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十八章 我有办法

    季嫣然很自然而然地走到了常征身后,对她来说,这个地方最安全的。所以季嫣然的记忆中,常征不仅武艺武功高强,并且救过她多次。最初的一次是常宁公主大丧时,她在宫中疯狂的追逐一只纸鸢,不小心掉入了湖中,常征碰巧在附近侍卫,就伸出手将她捞了出。第二次是并于的孟兰节,因为季嫣然的记忆中,常征不但武艺高强,而且救过她多次。最早的一次是常宁公主大丧时,她在宫中追逐一只纸鸢,不小心落入了湖中,常征凑巧在附近护卫,就伸手将她捞了出来。。...

    季嫣然很自然地走到了常征身后,对她来说,这个地方最安全。

    因为季嫣然的记忆中,常征不但武艺高强,而且救过她多次。最早的一次是常宁公主大丧时,她在宫中追逐一只纸鸢,不小心落入了湖中,常征凑巧在附近护卫,就伸手将她捞了出来。

    第二次是同年的孟兰节,她差点就被人贩子抱走。

    第三次她和父亲在晋王府做客,番人欲加害晋王,她却误打误撞捧起了晋王那杯毒茶。

    第四次父母被流放,她在族中的住处起了大火。

    季嫣然不禁叹口气,她这身体的正主还真是命运多舛,尽管之前化险为夷,最终还是被人害死了。

    季嫣然上前行了礼:“常大哥。”

    常征微微怔愣,方才看到世子爷和季家小姐一起过来,他就十分的意外,以世子爷的性子应该见到季家小姐就会远远的避开。

    世子爷最讨厌麻烦,尤其反感被人赖上,季家小姐小时候就做过这样的事,让世子爷至今难忘……

    “季小姐……”常征急忙回礼,看到季嫣然梳着妇人的发髻才想起来,季嫣然已经嫁人了,“李三奶奶,您怎么会来到这里。”

    季嫣然道:“我是来为我们三爷求医的,常大哥呢?腿上的旧伤怎么样了?”

    常征道:“已经好多了。”

    看着季氏和常征旁若无人地说起话来,不知怎么回事顾四心中有些不太舒坦。尤其是季氏现在,眉毛舒展,嘴角上扬,十分高兴,跟见到他时完全不同。

    “常征。”顾四忍不住喊了一声。

    常征会意,先向季嫣然道歉,然后手一挥,身边的人立即上前。

    见到这样的阵仗,之前还趾高气昂的官员立即就软下来:“你们要做什么?”

    顾四站在那里不说话,他的身姿如青松翠柏,风吹过他沉静如水的脸颊,在这种钟灵毓秀的地方,愈发显得神采奕奕。

    眼见着身边人纷纷被制住,官员惊慌起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这样无法无天。”

    “无法无天不敢,收拾你们几个倒是容易的很,”有人笑一声,“刑部的人都不敢对法师动用私刑,料你也是个不长眼的东西。”

    那人说完亮出了腰牌,看到“承恩公府”几个字之后,官员立即脸色难看地向后退了两步,嘴唇嗡动半晌才道:“就算是承恩公府,也不能这样为所欲为。”

    顾四淡淡地道:“这是佛门清净地,将他们扔出去。在栖山寺不能伤人,出去之后若是他们再敢造次,只管处置,一切都有我担着。”

    听到这话官员的脸色彻底变了,他是想要求官,可不想因此丢了性命,这样想着,他带着护卫就向后退开,恨不得立即离开这里。

    “承恩公世子爷,”管事打扮的人匆匆忙忙赶过来,“我是江家人,我们家大小姐请您过去说两句话。”

    季嫣然抬起头向周围看去,今天还真是热闹,就连江瑾瑜都来了。

    顾四声音冷淡:“跟你家大小姐说,我还有公事在身,这次就不叨扰了。”

    江家管事不禁身子一僵,没想到承恩公世子爷这样不给江家人脸面。大小姐是什么人,从小就被哄着长大,除了死了的常宁公主,没有人训斥过她,长大之后更是如此,大多数人都对她礼遇有加。

    武朝有句话,尚公主不如求江家女。江家女又以大小姐为首。

    可不知道这个承恩公世子爷是怎么回事,与大小姐见过几次,都惹的大小姐心中不快。

    “既然不再问询案子,就请诸位施主出去吧!”本来一直沉着眼睛的释空法师忽然抬起头。

    阳光下那微微发灰的眼睛,清澈如同被泉水洗礼过一般,脸上是慈祥又安宁的神情,不知怎么的季嫣然心中油然生出几分亲切的感觉。

    她相信面由心生,释空法师是位得道高僧,他不但传播佛法,而且用医术救人。

    怎么会有人要将那样的罪名强加在他这样一个人身上。

    十年了,一切都该结束。

    不,应该说是个开始,就像她一样,要想方设法摆脱困境,而不是无能为力的承受。

    “阿弥陀佛,”看着眼睛湿润的季嫣然,释空法师道,“一切皆有因果,女施主勿用为贫僧伤怀。”

    顾四不禁诧异,没想到释空法师会先与季氏说话。

    季嫣然上前几步,看清了释空法师面前的棋局,果然就像小和尚说的那样,这棋已经下完了,现在要算出来的不过是个结果。她虽然是个臭棋篓子,却还看得懂棋局胜负,算下来的话,白棋输了半目。

    “法师还在参详这局棋?”

    释空法师颔首:“贫僧在看,白棋如何能赢下此局。”

    下完的棋,胜负已分,怎么可能还会有转机,季嫣然摇了摇头,就算再看几十年,也不可能会看出不同的结果。

    释空法师显然已经将自己困在这棋局之中。

    顾四不再理睬江家人,而是径直走到季嫣然身边:“乱说什么,带着你的人快回李家去,”说着将手中的药瓶塞给季嫣然,“我手中只有这些药,你先给李雍用着,我会让人去访名医送去李家。”

    他是不怕江家人,季氏和李家却在河东,季氏不该在这时候与江家冲突。

    “你也想解开这棋局的秘密是不是?”季嫣然出神地思量。

    顾四点了点头。

    季嫣然接着道:“你下棋的本事怎么样?”

    顾四微微一笑,扬起下颌:“鲜有对手。”

    季嫣然怀疑地看向顾四,就冲他方才像只大孔雀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炫耀自己身上的羽毛,她就不该信了这句话。

    “若是将这盘棋打乱,你能不能重新摆出来。”

    顾四不知道季嫣然在思量些什么:“当然能,不过这些跟你没有关系。“说完他看向常征,“带她们走。”

    江家管事在这里,江瑾瑜很快也会到,他不能再与季氏浪费口舌。

    然而他的衣角却被拉住了,他转过头迎上了季嫣然那双澄明的眼睛:“我可能有法子让白子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