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二十六章 坦诚相待

    季嫣然回内室里。李雍的脸色仍然惨白,眉宇之间的神情却简单轻松多了。适才释空法师治伤的时候,李雍没已发出任何声音,即使是在中医正骨的关头,他也而已皱了皱眉头。这一点让她很敬佩,所以她是个很怕疼的人。“你这些年是也不是在军营里。”季嫣然边说边将药碗端了过李雍的脸色仍旧苍白,眉宇之间的神情却轻松多了。。...

    季嫣然回到内室里。

    李雍的脸色仍旧苍白,眉宇之间的神情却轻松多了。

    方才释空法师治伤的时候,李雍没发出任何声音,即便是在正骨的关头,他也只是皱了皱眉头。

    这一点让她很佩服,因为她是个很怕疼的人。

    “你这几年是不是在军营里。”季嫣然边说边将药碗端了过去。

    李雍抬起头来:“你怎么知道?”他化名在崔将军帐下任职,连李文庆都不知晓。

    “很简单,”季嫣然指了指李雍身上,“你身上有许多利器造成的伤疤,你又没有恶名在外,既然不是与人斗殴造成的,那就是在军营了。”

    “你在外面定然是遇到了变故,在李文庆没有动用家法之前,你就已经受了伤,刀剑伤和棍棒伤很好区分。”

    他急着进城救崔将军,干脆厮杀出了条血路,混战中被高句丽的将军一刀伤在了腰上,她连这个都看到了,而且能想到那么多,他不禁再一次打量季氏,四目相对,季氏脸上并没有羞怯,仿佛……并不在意这些……

    被这样肆意谈论伤口,他身上倒像是没有了衣服,他从没想过会被一个女子这样盯着瞧。

    李雍眼睛微沉,心也静下来,努力让自己适应现状,他安静地接过药碗,一口气喝掉才道:“你嫁到李家之后,我就去了军营。”

    季嫣然坐在锦杌上,静静地听着,她和李雍联手对付了李文庆和江家,也算有了几分信任,与其听顾包子胡扯倒不如在李雍这里,进一步知晓目前的局势。

    季嫣然起身再一次推窗看了看外面的唐千,然后将容妈妈叫进门吩咐了几句。

    李雍知道季嫣然是怕被人偷听,若是他将实情说出来,倒像是对不住她似的。

    共处一室,还要分享他心中的秘密吗?他从没想过这种事,尤其是对季氏。

    李雍道:“武朝分十大节度使你应该知道吧?”

    季嫣然没有在正主脑海里仔细去翻找相关的记忆,但是模模糊糊的倒也知道不少,于是点了点头:“十大节度使,五姓望族占其五,开国郡公占三,另外两家是皇上信任的重臣。”

    李雍点头:“十年前,开国郡公为首的林家上奏朝廷收回节度使,实行州、县二级制,推行科举,提倡士大夫治天下,也就是削弱五姓望族的权柄。”

    “后来江家女入宫,皇上就开始迟迟不肯推行新法,直到常宁公主突然薨逝,林家没有了意气回到岭南,五姓望族重新兴旺,江家更是占尽了风头。”

    “常宁公主虽然是个女子,她的死却让朝廷局面大变。

    五姓望族趁着太后娘娘悲伤过度一病不起,鼓动天子将四处扩充疆土,将整个武朝绑在了战车之上。

    疆土虽然扩充了,武朝的兵马、钱粮不足,更加需要节度使和望族的支持。

    朝中许多重臣,就在此时被五姓望族牵制、陷害。

    就连晋王都解甲归田。”

    “三个月前惠妃娘娘诞下龙子,惠妃娘娘母亲被封为宜国夫人,江家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扩张权柄,不但插手朝中要事,还明目张胆地抢夺平卢节度使。”

    “护国公林让带着一众老臣反对,朝廷上下,都在为这件事暗暗较劲,紧接着平卢就起了战事,原本的节度使崔大人战死,一家老小尽数被屠。”

    季嫣然听了明白:“所以你藏着的是崔家人。”

    李雍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护送崔家人的事他本不欲让任何人知晓,季氏出现在大牢里,他认为是被江家人驱使前来探听他的秘密,从平卢到河东,他一路上杀了不少人,他不介意再多杀几个。

    现在他却亲口说了出来。

    季嫣然道:“既然如此,你觉得林家是对的。”

    李雍想了想:“算是吧,在平卢几年,我亲眼看到了节度使的权利,林家制衡五姓望族也没有错。”

    所有的信息在季嫣然脑子里过了一遍。

    “那顾……承恩公世子爷呢?站在哪一边?”

    李雍沉吟片刻道:“如果常宁公主活着,他定然站在常宁公主这边,现在……他只信他自己。”

    “还好,这些事离我们还远着,”季嫣然道,“眼下最要紧的是你养好伤。”

    “我是个内宅妇人,只想侍奉好夫君,找到那个要杀我的凶徒。”

    季嫣然说完话,伸出手整理了李雍身上的被褥。

    一股淡淡的花香从她身上传来,仍旧夹杂着一股脂粉味儿,但却不那么让人闻起来难受了。

    “所以,你才要救我?”

    季嫣然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眼下也只有你能够靠得住,虽说人要尽可能的为日后打算,但在前途未卜的时候,只能走好眼下的路。”

    季氏这话仔细想起来是很有道理的,季嫣然从前和现在的模样全都浮现在李雍脑海里,他一时心烦意乱起来。

    他和她没有那番情意,却要夫妻情深,生死相依。他二十多年一直约束自己,从没这样荒唐、放纵过。

    当她纤细的身子挡在他面前,又想方设法请回释空法师的时候,他心中有一丝的动摇,就算不曾喜欢,是否也要对她尽责。

    所以释空法师当着她的面,扯下他身上的衣衫,他反而沉静下来。

    不得不说,季氏影响了他的心境,奇怪的是作为女子,她却比他更看得开,若是寻常人即便再无奈,也不会坏了自己的名节。

    李雍想到这里,抬起头。

    季嫣然已经坐在锦杌上翻看锦盒里的账目。

    她会理账?

    就这样一页页看下去,也没有用筹算,却又不像走马观花,她真的看懂了吗?

    李雍正在思量,却发现季嫣然站起身来,一把又推开窗子:“一个庄子,一年只余一百两银子,说出去谁相信啊,哎呦,歹命啊,我这是嫁进了贼窝吗?”

    李雍不由地失笑,她还真的看懂了。

    ……………………………………

    我是个好孩子,午饭就更新。

    看标题。。。别想歪。

    老规矩章节留言超过20加更。

    还有三天就上架啦,努力,加油码字,大家也要来订阅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