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十六章 秘密

    江家别院里。江瑾瑜正看面前的一盘棋。“大小姐,您都看一个时辰了,也该歇一歇眼睛。“湘妃将暖炉小心翼翼地放进江瑾瑜的怀里。江瑾瑜却也没动,目光仍然离开那黑白子上:“这白子究竟要怎么才能赢?“明明就白子败局已定,也没人能一举扭转。湘妃道:“大小姐说江瑾瑜正在看面前的一盘棋。。...

    江家别院里。

    江瑾瑜正在看面前的一盘棋。

    “大小姐,您都看一个时辰了,也该歇歇眼睛。“湘竹将暖炉小心翼翼地放进江瑾瑜的怀里。

    江瑾瑜却没有动,目光仍旧留在那黑白子上:“这白子到底要怎么才能赢?“分明白子败局已定,没有人能够扭转。

    湘竹道:“大小姐说不能赢就是不能赢,别的奴婢不知道,大小姐天生就有灵气,七岁的时候就已经与老爷下了一盘和局,您若是解不了的棋局,只怕也没有人能够解出来。“

    江瑾瑜抿了一口茶:“可是她说白棋能赢,十年里却没有人想到方法。“

    湘竹道:“说不得只是开了个玩笑。“

    江瑾瑜摇了摇头,常宁公主将这盘棋留给了释空法师,怎么可能是玩笑,只不过现在人死如灯灭,再没有人能够知晓她当时的心情。

    “大小姐,“管事进门禀告,“李家那边出事了。“

    江瑾瑜眼睛一跳,李家又弄出什么事来?季嫣然去了栖山寺,她派人盯着那边的一举一动,李雍被李文庆关在李家内宅,李家虽然表面上请了御医,御医却只是简单处置了伤口,好的创伤药都在江家,李雍想熬过来,就要向江家求助,将崔家人交出来。

    若是他们先找到了崔家人,李雍也就没有了机会,二叔会找到军籍名册,定李雍一个带兵脱逃的罪名。

    身为逃兵,为李家所不齿,李雍死活再没有人去追究。

    至于季氏,她不会为那种蠢人去伤脑筋,只会在无聊的时候拿季氏解解闷儿,若是烦了只要一招手,便结果了季氏的性命,她身为江家人就算明着杀一个蠢妇,也没有人会追究她的过错。

    管事道:“是李文庆让人送来的消息,李雍要夺长房的田产,已经动了手,李家在城外的几家庄子乱成一团……“

    江瑾瑜嘴唇微抿,李雍不是要夺田产,而是要趁乱将崔家人送出河东:“李文庆怎么办的事,他是李家这支的主事人,连一个晚辈也压不住吗?“

    管事低下头:“李文庆说……李雍觉得自己要死了,在交代后事,要将长房所有一切都交给季氏打理,李雍不知怎么就转了性……“

    江瑾瑜撇了撇嘴角露出讥诮的笑容,她料到李雍不识时务,会一直与江家作对到底,只是没想到他利用了季氏。

    管事脸色有些难看,小心翼翼地道:“李家这样一乱,我们盯着他们的人手就不够了,李雍万一趁机将崔家人送出河东,我们可就……是不是要向地方驻军借兵。“

    江瑾瑜抬起眼睛:“私自动用驻军,万一被朝廷知晓,就会趁机打压江家。“

    管事立即道:“谁有这个胆子……“

    江瑾瑜道:“就算李雍没有机会去朝堂上告我们一状,承恩公家那个混账呢?“

    听到这话,管事吞了口吐沫,不敢再说话,他们在栖山寺附近发现了承恩公世子爷的行踪,如果世子爷真的在这里,事情可就棘手了。

    江瑾瑜道:“若是被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捉到把柄,这件事就没那么简单了,事关平卢节度使,他定然要来分一杯羹。“

    “在各处关隘加派人手,以防有人闯关,“江瑾瑜说着站起身来,“让人备车,我要去栖山寺看一看。“

    ……

    季嫣然坐在禅室里等消息。

    释空法师将自己关在禅室中,两年都不曾见过外客。即便是江家人来求见,也是被拒之门外。

    这次虽然有小和尚进去禀告,她恐怕也很难与释空法师说上话。

    想到这里季嫣然抬起头向窗外看去,却看到不远处的男子晃动着手中的瓷瓶。

    那男子皮肤白皙,眉毛如峰峦般,长着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笔挺的鼻梁下是颜色饱满形状姣好的嘴唇,此时此刻他唇角微微上翘,笑的十分温存。

    被这样的人看着,就仿佛已经被全世界照顾了般。换做几年前的季嫣然也要忍不住心软,莫名其妙地对他有了好感,可现在她心中却起不了半点的波澜,在见过那么多专业演员在镜头面前变脸之后,即便是含情脉脉,她也能视若无睹。

    而且也不知道这人与她身体的正主到底有过什么交集,她去搜罗有关这个人的记忆,开始一无所获,再往下去想,忽然有些东西呼之欲出,她满怀期待地去仔细感应,脑海中浮现出的画面居然是——只包子。

    季嫣然不禁失望,难道在曾经的正主心里,这人连个名字都没留下……罢了,正主的记忆还真是不靠谱,关键时刻起不上任何的作用。

    顾四靠在窗边,季氏没有对他手里的瓷瓶感兴趣,反而坐在那里盯着他瞧,似是在思量些什么,她的目光十分的复杂,有探究、思索、怨怼,这些心情他都能理解,可是很快就变成了惋惜和同情,这让他很不舒服。

    两个人都在思量中,小和尚胡愈进了门。

    “阿弥陀佛,“胡愈道,“师父说了,既然女施主有些佛缘,他愿意让您见上一面,之后您就下山去吧!“

    季嫣然心头刚刚涌起的希望立即散去了大半,看来释空法师还是不愿意再为人治症。

    胡愈说完看向顾四:“顾施主,您也跟着小僧过去吧!“

    几个人站起身来随着胡愈走出了门。

    季嫣然很好奇释空法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从前胡僧聚集在栖山寺传播佛学,又在武朝学慕大乘佛法,都是因为释空法师是位得道高僧,他们都是投奔释空法师而来吧!季嫣然脑海里浮现出肯定的答案,她的猜测和正主的记忆吻合。

    那么僧人们进献胡药和药方,在武朝撰写医书也是因为释空法师了。

    奇怪的是,正主的记忆却没有迎合她,这算是给了她否定的答案吗?季嫣然胡乱猜测下去,不是释空法师,是另外的胡僧了?武朝的名医?太医院?皇帝?总不能是死去的常宁公主吧!

    季嫣然胡乱想着,当想到常宁公主的时候,脑子里一阵剧烈的疼痛,莫大的恐惧感随之而出,她忍不住“啊“了一声,蹲下身来。

    “三奶奶,“容妈妈立即上前搀扶,“您……怎么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