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二十五章 黑心包子

    雨幕将天空照得愈加的很明亮。季嫣然的话恰巧能让门里门外的人都听见。释空法师那慈祥和蔼的脸上,像是浮起一丝的笑意:“贫僧明白,顾施主也不是第一次回到栖山寺了。”季嫣然扬着眉毛:“他要劝解法师示寂。”释空法师点了点头:“顾施主实是曾说这样的话,示寂后季嫣然的话正巧能够让门里门外的人都听到。。...

    雨幕将天空照得愈发的明亮。

    季嫣然的话正巧能够让门里门外的人都听到。

    释空法师那慈祥的脸上,像是浮起一丝的笑意:“老衲知道,顾施主不是第一次来到栖山寺了。”

    季嫣然扬起眉毛:“他要劝说法师圆寂。”

    释空法师点点头:“顾施主确然说过这样的话,圆寂之后,老衲就可以回到故土……”

    季嫣然接着道:“就算法师想要回故土,也不用圆寂之后。”

    “老衲发过誓愿,此生都要留在武朝,顾施主说的也没错,他想要带老衲走,也只能等老衲圆寂之后,”释空法师说着顿了顿,“生死自有定数,季施主也不要因此为老衲烦恼。”

    出家人就这一点不好,说话永远带着玄机。

    “法师仁慈,”季嫣然道,“但是亲君子远小人,有些事您不得不防。”

    亲君子远小人吗?

    床上的李雍脸上忍不住浮起笑意。第一次有人这样直接的说顾四,顾四此时此刻不知是什么心情。

    季氏有时候说的话,会让他觉得,她从小定有西席开蒙,但是她的言行举止却是那么的粗鲁,并不似受过教。

    一个人身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矛盾的情形。

    释空法师这次微微一笑:“老衲知道了。”

    顾珩闭着眼睛靠在游廊下,雨滴溅在他的脸上,沿着他的下颌淌下来,他却仿佛浑然不觉,风吹开他的胯衫,穿在里面的短褐被利刃割破,露出一条伤口,鲜血在雪白的衬子里晕开。

    顾珩将衣袍抚平:“李三奶奶,你可要想好了,将法师金身送回故土供奉,那可是五十斤黄金的买卖。”

    季嫣然推来窗子,外面的顾珩睁开了眼睛,墨黑的眸子映着大雨,亮如星辰。

    “承恩公世子爷想让我劝说释空法师圆寂?”

    顾珩笑道:“事成之后,我分给李三奶奶十斤黄金。”

    季嫣然望着顾四,半晌才叹口气:“想要我合作,恐怕要先拿来一百斤才合适。”

    窗子重新关上,顾珩嘴角上笑意更浓了些。

    “世子爷,”常征上前道,“不如您先去休息,这里就交给我们。”

    “李家不会连间客房都不给我准备。”顾珩慢慢地走进雨幕之中,接二连三的出事,江家应该很快就坐不住了。

    太后娘娘的眼疾愈发严重,太医轮番上阵却没有任何的起色。

    皇上龙颜大怒,太医院不愿意做替罪羊,灵机一动想起来,太后娘娘的眼睛当年是释空法师医治的,这再度证明了胡僧不可信。

    常宁公主的案子之所以悬而未决,是太后娘娘相信释空法师,不允许刑部对法师动刑,若是太后娘娘这次有个闪失,那些希望常宁公主案落定的人,就会趁机对释空法师下手。

    常宁公主死在了行宫,当时在行宫主事的是皇上,太后因此对皇上起了疑心,母子两人十年间貌合神离,所以皇上恨不得立即找到真凶,也算洗脱自己的嫌疑。江家人一向体察圣心深得皇上的信任,释空法师恰好在太原府修行,江家人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十年了,每次提起常宁公主的案子,他们都会想到释空法师这个顶缸的,这次趁着太后没有病糊涂之前,他要将释空法师弄进京,活人他带不走,只能带走“死人”,让“死人”为自己自证清白。

    本来李雍也是要助崔家人上京状告江家,他们可以借此合作一下,让江家人赔了夫人又折兵。

    常征忍不住道:“世子爷,您应该实话实说……”

    “说什么?”顾珩抹一把脸上的雨水,“那么多人知道,万一事情败露,我怕他们拖累我。”

    常征似是有所感悟:“世子爷说得对,您是纨绔子弟,斯文败类,向来名声不好,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哪怕离开武朝也没人理睬您,可是李三爷不同,他是正经要出仕的,身上又有军功在身,可谓文武双全,将来的栋梁之才,事发之后,您可以不要脸他不行。”

    “而且,您有多不靠谱,自己也清楚,自己耍耍也就罢了,害人是要遭雷劈的。”

    常征刚说完,天空中陡然炸开一记惊雷。

    顾珩不禁打了个哆嗦。

    常征已经先一步到了亭子,用悲悯的目光望着顾珩。

    “你可以回承恩公府。”

    “不,我觉得跟着世子爷在外面见识挺好的。”

    两个人站了一会儿,常征道:“恐怕李三奶奶不会给您安排客房了。”

    顾珩干脆坐在石凳上:“都说漂亮的小姑娘心肠好,放在她身上怎么就不好用了呢。”想一想季氏的眉眼,顾珩忽然觉得脸颊有些发疼,仿佛有人在上面咬了一口。

    ……

    小和尚胡愈熬好了药。

    释空法师也准备要起身离开。

    季嫣然忍不住开口阻拦:“还是等到雨停之后再走吧。”她就是喜欢跟法师待在一起。

    “来到栖山寺之前,老衲本是苦行僧,施主只要借老衲师徒斗笠、蓑衣即可。”

    释空法师说着站起身,季嫣然忙递上了药箱:“法师说过这药箱是您徒弟的。”

    释空法师颔首:“正是。”

    季嫣然道:“依我看,这是您徒弟送给您的礼物,”说着她的指了指药箱上的金桂树,树下有一人站立在那里,“那恐怕是年轻时的法师吧!虽然那时法师并未出家,但是已经心向佛祖。”

    画在那里的人像很小,可看在她眼里却是那么的清晰。

    “您那徒儿是怕您不肯收下,才故意将药箱落在了您的禅室之中。”

    释空法师静默了半晌,眼睛中一闪泪光:“若非施主提醒,老衲竟未勘破,”说着看向季嫣然,“施主聪明伶俐,与我那徒儿很像。”说完他背好药箱向前走去。

    眼看着法师走到了门口,季嫣然心中忽然一酸:“法师说过愿意传我医术,不知还算不算数。”

    释空法师显得格外安详:“明日未时中,老衲会如约而来。”

    家人递过了蓑衣,释空法师和胡愈小和尚两个人就消失在雨幕之中。

    季嫣然一直愣在那里,直到内室传来李雍咳嗽的声音。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