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二十三章 谁也别活

    容妈妈应了一声,却也没进来拿东西,反倒盼咐婆子去前门。李文庆刚要让身边的总管跟随去查询。前院里立刻传来噪杂的声音,门上的人跑来向李文庆禀告:“二老爷,咱们家外面,停着棺材。”刚漆好的棺材,在阳光下黝黑闪闪发亮,一具一具足足齐齐地从李家门前,一李文庆正要让身边的管事跟着去查看。。...

    容妈妈应了一声,却没有进去拿东西,反而吩咐婆子去前门。

    李文庆正要让身边的管事跟着去查看。

    前院里立即传来嘈杂的声音,门上的人跑来向李文庆禀告:“二老爷,咱们家外面,停着棺材。”

    刚刚漆好的棺材,在阳光下黝黑发亮,一具一具整整齐齐地从李家门前,一直排出了胡同,在太原城里从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哪家会一下子死这么多人。

    棺材一出现,街头巷尾全都议论纷纷。

    李文庆脸色铁青,季氏这是在咒他们不成?

    “季氏,你还有没有点规矩,别忘了你是李家妇。”

    季嫣然道:“是二婶让我将嫁妆拿出来的啊,那就是我的嫁妆,太原城的一间棺材铺。”

    棺材铺,听听,谁会送这样的嫁妆,李二太太去看李三太太,李三太太却神情飘忽,好像什么都没意识到。

    李二太太咬牙,她就知道李文书夫妻不是好人,到了关键时刻就跟她装傻充愣。

    季嫣然道:“婚丧嫁娶是谁也逃不开的俗事,我这嫁妆外面人不知道,二婶您不知道吗?我嫁进李家三年,李家就没用过我的嫁妆?”

    李二太太冷笑道:“我根本不知道你还有这些,哪家的嫁妇会带这样的嫁妆来夫家。”真是晦气。

    季嫣然惊诧地“咦”了一声:“二婶您怎么能吃过了就不认呢。”不等二太太反驳,就看向容妈妈。

    容妈妈立即躬身道:“我们院子里出的香烛和祭祀的用具,都是从棺材铺里拿的,”说着看向李二太太头上,“还有我们奶奶送给您的簪子,那些衣料,您小憩时枕着的如意玉枕……”

    棺材铺,簪子,衣料,如意枕……

    李二太太似是想到了什么,季氏送给她的那些该不会……都是从棺材铺子里拿来的吧?

    半新不旧的物件儿,并没有十分的精贵,不过是季氏唯一能拿出手的几样东西,季家没落之后,季氏从旁支族中出嫁,嫁妆少的可怜,为了能在李家立足,季氏也拿出不少东西打点,那些东西她从来没想过出处。

    从前她也听说,那些挖坟盗墓的人,想要销赃有些东西不敢拿去当铺,干脆送入棺材铺,棺材铺里买来的东西都是直接下葬不在市面上流通,所以也就不会有人追究。

    “二老爷、三老爷、二太太、三太太,我是棺材铺的掌柜。”

    阴沉的声音响起来。

    婆子身后跟着个穿深青色短褐年纪五六十岁的老头,一阵风吹来,那老头身上有种新鲜的生漆味儿,他的手规规矩矩放在那里,手指枯瘦如柴,指甲修得很短,但是甲缝里都是黑垢,他手中还捧着一只盒子:“这是我们三奶奶给二太太的礼物。”

    李二太太向后退了一步,那盒子和季氏送给她的檀木盒简直一模一样,她想的真是没错,那些东西都是……

    李二太太仿佛闻到了股腐臭的味道,她强压住心头的恶心,正要说话,却见那男人的目光落在她头上。

    她头上戴着的正是季嫣然孝敬给她的簪子,李二太太打了个冷战,忍不住伸出手将头上的簪子拔出扔在地上。

    她能肯定这东西定然不是正经的来路。

    “这是我孝敬给二婶的,二婶怎么就扔掉了。”

    季嫣然的声音传来,李二太太才猛然回过神,发现周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季嫣然惋惜地望着地上:“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样一只做工精细的,二婶怎么就给扔了,莫非嫌弃这是……我也没法子啊,公中不给我月例,我又想孝敬二婶,只有这样……这些年我是尽力而为,想要做好一个媳妇。”

    “你……”李二太太一脸凶狠,“我们李家没有你这样的媳妇。”

    听得这话,季嫣然抬起脸:“怎么能没有呢,您别忘了,是我将三郎从大牢里救出,又是我为三郎求医,平日里对长辈也没少了孝敬。”

    “我拼了命做了这些,谁若是随便质疑我,污蔑我,想要害我,那我……”季嫣然笑起来,“就只能将那些棺材送给他。”

    “我活不成,谁也别想活。”

    顾珩静静地瞧着:“那簪子是季太太随身带的,这样的东西却被她送给了李二太太,看来这几年她的日子过得确实不太好。”

    常征点点头,世子爷不喜季氏,也早就料到季氏会有这样的结果,这不正好证明了世子爷英明神武。

    常征正要夸赞顾珩一句,却发现顾珩眨眼的功夫已经走到李二太太面前,弯下腰将地上的发簪捡了起来。

    李文庆眼皮重重一跳,他听说了承恩公世子爷上了门,他假意不去理睬,是因为这位世子爷万事利益为先,做事不论对错,路数完全让人摸不透。所以他才想快点收拾了季氏,再去对付后面更棘手的问题。

    季嫣然眼看着顾珩捏着金簪,对着阳光看了看,然后那簪子平白就从他手中不见了。

    紧接着顾珩就像没事人一般笑着道:“李三奶奶可不能这样说,三奶奶万一有个闪失,就算季大人远在边塞,不一定会知道,我回京之后不小心告诉林家长辈,三奶奶挟棺自戕,为李家赔了条性命,林家老太君定要向皇上求个封号。”

    顾珩目光淡淡地从李文庆面前扫过:“李三奶奶,趁着您在,不如为自己想个封号吧!李家上下,大大小小以后可就全要指望这封号过日子了。”

    顾珩明明在说季氏,李文庆却感觉到后背一阵森然的凉意,承恩公世子是在威胁他。

    说完话顾珩露出个明媚的笑容。

    “等等,”李文书忽然道,“那封号下来,我们可不就是逼死侄媳了。”

    说完,李文书一把拉住李文庆的手腕:“二哥,发落嫣然是你的主意,跟我没关系,这封号下来,我……可不接啊。”

    李文庆一甩袖子将李文书推了个趔趄:“要发疯滚回你自己家去。”

    “呵呵,”顾珩不去理睬恼羞成怒的李文庆,转头迎上季嫣然,目光明丽,笑容灿烂,“李三奶奶,我跟你做一笔生意吧,你将释空法师请出栖山寺就算付了定金,等我捉住了那害你的凶徒,你再帮我一个忙,我们就算两清了如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