然让凶徒混到院子中……都该罚。”

    院子里立即跪倒了一片下人。

    李文庆叹口气看向季嫣然:“你三叔说的对,你们都长大了,家里的事也该交给你们分担一些,这次是你们抓住了凶徒,该怎么处置就由你们来办吧!”

    季嫣然上前行礼:“那就谢谢二叔了。”

    李文庆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背影像是苍老了十多岁。

    “二老爷这样容易就将案子交给我们,只怕是有诈,”唐千皱起眉头,“要不然先向三爷禀告,看看后面该怎么办。”

    季嫣然道:“有诈你就不审了吗?”

    唐千摇头。

    “那就是了,”季嫣然压低声音,“我们早就知道三爷被问罪是李文庆安排的,这里的人不过是替罪羊。”

    “即便这样我们也要审个清楚,这凶徒虽说是受人指使,对我下手的时候却没有半点的犹豫,可见他是个惯犯,在我之前手上就有过人命,这种人自然见一个发落一个。”

    唐千搔搔头,别的他都听懂了只是:“替罪羊是什么意思?”

    被唐千这样一说,季嫣然恨不得捂住自己的嘴,她忘记了“替罪羊”是舶来品,涉及到上帝,她怎么讲唐千都不会明白,于是她摇摇头:“唐千你以后要多多读书,就算重武也不好轻文。”

    她不想给唐千加深印象,希望他转眼就会忘记。

    被季嫣然这样一说,唐千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讪讪地低下了头。

    “让人准备纸笔,”季嫣然看向那哀嚎的凶徒,“你将他的画像带去周围府衙,看看有没有悬而未决的案子,犯案的凶徒与他的情形类似,若是能几桩案子一起追查,更容易还原当时他犯案的过程,方便结案。”

    唐千抿了抿嘴唇:“三奶奶,本朝的律法是有罪推定,只要您说他是凶徒,这案子就结了。”

    “李文庆说李雍是凶徒可以结案,我说这个人是凶徒也可以结案,那么到底是我说的对,还是他说得对?”

    她根本不喜欢什么有罪推定,甚至从心底里反感。

    释空法师,李雍都是有罪推定下的受害者。

    就像江家这样的大族,想要陷害人实在太容易,说不得哪天也会将她关入大牢。

    所以,把每件事都坐实了,她才能有恃无恐。

    ……

    天亮了,季嫣然才回到屋子里。

    李雍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已经能靠着引枕看书。

    桌边的灯显然是刚刚熄灭,这家伙竟然一晚上都没睡。

    她却已经熬不住了。

    季嫣然胡乱向李雍点了点头,不等容妈妈喊丫鬟进来,就自己动手洗了脸,然后在里间的小榻上躺下来:“释空法师要来授课,在此之前我要养足精神,只要不是大事,都不要喊我。”

    穿越之前她那是下午,到了这里之后好像是清晨,半夜里又去审案,这样算起来好久没睡了。

    再不倒时差就要闹出人命。

    容妈妈应了慢慢退出去,旁边的小丫鬟则有些委屈,三奶奶大步进了门,也没有向三爷行礼,自作主张就睡在了里间,让她们怎么办才好,三爷从前是不准让人进内室的,所以就连新房都修在了旁边的院子里,三爷治了伤之后,抬过来休息,按理说就算是三奶奶想要留下,也得问问三爷的意思。

    一会儿三爷若是发脾气,她们都要跟着受牵连。

    很快李雍就听到季嫣然平稳的呼吸声。

    季氏进了门好像连话也没跟他说一句,容妈妈向她使了几次眼色,她都视而不见。而且她睡着之后翻了个身,就更加让人看不下去。

    一条腿几乎横跨了整个榻,如果有人在她身边睡,那可真是……

    李雍收回了目光,吩咐丫鬟在软榻前安放好隔扇,这样他们算是互不相扰,他不必去看她,她也会更加自在。

    都收拾妥当,唐千才上前将所有的经过事无巨细地禀告:“都很顺利,二老爷干脆不管了,江家那边还没有动静。”

    “没有十足把握,江家人不会动我。”

    也就是说崔二爷没有被抓。

    说完这些,唐千喝了些水润了润嗓子,向隔扇方向看了看:“三爷,您说我读书多吗?”

    李雍想了想:“你小时候在宗长身边受教,虽然后来以习武为主,读的书也不算太少。”

    唐千皱起眉头:“三奶奶说我读书少。”他曾经厌弃的粗人,竟然说他读书少。

    “三爷,您读书多吧?”

    李雍放下手里的书本。

    “那您说说,什么是‘替罪羊’。”

    李雍思量片刻才摇摇头:“我不知道。”

    唐千得意地道:“三爷读书难道比三奶奶少吗?明明是三奶奶顺口胡诌,我听过那么多羊,就不知道什么是‘替罪羊’,下次三奶奶再说,我就……”

    李雍低沉的目光看过来,唐千适时闭上了嘴,他就从心底反驳。

    唐千退下去,屋子里重新静下来。

    李雍闭上眼睛,这一刻他竟然也感觉到了难得的安宁。

    ……

    江瑾瑜登上了府里最高的八角亭,她就喜欢这样居高临下的感觉。

    下人毕恭毕敬服侍在旁边,穷其一生就为了换来江大小姐的称赞。

    一盏茶的功夫,穿着蓝色短褐的人惶恐地跪在了亭子外:“大小姐,崔家人……跟丢了。”

    两天前他们发现了崔家人的行踪,可惜那崔二爷被李雍的人护着逃离,他们不得不增派人手之后进行围杀:“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队人马,硬是将我们拦住了。”

    “我们交了手,双方各有损伤,等他们撤走之后我们再去追踪,李家那边又来人干扰了我们的判断。”

    江瑾瑜不说话,那人一头叩在地上:“小人办事不利自然没脸面活下去,这次回来也只是想要将经过说清楚,大小姐也好有些防备。”

    那人吞咽一口接着道:“与我们交手的人,要么是承恩公府的人马,要么就是李家宗族那位宗长授意的。”

    江瑾瑜皱起眉头,承恩公世子爷就在太原府,至于李家那位宗长,不是一心想要成仙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