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二十二章 太不要脸

    顾珩的心思一向慎密,定是了可以看出了端倪。但是想一想这五年里,顾四看见他就闻风而动奔逃的模样,他就不想将整件事因果全盘托出。顾家和季家是有些渊源的,他但是是想要顾四为季家送封信,请季大人亲自出马毁了这门亲,他肯定登门赔礼,顾四却深怕沾上季氏,跑的比谁不过想一想这三年里,顾四见到他就闻风逃窜的模样,他就不想将整件事因果全盘托出。顾家和季家是有些渊源的,他不过是想要顾四为季家送封信,请季大人出面毁了这门亲,他一定上门赔罪,顾四却生怕沾上季氏,跑的比谁都快。。...

    顾珩的心思向来缜密,定然已经看出了端倪。

    不过想一想这三年里,顾四见到他就闻风逃窜的模样,他就不想将整件事因果全盘托出。顾家和季家是有些渊源的,他不过是想要顾四为季家送封信,请季大人出面毁了这门亲,他一定上门赔罪,顾四却生怕沾上季氏,跑的比谁都快。

    李雍冷冰冰地道:“我们已经成婚三年,你现在来问这句话是不是已经晚了。”

    顾珩看一眼旁边的季嫣然,季嫣然大大的眼睛痴痴地看着李雍,这一幕真是郎情妾意,不像有半点掺假。

    “承恩公世子爷。”

    顾珩转过头去,季氏就将一盆血水就塞进了他的手中:“出门左转是堂屋,释空大师治伤,屋子里不留闲人。”

    顾珩仍旧一脸笑意:“好,那我就在外面等着。”

    顾珩走了出去,李雍歉意地望着释空法师:“释空法师,让您见笑了。”

    释空法师净了手,从胡愈手中接过一把精巧的小刀:“安心养伤吧,有老衲在,这伤口不至于会致命。”

    李雍伤口大多在腿上,也有一些在比较隐私的部位,所以李雍一直不让人近身查看,这种情况之下,为了避免尴尬,她还是先退出去的好。

    “那就劳烦法师了。”

    季嫣然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施主,”释空法师道,“你想不想跟着老衲学医术。”

    “这……我没想过。”季嫣然抿了抿嘴唇,虽然生理卫生课学过不少,在孤儿院生病也大多数是自己处理,稍大点的时候,协助大姨妈为受伤的“兄弟姐妹”们处置过伤口,可这都是小事,离真正为人医治有很大的差距。

    “那就一切随缘吧,”释空法师道,“我只为李施主医治一次,后面换药就由你与胡愈一起来,既然他是你的夫婿,你也不必避嫌。”

    释空法师说完,手一扯,李雍身上的布单就滑落到了大腿根,突然而来的变化,季嫣然甚至来不及闭眼睛就看了个精光。

    第三次。

    这次可真的不怪她。

    季嫣然转过头,落入了李雍那清湛的眼睛,这次他好像没有发怒,也没有惊慌,难道已经习以为常。

    释空法师已经持刀割在李雍肿胀的伤口之上,陈旧的血液立即涌了出来。

    下一步,季嫣然发现自己已经接过胡愈手中的瓦罐,将里面的水向那伤口上倒了下去,瓶口低落的液体落在她手背上,季嫣然抿在嘴里尝了尝,是苦的。

    里面装的是熬好的药水。

    “为什么要用这药水清洗呢?”

    “洗出异物,李施主这是棍棒伤,难免会有木刺混在伤口之中,又被囚禁在大牢中,必然经过虫鼠爬咬,只有清理干净再用药才事半功倍。”

    季嫣然点了点头。

    释空法师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和蔼的笑容,伸出手来:“将干净的布巾递给我。”

    ……

    院子里,顾珩坐在树下看笼子里的鸟儿叫得欢。

    “世子爷,”常征道,“您怎么不跟李三爷说,这三年您也找过季大人,在这门亲事没定下来之前,您还让属下去劝过李三奶奶。”

    顾珩吐出嘴里的草茎:“李雍他知道。”相识这么多年,李雍如果不了解他,也不会在紧急关头让人送信给他。

    “这些都是小事。”

    什么又是大事,世子爷的名声就是这样坏的,明明感念当年与季大人的交情,让他护卫着李三奶奶,却不声不响的不让任何人知晓。公爵爷为他找了差事也不去,父子两个大吵一架,世子不愿意做,官职看不上眼,这不是标准的纨绔子弟是什么?

    “世子爷……”常征还要劝说。

    “人生一世,活得那么规矩死板做什么,”顾珩笑道,“我现在只是奇怪,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接到消息之后来到太原府,李雍已经先一步出了大牢,他让人打听消息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季氏为李雍伸了冤。

    江家虎视眈眈,李家作为帮凶乐见其成,季氏就靠自己……真让人不容小觑。

    常征脸色更加难看,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世子爷,您可不能……季氏已经嫁人,李三爷可是您的莫逆之交,您可千万不能惦记着他的妻室。”

    顾珩眨了眨眼睛:“若我就是要惦记着呢?”

    “那……那……”常征憋红了脸,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顾珩目光闪烁,长腿支起,微微欠着身子,慵懒中却有几分英姿勃发:“若是你将当年是奉我之命看护她的事说出来,说不得她也会对我心生欢喜。”

    若不是自家的世子爷,常征就要送出三个字“不要脸。”

    常征垂下头:“您之前吩咐不让说,我就不会说出去,李三奶奶不会知道,您也不用拿这件事激我。”

    顾珩叹口气,看来常征还没有傻到底,不过季氏也确实有趣的很。

    过了半晌,季嫣然终于从屋子里走出来,李文庆、李文书、李律等人也都齐聚一堂,顾珩兴致勃勃,看来又有好戏看了。

    季嫣然上前向李文庆等人行礼:“二叔、三叔,有释空法师在,三郎的伤就能治好了。”

    李文庆气得咬牙切齿,季氏又为李家招了祸事,她将释空法师带回来,定然已经被江家人恼恨。

    他就不明白了,之前季氏一直围着江瑾瑜,怎么就突然转了性,现在要赶在江家没有责难下来之前,将季氏发落了。

    “季氏,”李文庆道,“你怂恿雍哥将家中闹成这般,我如何能留你……来人,将三奶奶押进祠堂……”

    季嫣然笑一声:“二叔,您不要着急,我是长房长孙媳,接管长房的财物有什么不对?”

    “明明是你自己说不会打理这些,”二太太道,“你嫁到李家来没有嫁妆,还不都是我贴补你,如今你一翻脸,将我置于何地。”

    “二婶记性不好了,”季嫣然一脸惊诧,“我怎么会睁着眼睛说瞎话,我是李家明媒正娶来的,哪里不能管家,再说……我怎么没有嫁妆。”

    季嫣然看向容妈妈:“我的嫁妆呢?拿来给大家看一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