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十七章 剑拔弩张

    季嫣然半晌才回过神,那痛疼来的快去的也快,可也而已一刹那就给她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这正主的记忆不只是好用,并且随时随刻随时随地都能惹出麻烦。但好像是因为她想起了什么最重要的的事。么是常宁……还没来及细想,她的思忖就被被打断。胡愈见状道:“女施主若这正主的记忆不止是不好用,而且随时随地都能惹出麻烦。。...

    季嫣然半晌才回过神,那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可也只是一瞬间就让她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这正主的记忆不止是不好用,而且随时随地都能惹出麻烦。

    但似乎是因为她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难道是常宁……

    还没来得及细想,她的思量就被打断。

    胡愈上前道:“女施主若是看着不舒服,就径直下山去吧!”

    季嫣然抬起头,目光所及处发现在不远处的塔林,有位高僧盘坐在那里,而他的对面站着许多穿着官服的人,那些人伸出手指指点点十分不礼貌,显然是在训斥那高僧。

    胡愈定然误以为,她是看到这一幕才会尖叫。

    “朝廷是在问释空法师常宁公主的事。”

    季嫣然迎上那双璀璨的眼眸,他似在提醒她什么,有意地眨了眨眼睛。

    这样对视了一会儿,可她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任他有滔天情意,她也无可奈何啊。

    季嫣然试探着道:“朝廷还认为释空法师害了常宁公主吗?”

    顾四有些诧异:“你不知道?”

    季嫣然哂然一笑,她只是觉得很奇怪,常宁公主已经死了十年,为什么这些人还是一副要捉拿释空法师送审的模样。

    十年了,有罪送罚,无罪释放,这件事不是早该尘埃落定了吗?

    季氏不在说话,一双眼睛却向周围看着,仿佛要看出什么端倪,顾四不禁奇怪,这真的是那个季氏吗?

    季氏六岁之前还算正常,之后却变得蠢不可及,要么是痴痴傻傻不通人情,要么行如泼妇,动辄对人打骂,让季家鸡飞狗跳不得安生,甚至闹到季大人任职的府衙之中,京城中几乎人尽皆知,所以季氏到了能结亲的年纪,也无人问津。

    季大人被流放之前安排好了这个宝贝女儿的去处,季氏却硬生生地逼着族里将她赶出京城,转身投奔河东江家。听说江家将她配给李雍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脑海里将这个人抹去了,因为无论怎么样,她的结局都不会好。

    没想到今天会遇见季氏,而且还看了那么一出好戏。

    她好像在李家混的也不差,连李律都敢算计。

    难道之前他一点都不了解她?

    顾四眯起眼睛:“武朝是有罪推定,既然释空法师无法为自己脱罪,就要接受盘问,每年朝廷少则问十几次,多则……就要看府衙那些大人的心情了。”

    “常宁公主是太后娘娘的心头肉,林家的掌上明珠……”说到这里顾四停下来,眉宇中竟然流露出几分的沉静,仿佛变了个人一般,但是很快他眉梢一挑,又变回从前的模样,“谁查出这案子,定能平步青云。”

    季嫣然听明白了,所以,是不是得就会有人来插一脚,因为这是晋升最大的捷径。

    想靠着这个案子进阶的人,多数都抱着投机钻营的心思。若是能将十年来碰这桩案子的人都汇总起来,倒是能做成一根避雷针,她以后要敬而远之。眼前这……只包子呢?是不是也想要借此谋利益……

    季嫣然想到这里,身体也很快付诸行动,向后退了两步。

    顾四扬起眉毛,她这是什么意思?他离她这样近,都没怕被讹上,她反而一脸防备……这不太合规矩。

    “法师在看什么?”

    顾四一个不留神,发现季氏已经去找小和尚,恭恭敬敬地说起话来。

    胡愈道:“是常宁公主给师父留下的棋局,这些年无论在哪里,师父每日都会看上几个时辰。”

    “法师是要将这弈棋解开?”

    胡愈摇头:“这盘棋已经下完了,师父只是在参详结果……”

    释空法师看得十分专注,并不理会身边人呵斥的声音,站着的几个人已经没有了耐性,其中一个从下人手中抢过了马鞭,抬起手就向释空法师抽去。

    “住手。”

    季嫣然只觉得眼前一花,身边的那只包子已经窜了出去。

    那人哪里管这些,眼前这个老和尚已经磨尽了他的耐心,不给点教训,这和尚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他抡圆了膀子就抽下去,鞭稍在空中发出清脆的响声,只是却没有想他想的一样落在释空法师的脸上,鞭子陡然绷直,他加注在上面的力气一下子就被卸掉了。

    那人愤怒地看向身后,二十多岁的少年郎就站在那里,少年眼稍微挑,张扬又带着挑衅。

    那人立即红了眼睛:“你是什么人,竟然敢……”

    话还没说完,顾四两根手指一拽,便将那鞭子彻底夺了过来,飞起的鞭子把手正好撞在那人下颌上。

    “找死。”那人旁边的护卫见状一拳向顾四打来,拳头还没有落下,却觉得腰腹间一痛,身体就向后飞去,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

    “阿弥陀佛。”和尚们纷纷双手合十念佛语。

    “来人,将他给我抓起来,”那人捂着下巴指向顾四,“竟然殴打朝廷命官,本官要治他的罪。”

    顾四听得这话弯起嘴唇,一时之间笑容嫣然。

    几个人竟然不敢上前。

    “你到底是谁?问你呢,”那人气势受挫,立即向周围看过去,立即地有几条人影从不远处窜了出来。

    “三奶奶,我们走吧!”容妈妈拉起了季嫣然的手。

    “再等一等。”

    主仆二人向旁边躲了躲。

    佛门圣地一下子剑拔弩张起来,十几个人将顾四团团围住,形势逆转,穿着官服的人立即笑起来:“栖山寺如何养了个恶徒。”

    那人话音刚落,又是几道身影一闪,穿着赤红色短褐,脚蹬黑色快靴,腰带弯刀的几个人出现在塔林中,他们面无表情,如同一尊尊塑像,恭谨地立在那里,等着顾四吩咐。

    顾四还没有开口,就看到季氏迅速调转了方向,朝他这边走过来。

    这女人真会审时度势,见到他胜券在握,立即来到他身边。

    顾四正要吩咐常征护卫好季氏,却发现季氏可不就是奔着常征来的。

    季嫣然发现她遇到了个熟人。应该说是这身体的正主信任的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