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二十八章 捉个正着

    唐千会觉得自己变坏了。仔细想一想,都是跟三奶奶学的,出之后三奶奶特地撺掇他要动一动脑筋,跟三爷以前教的不像。照这样再次一直这样的话,他的名声会会和三奶奶像坏。李律还也没缓过神,就听见一只大狗“呜呜”的声音传来,李家下人立刻见状侍卫,人狗大战还仔细想想,都是跟三奶奶学的,出来之前三奶奶特意怂恿他要动动脑筋,跟三爷从前教的不一样。。...

    唐千觉得自己变坏了。

    仔细想想,都是跟三奶奶学的,出来之前三奶奶特意怂恿他要动动脑筋,跟三爷从前教的不一样。

    照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他的名声会不会和三奶奶一样坏。

    李律还没有缓过神,就听到一只大狗“呜呜”的声音传来,李家下人立即上前护卫,人狗大战还没有开始,江家大门打开,门上管事对李家人就是劈头盖脸的臭骂。

    好好的人不做,跟狗抢食是什么道理。

    李律这才发现这只是江家的狗,他惹祸了。

    李雍和季氏曾是他们砧板上的鱼肉,他们却永远任由江家人宰割。

    这一晚太倒霉,李律失魂落魄地回到李家,刚到门口却不小心撞到一个人,那人身上除了湿哒哒的雨水,还有股生漆的味道。

    他低着头,雨水不停地从头上的斗笠落下来,提起手中的灯,幽暗的光映着他发青的脸,风吹过来,灯影张牙舞爪地四处飘散。

    “李二爷,”那人声音阴森可怖,“您要买棺木吗?”

    李律浑身的汗毛全都竖立起来,整个人僵立在那里动弹不得,牙齿抖动:“来……来人……谁……谁……”

    正当李家人去追赶那身影时,一个东西从黑暗中划过,直直地撞上李律的头,李律眼睛一翻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李家门前顿时一片慌乱。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二太太看着床上的李律,眼泪一个劲儿地落下来。

    李家下人只看到李二爷倒下来,李二爷到底遇见了什么,谁也说不准。

    “好像是,野猫踩落了一块瓦当。”门上的下人哆哆嗦嗦地回禀。

    李二太太难以置信:“哪里会这样凑巧,”她思量片刻,“是李雍干的,一定是李雍。”是李雍来找他们报复。

    李律头疼欲裂,他张开嘴想要说话,眼前却一阵天旋地转,今天惹父亲生气,得罪了江家,还被瓦当打破脑袋,这不是巧合,是有人故意要害他。

    “将季氏给我传来,我要问她,为什么叫棺材铺的人来吓律哥。”

    “三奶奶那边说来不了,她和三爷都忙着,脱不开身。”

    李二太太脸立即红起来,是为季氏羞臊的,季氏可真不要脸,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她总不能让婆子去被窝里捉人。

    “三奶奶还说,”下人小声道,“下雨天阴气重,别是在找替死鬼,眼下害她的凶徒还没有找到,她希望在此之前,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免得……免得……死无对证。”

    李二太太声音尖厉:“她这是什么话。”

    替死鬼……死无对证。

    李律脑海里重复着这几个字。仔细想一想,李雍那边已经用画像去捉人,可见十拿九稳,既然能够明面上让他们二房栽个跟头,何必暗地里对他动手。

    莫非并不是李雍,而是有人要杀了他,好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在他身上,让他来顶罪。

    李律的目光缓缓地挪向屋子里另一个角落。

    李文庆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律平白无故打了个哆嗦,身体向后缩了缩。父亲和江家人会不会已经谈好了,万一遮掩不住这件事,就将他……所以父亲和江家才会那样对他。

    “老爷,”李家管事上前,“三爷找到了咱们在城东的院子,已经在外面找人了。”

    那院子是丁武的藏身之地。

    完了,真的要遮掩不住了,李律焦急之中眼睛一翻,他还不想臭名远扬。

    “反了天了,”李文庆皱起眉头,上前几步看了看李律,“你好好养伤,我去看看情况。”

    李律已经抖成了筛子,等到李文庆出了门,他才一把拉住了李二太太:“母……亲……救……救我……我不想……死……让别人认了吧……我……我定然会好好……孝敬您……旦哥年纪……尚小……一时半刻不能……入仕……让他……让他去……”

    李二太太震惊地看着李律:“你在说些什么。”

    李律嚎的声音不小,在院子里就能听到。

    有了动静,就证明找对了地方。

    唐千带着人将李文庆城东的院子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李文庆赶过来时,下人已经战成一排。

    这是一处染布坊,养着几十个下人,李家二房不曾对族中报备的家业。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李文庆阴沉着脸发问。

    唐千立即行礼,“二老爷放心,我们只是找凶徒,不会牵连无辜的人。”

    李文庆瞪着唐千,唐千是宗长送给李雍的,跟在李雍身边十多年,是个忠心耿耿的护卫。他想等到李雍死了再处置唐千,这样宗长那边也好交代。

    谁知道半路上出这样的纰漏……

    “二叔会为我伸冤的,你们放心去查就好。”季氏的声音突然传来。

    李文庆转过头去,只见季氏让人簇拥着站在不远处。

    “成何体统,”李文庆皱起眉头,“一个妇人在这里做什么,就算捉凶徒也轮不到你来。”

    季嫣然一脸笑容:“二叔忘记了,只有我见过那人,我不在这里怎么行。”

    不等李文庆说话,季嫣然已经挑挑拣拣起来:“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

    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看来是真的了,李文庆心跳加速,季氏是真的看到了丁武的模样。

    季嫣然知道能够聚在院子里的人,定然都不是凶手,因为凶手知道她让唐千用画像找人,所以必然不敢露面。

    她这样一个个地去看,是要给李文庆和凶徒心理上巨大的压力。

    她每摇头一次,他们心头都会沉重一分。

    “再去搜。”唐千一副要将整个院子都翻过来的架势。

    角落里的丁武忍不住了,趁着唐千等人还没有靠过来,身子一动就向矮墙上翻去。

    他刚刚从墙上跳下来,却觉得肩膀一沉,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死死地扣住,然后一脚踹在他的腿上,一柄明晃晃的刀就架上了他的脖子,他身上就再也用不出力气。

    “抓住了。”

    丁武被李雍的护卫押进了院子。

    李文庆脸色微变,就要上前说话。

    “压在地上打……”季嫣然已经抢先一步,“直到他招认为止。”

    李文庆皱起眉头:“既然捉住了人,就送到衙门里,衙门自然会审理。”

    “哪有这样便宜的事,”季嫣然冷笑道,“我们三爷都挨了打,他倒比我们三爷要金贵吗?”

    听到这话唐千已经忍不住抡起了棍子,“啪”地一声打在了丁武的屁股上。

    丁武自然没有李雍的骨气,已经哀嚎起来。

    季嫣然跟着走上前去。

    李文庆只觉得一把火从胸口烧起来,他恨不得就将季氏杀死在这里,只可惜李雍和季家的人都在,若是打起来说不得就会惊动承恩公世子爷。

    李文庆刚刚想到这里,他面前石桌上凶徒的画像被风吹起来,他下意识地将画像握在手中。

    借着火把的光芒,画像上的人格外清楚。

    三十多岁,容长脸,蓄着胡子,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这张脸李文庆再熟悉不过,因为这就是他自己。

    季氏拿着寻找凶徒的画像,上面画着的人并非丁武,而是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