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二十七章 开了光

    季嫣然是不高兴了。李二太太真当她是个傻缺,账目连改都没改就径自送进她手里,即使她是个棒槌,也不能够就这样随意唬弄。“这账目不对,”季嫣然看向容妈妈,“让庄头回来给我一个交待。”容妈妈看一看外面:“天色了晚了,他们都是二太太那边的人,怕是好请。李二太太真当她是个傻缺,账目连改都没改就径直送到她手里,就算她是个棒槌,也不能就这样随意糊弄。。...

    季嫣然是生气了。

    李二太太真当她是个傻缺,账目连改都没改就径直送到她手里,就算她是个棒槌,也不能就这样随意糊弄。

    “这账目不对,”季嫣然看向容妈妈,“让庄头过来给我一个交代。”

    容妈妈看看外面:“天色已经晚了,他们都是二太太那边的人,只怕不好请。”

    季嫣然颇有依仗地看向李雍。

    李三爷还没有在李家行使过什么权利,这个在军营中历练了三年的人,总要发发威,免得让人当成病猫。

    李雍回应的很干脆:“他是李家的奴仆,若是不听主人之命,可让人伢子将他一家人带走卖去边疆。”

    “家乱才会生贼,凡是不肯配合的家人,都与肖婆子一家是同犯,依本朝律仆害主是重罪。”

    冷冰冰的话从李雍嘴中吐出来,听着格外的渗人。

    廊下很快有几个人应了一声。

    季嫣然不禁惊讶,她还以为只有唐千一个人守在这里。

    季嫣然将账目拿到李雍前面,“上面记得清楚,每年都要从庄子上借走粮食,李二太太和李文庆不敢明目张胆地卖了长房名下的东西,只能巧立名目,说那些粮食都给李家本宅用了,让肉烂在锅里,你就算追究,也没有办法。哪个能办大事的男人会与妇孺计较这点嚼用,你看看这里,一月之内庄子上的粮食分六次全都被借走了,最大这一宗肯定是拉到老宅子里,剩下的则是供养了李文庆在太原城的其他产业。”

    李雍看着那涂涂抹抹的账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季嫣然道:“正因为这是笔烂账,庄头才记得格外清楚,万一哪天李二太太翻脸不认人,他总要将自己摘出去,所以每次借粮他都有特殊的记号,不同的人来拉粮食他还在账目后面标注了人名。”

    李雍道:“那害你的凶徒大约就藏在那些地方。”

    季嫣然点点头:“城里城外都有你的人手,我又说见过那凶徒,李文庆必然轻易不敢让他出来见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藏在自家院子里。”

    唐千在外面听得一愣一愣的。

    三奶奶是被开了光不成?怎么想的与三爷不谋而合呢,三爷就是让他们从李文庆在外面置办的家业下手。

    他们大约找上两三天定然能将人抓住。

    现在被三奶奶这样一说,好像就更加简单了似的。

    “进来吧!”李雍喊了一声。

    季嫣然只听门一响,唐千就到了床边。

    李雍道:“就按三奶奶说的,去抓人。”

    “别忘了,”季嫣然道,“要吓一吓李律,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李文庆想要害人,必然吩咐李律去动手,李律听说我看到了那凶徒的模样,已经六神无主,我敢保证,第一个漏出马脚的人肯定是他。”

    ……

    江家。

    一炉香慢慢地燃起,江瑾瑜看着眼前的棋盘,对面的先生已经汗透了衣襟,脸上满是惶恐。

    “你说这样的规矩也未尝不可?”江瑾瑜问过去。

    先生立即跪在地上:“小人刚才未加太多思量,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觉得……不……不可以。”

    都怪他事先没有问清楚,误以为是大小姐解开了棋局,于是逢迎了一番,谁知道越说大小姐的脸色越难看,他这才意识到惹了大祸。

    江瑾瑜甩了甩袖子,先生立即被拖了下去。

    “要他无用,断了手算是还了江家给的束脩。”

    江家的便宜不是那么容易占的,季嫣然这三年从江家拿走了不少的银子,如今却敢站在李雍那边与她对着干,只要想到这个江瑾瑜心头就浮起一丝戾气,不惩办季氏,她的尊严何在。

    江瑾瑜身边的妈妈低声道:“大小姐没有成亲,不知道那些妇人……为何成亲之后一心一意跟着夫郎,从前季氏听您的那是因为没有和李三爷圆房,现在不同了,奴婢看那季氏腰也软了,走路也放开了,说的话更是不堪入耳,八成已经是正经的妇人,所以甘愿为李三爷奔走。”

    江瑾瑜眉头紧锁,脸上的神情如同寒冬腊月:“收了季氏?我就不信李雍能够忍得下这份屈辱。”一个还算出色的后进子弟,却找了如此粗俗不堪的女子,他不嫌恶心吗?

    管事妈妈立即道:“恐怕是真的了,季氏在李三爷屋子里侍疾,两个人寸步不离,李三爷手底下的人,都让季氏差遣。”年轻人就是好,这事传出去也只会说少年贪嘴,人家正经的夫妻,不偷不抢,大小姐这次是没算到才吃了亏。

    管事妈妈话音刚落,下人立即上前禀告:“李二老爷来了。”

    “让他回去吧!”江瑾瑜站起身走进内室里。

    大雨天里,李文庆站在长廊里等着,江家下人走来走去,脸上挂着对他的鄙夷。

    李文庆攥起了手,干脆几步跨到院子里,任大雨打在他身上,江大小姐不管他,他这次可就要完了。

    “您快去跟大小姐说说,求大小姐帮帮忙,”李文庆拉住管事,一脸恳求,“那季氏画了凶徒的模样,正让人满太原城里找人。”

    管事望着李文庆:“那李二老爷就要仔细着些了,您有错在先,再被李三爷握住把柄,您这个掌家人可就当不得了,我们大小姐已经歇下,李二老爷请回吧!”

    江家大门轰然关上那一刻,李文庆觉得自己如同丧家之犬。

    “父亲,父亲,江家人同意了?”

    李律这时候好死不死地打着伞扑过来,“我就说李雍和那季氏死定了,这次的事多亏了父亲英明,现在我就将礼物给江大小姐送进去。”

    李律的笑脸一下子扎疼了李文庆的心,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李文庆一拳打在李律肩膀上,李律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摔进了雨水中。

    “父亲。”李律愣在那里。

    “谁让你来的?回去,别在这里丢人。”

    李律一脸委屈:“是您让下人知会我拿了东西来江家。”

    李文庆“啐”了一口,转身上了马。

    眼看着李文庆的身影消失,李律忙要追上去,却觉得什么东西撞在了他腿上,他低下头一看,是一只苍白的手。

    断手。

    李律尖叫一声。

    唐千躲在角落里,将李律骗出来实在太容易,本来还没想好怎么去吓李律,正好江家院子里的恶狗叼了一只断手。

    他从狗嘴里抢食喂给了李律,也不知道李律心中感激不感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