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二十一章 不请自来

    “三爷,三奶奶将胡僧请回去了,并且……来的是释空法师。”唐千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耳中李雍耳朵里,李雍却也没将整句话话凑出来能读懂其中的意思。婆子们厮打在一起,嚷嚷闹闹的声音还离开他脑海里。季家的下人占了先机,二婶的人居然打但是她们。这可真让他大开眼唐千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李雍耳朵里,李雍却没有将整句话凑起来读懂其中的意思。。...

    “三爷,三奶奶将胡僧请回来了,而且……来的是释空法师。”

    唐千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李雍耳朵里,李雍却没有将整句话凑起来读懂其中的意思。

    婆子们扭打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声音还留在他脑海里。

    季家的下人占了先机,二婶的人竟然打不过她们。

    这可真让他大开眼界,就连军营里练兵,也没有这样精彩。托季嫣然的福,他也做了一回内宅妇人。

    “三爷,三爷……”

    “三爷……”

    “临走的时候,我都嘱咐你,让你别死,在大牢里都撑着没死,总不能就在这时候咽了气吧!”

    清澈的声音压过他脑海里所有的嘈杂,让他一下子醒过来,睁开眼睛他就看到了季氏那双写满担忧的眼眸。

    她梳着妇人头,头上簪着压着喜字的凤凰簪,耳朵上的珊瑚耳钉鲜艳欲滴,很难想象,这妇人头是为他而梳。十三四岁的时候,他就对女子敬而远之,因为娶妻暂时并不在他计划之内,家中逢大变,他要做的事很多,母亲的丧礼上,他练就了一颗坚硬的心,一切都要由他自己来安排,他不喜欢被人触碰,更不愿意被人任意摆布。

    没想到这一次,他在如此的情况下,遇到了季嫣然。

    “我没事。”李雍嗓子低沉而沙哑。

    季嫣然抬头看过去,李雍嘴唇紧抿,目光清冷,神情中有一丝的迷茫,但是他却仍旧绷起了后背,如竹节般的手指紧紧地攥着一把匕首,因为发热,脸上有不正常的潮红,呼吸微微紊乱,汗水从他额头上淌下来,没入系紧的领口当中,喉结跟着不停地上下滑动,明明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却还在苦苦的支撑。

    季嫣然不禁要佩服他,能支持到现在没有晕厥,真是不易。

    “李施主的伤很重,我要重新清理伤口,挑出碎骨和异物,重新缝合上药。”

    李雍听到了一个令他有几分熟悉的声音。

    释空法师。

    季氏真的请到了释空法师,他竟然一时分不清这是做梦还是现实。

    “你请来了……法师……”李雍艰难地开口。

    季嫣然点点头。

    是真的。

    一杯水递到他面前,李雍低头去喝,温热的水流过他干燥的唇喉,让他又增添几分的清明:“谢谢你……”

    这是他们成为夫妻之后,最客气的一句话。

    季嫣然低下头道:“不用谢我,只要别白费我的心思。”

    听到这话,李雍重新沉静下来,此时此刻他身上的体力几乎流失殆尽。

    释空法师道:“置一屏风,将他衣衫解开些。”

    季嫣然吩咐下去,伸出手去解李雍的领口,这样严严实实地裹着,真是嫌自己命大,好不容易才请来了释空法师,她可不想法师还没出手,倒给他闷死了。

    她还没有碰到李雍的衣襟,只听得破空声响,一个人窜到了她身边:“长亭,你怎么伤成这样。”

    季嫣然愣在那里,抬起头看过去,不禁讶异,面前的竟然是承恩公世子爷。

    他怎么会来李家,而且听他那话里的意思,与李雍还是熟人。

    顾四也对上季嫣然的眼睛,大咧咧地笑起来。

    容妈妈在一旁暗自生气,这位承恩公世子爷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明明方才的气氛很好,三爷和三奶奶相处下去,夫妇和顺指日可待,世子爷却这样坏了好事。

    她差点觉得,承恩公世子爷就是故意的。

    李雍看到了顾四,神情自然:“你……来了。”

    顾四笑道:“这是什么表情,你让人送信给我,可见对我还是有几分的信任。”

    李雍道:“那倒未必,只不过离开河东必然要知会承恩公府。”

    “这才几日不见,怎么对我这样没信心,亏我们打小就相识……”顾四没心没肺地笑着,干脆依在软榻旁,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向周围看了两眼,发现屋子里没有了旁人,除了季氏主仆,就是释空法师和一个小和尚了。

    季氏还真是很厉害,这么快就安排了屋里人。

    “原本我是想来走一圈,帮你引了江家人注意,让他们顾此失彼,谁知道你有了更好的法子,”顾四说着指向院子里,李家的下人仍旧争斗不休,恐怕一时半刻难得安宁,“你在太原府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江家调动了满城人手,兵分几路追了出去。你放心,我再从中闹一闹,江家抓不到崔二爷。”

    释空法师正好用锋利的小刀挑开了李雍那没有缝合好的伤口,李雍气息微重,轻哼了一声:“这件事事关重大,定要为崔大人伸冤,平卢不能落在江家人手中,否则也会像这河东一样。”

    “像河东又怎么了?”顾四满不在乎,“那是朝廷该思量的事与我何干,你就是给自己背负了太多责任,不如我自在,要不是看在崔将军多年驻守边疆,是个好人,你又因此被害入狱,我才不会做这赔本的买卖。”

    李雍皱起眉头:“十年前,一心想要为社稷出力的人是你,还在太傅面前说严于律己,秉性耿直,刚正不阿,才可为能臣。如今摇身一变成了荒唐公子,”说着看向释空法师,“你还在查那件案子。”

    季嫣然想起顾四见到她时,曾让她劝说释空法师圆寂,难道顾四是在查常宁公主的死因?

    他想要让法师圆寂,是认定了常宁公主被法师所害?

    不可能。季嫣然心中油然生出一种坚定的念头,害常宁公主的不是释空法师而是另有其人,这个念头正是来源于她身体的正主。

    顾四显然不想谈这件事,目光一转落在李雍那些伤口上,原本轻佻的神情中一闪凌厉,“看来江家还真是想要杀了你,难道他们不顾及你家那位祖宗了吗?当年他带你入选伴读,何等荣光,人人都觉得李氏将跻身望族……”

    李雍闭上眼睛,半晌才道:“宗长已经闭门修身不问世事。”

    顾四笑一声:“我看那倒未必吧!”说到这里他忽然眉毛一挑,低下头来,“你们……夫妻情深,到底是真是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