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十九章 我说了算

    季氏眉角轻轻扬着,发鬓漆黑,望着有几分咄咄逼人的英气,白白地净净的脸庞,木棉花似的嘴唇,犹如春桃绽雪。顾四感觉到一丝恍惚间,季氏的长相并也不是那么的出挑,此时她的神情却让人生起几分的信任:“你能看出白棋赢了?赢了几目……”季氏却也没提问他的问话顾四感觉到一丝恍惚,季氏的长相并不是那么的出挑,此时她的神情却让人生出几分的信任:“你能看出来白棋赢了?赢了几目……”。...

    季氏眉角微微扬起,发鬓漆黑,看着有几分咄咄逼人的英气,白白净净的脸庞,木棉花似的嘴唇,如同春梅绽雪。

    顾四感觉到一丝恍惚,季氏的长相并不是那么的出挑,此时她的神情却让人生出几分的信任:“你能看出来白棋赢了?赢了几目……”

    季氏却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径直向棋局走了过去。方才他和太原府的官员大打出手,所有人都还在应对周围的慌乱,并没有人注意到季氏主仆,栖山寺的和尚也就没有上前阻拦。

    季氏一步步走过去,目光落在那棋盘上,仿佛已经看得入迷了。

    她半垂着脸,身上有种能够压制一切的安宁,让人不忍去打断她的思量。

    半晌她终于抬起头:“法师,白棋的确赢了这一局。”

    释空法师的神情虽然依旧慈祥、平静,却还是能从中他微深的眼眸中,看出些期盼和讶异。

    顾四也跟着凑了上去。

    江瑾瑜被人簇拥着走过来,正巧看到了这样一幕。

    季氏在前面走,那个不可一世的承恩公世子跟在了她身后。

    怪了。承恩公家这个混账今天是转了性,平日里他不是最厌烦与妇人来往,京中小姐有人想要攀上承恩公府,结果多数是丢了脸面和名声,哭着被关在家中禁足。

    今天怎么甘愿和季氏混在一起。

    江家管事急忙上前禀告:“大小姐,那季氏说,她能解这棋局。”

    江瑾瑜心中冷笑,别说是季氏,就算武朝的圣手都来了,她也不相信这棋局会被解开。常宁公主死后,晋王爷不吃不喝参详了这棋局三天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还因此上表辞去所有官职,要在皇陵附近辟块土地,从此做个田舍翁,再也不问朝中事务。

    江瑾瑜抿了抿嘴唇,晋王是怨自己并不了解常宁,身为皇家子孙,看重的不是权力而是亲情,这样的人如何配做她的夫婿。她是为了家族的兴旺,才会委屈地答应下嫁,如果她能选择,自然不屑于那王妃之位。

    江瑾瑜收回思量再看过去,季氏的手已经伸向了棋盘。

    季嫣然拿起棋盘上的一颗棋子,略微琢磨了一下,就重新放回棋篓里。

    “咦。”顾四忍不住惊讶。

    释空法师重新闭上了眼睛。

    江瑾瑜不禁轻笑,显然季氏根本不懂解这棋局。

    捡完第一颗棋子,季嫣然一鼓作气将其他的棋子逐个放入棋篓当中。

    顾四摇摇头惋惜地望着季嫣然,季氏真不该到这里来。

    她不但解不开棋局,请不到释空法师为李雍治伤,还会因为他与太原官员的争斗而被江家记恨。

    “我可不是没有救你,”顾四低声道,“是你自己不愿意走。”

    所以季氏将来被江家算计也跟他无关,冤有头债有主,别怨恨他。

    低头忙碌的季氏却没有惊慌,反而看着他轻描淡写地道:“你后悔了?”

    后悔什么?

    顾四嘴角微翘,算是露出个璀璨的笑容,他顾四做事就从来没有后悔过。

    季嫣然道:“你说你会复盘。”

    顾四慢条斯理:“我是会复盘,但这是一盘下完的棋,结果是不变的,我复了盘也不代表这棋局你解出来了……”

    季嫣然转过头来,眼睛中满是殷切的笑容:“只要世子爷能够复盘,这棋局我就能解。”

    这丫头还真会胡搅蛮缠。

    不过就算他买她这个帐,释空法师和江家人也不会理睬她。

    顾四仿佛已经看到了季氏的下场:“你可要想好了,这棋局复盘之后,就跟我无关了。”

    “放心,”季嫣然将最后一颗棋子握在手中,笑容璀璨,“这件事后各奔东西,谁也不会缠着谁,对不对?”

    这本是他心中想着的意思,可是经季氏这样一说,他怎么就觉得有些奇怪。好像要缠人的那个是他。

    季嫣然将手中的黑棋落在棋盘之上。

    “你不知道白子先行吗?”顾四更不明白了,眼前这个人真的会下棋?

    “不,”季嫣然嘴角微微扬起,表情说不出的愉悦,“在我的棋局里,执黑棋先行。”古代的棋局都是白先,到了现代才改成黑先,也怪不得这只包子要惊讶。

    她也只是灵机一动,既然古代的规则下白棋不能赢,她为什么还要继续纠结下去,不如换一种思路,要知道规则不同,结果就是大相径同。

    顾四迟迟没有落子,这次换做季嫣然惊诧:“难道只是先下了一颗棋,世子爷就没法复盘了吗?”

    当然不是。

    顾四的棋落在了黑棋的旁边。

    接下来呢?

    季嫣然将装着黑棋的棋篓递给顾四:“世子爷继续复盘吧!”

    好像整件事已经与她无关了一般。

    守在旁边的常征不禁抿了抿嘴唇,这是什么情况。

    释空法师在一旁禅坐,李三奶奶撑着下巴观棋,只有世子爷手握两颗棋轮番放上去,自己跟自己较劲。

    世子爷这次是不是吃亏了。

    顾四的笑容渐渐没那么轻松了,这盘棋早在十年前他就记在脑海中,可是对棋局的推算全都基于白子先行,现在一切倒转,博弈的情形自然就和之前不同,这样一路将棋子放下去,顾四也愈发的沉默。

    季嫣然只觉得阳光落在她肩膀上,暖暖的舒坦,这样的天气她喜欢在院子里喝茶,没有人打扰,闭上眼睛睡上一觉,再醒来的时候就是神清气爽。

    顾四将最后一颗棋摆好,抬起头来,季氏正闭着眼睛,仿佛已经睡着了似的。

    他这样冥思苦想,她倒是逍遥自在,解棋局的人是他还是她。

    “好了。”顾四微微扬声。

    季氏终于睁开了眼睛,却埋怨地看着他:“这么慢,天都要黑了,”说着顿了顿,“结果呢?谁赢了?”

    结果已经显然易见。

    顾四道:“执黑棋先行,结果也是一样,黑方50目,白方45目,执黑棋赢。”

    “不对,”季嫣然好整以暇地起身,“执黑棋先行,占据优势,结果应该还回七目半,所以这盘棋执白赢。”

    这样的规矩,闻所未闻。

    顾四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说话。只有自己和自己对弈才会知道,黑棋先行的确占据优势……

    “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种规矩。”走过来的江家人已经开口反驳季嫣然。

    “是吗?”季嫣然起身舒口气,“那你就是孤陋寡闻了。”

    “我看的就是一局棋,在我的规则里执白棋赢,至于你们怎么想,你们的规则又是如何,与我有什么相干。”

    ………………………………………………

    这一章写的有点慢,写多了怕繁琐,写少了怕看不懂。

    古代和现在围棋的规则上有些不同,古代白棋先行,到了现代改成黑棋先行,但是结果为了公平起见,黑棋要贴目。

    今天继续求章节留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