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十三章 交换

    上山容易上山难,更更何况还得抬着个人,将季嫣然抬进禅房后,李家女眷们都累得腿脚发麻说不出话来。知客僧僧带给了寺中的大和尚来给季嫣然看伤,吃了通窍的药,季嫣然才慢慢的醒转,一双大眼睛将屋里的情形看了个遍,目光落在李律身上,整个人立刻朝后缩去:“二知客僧带来了寺中的大和尚来给季嫣然看伤,吃了通窍的药,季嫣然才慢慢醒转,一双大眼睛将屋里的情形看了个遍,目光落在李律身上,整个人立即向后缩去:“二哥,您为什么要推我。”。...

    上山容易下山难,更何况还要抬着个人,将季嫣然抬进禅房之后,李家女眷们都累得腿脚发软说不出话来。

    知客僧带来了寺中的大和尚来给季嫣然看伤,吃了通窍的药,季嫣然才慢慢醒转,一双大眼睛将屋里的情形看了个遍,目光落在李律身上,整个人立即向后缩去:“二哥,您为什么要推我。”

    李律的表情立即难看起来:“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季氏分明是在陷害他,只不过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到现在他还不能完全相信。

    季嫣然垂下眼睛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李律夫妻登时急起来,李二奶奶抢先道:“嫣然,这里定然是有误会,我们都是来帮忙的……怎么……怎么会伤你……”

    季嫣然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半晌才咬了咬嘴唇道:“对,我想起来了……二哥……二哥没有……都是我不小心。”

    这话说得十分不情愿。

    李律气急,这个女人自从活过来之后,就处处与他们作对,他恨不得立即上前掐住季氏的喉咙,让她再死一回。

    季嫣然不给李律再说话的机会,立即看向大和尚,“法师,请问上下怎么称呼。”

    大和尚慈眉善目地道:“贫僧上静下云。”

    “静云法师,”季嫣然道,“信女为夫君来求药,只求我佛慈悲,普度众生……”

    静云法师望着季嫣然:“我们寺中的确有位师兄懂得药理,不过他早已不问俗事,只是为寺中僧众治病罢了。”

    这是婉言拒绝了,旁边的李律嘴角忍不住上扬。

    静云法师接着道:“施主休息一会儿,即可下山。”说完站起身向外走去。

    李二奶奶也放下心来,早知道会这样,他们大可以不来这一遭。

    季嫣然抿起嘴唇,法师这样一走,她就再也没有机会求医了,也许李雍说得对,她来栖山寺找胡僧是异想天开。

    她也不后悔,因为这次她不但是来求医,也是被心中的某种感觉指引。她就是想来看看,昔日里繁华的栖山寺,何故变成这样。

    季嫣然不由自主地看向窗外,十年间沧海桑田,她心中油然生出一股落寞、不甘的情绪,她不愿就此心思压制,反而要舒张出来:“敢问静云法师,寺里每年一度的释迦牟尼法会还有信徒来吗?信徒们可会问法师到底要称呼陀佛释迦牟尼,还是佛祖释迦牟尼。”

    李二奶奶皱起眉头,季氏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静云法师却停住了脚步:“也问也不问。”

    季嫣然道:“但是他们依然参佛、信佛。”

    静云法师道:“恐怕是这样。”

    季嫣然想了想:“信徒可会抄写佛经送上栖山寺?”

    静云法师道:“每年都有佛经供奉,从不曾少过。”

    季嫣然点头:“他们一定不怕抄写佛经误入歧途,近魔成妖了,因为许多佛经都是胡僧所译。”

    静云法师抬起头来,忽然之间他微微一笑道:“阿弥陀佛,施主倒是有些佛缘。”说罢就要继续向前走去。

    旁边的胡愈却突然上前一步,向静云法师行了佛礼:“让我带这位女施主去见师父吧!”

    当年常宁公主薨逝,所有罪责都落在胡僧头上,朝廷驱赶胡僧,销毁不少的药草和佛经,甚至闹出三百胡僧圆寂的事来。师父虽是胡僧,却来到武朝已二十余载,他只能将自己称作是番邦送给朝廷的贡品,这才得以留下。

    如今朝廷虽然不再禁止胡僧往来武朝,大多数人将胡僧视作洪水猛兽。每逢善男信女诋毁胡僧,他都想说些什么,师叔却说他心绪不平,是修行不够,罚他去做课业。

    直到这位信女说出方才的话,他才觉得是对的,所以他愿意为她来求师叔。

    “小和尚说的对……不如就让释空法师见见她。”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不等众人猜测,那个人已经大步跨了进来。

    他头上束冠,脚蹬快靴,形貌昳丽,笑弯的眼睛中含着神采奕奕的光,便如一缕清辉豁然将一切都照亮了。他看似亲和,可那眉角若是放下来,就定然会有种让人凛然的威势。

    季嫣然认出来,这就是方才那个蹲在树上的人。

    静云法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今年恐怕又要失望了。”

    那人却不在意:“那也要见上一面。”

    “也罢,”静云法师看向胡愈,“带他们去后山见你师父吧!”

    李律惊讶地张开了嘴。

    季嫣然抬起头,发现那人正眯着眼睛瞧着她。

    去后山的路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刚好足够一个人打量另一个人。

    “你是来求药的?”男子先开口。

    季嫣然点点头。

    “不如这样,”男子从袖子里拿出一只瓷瓶,“我将释空法师送给我的这瓶伤药给你,你也帮我一个忙。”

    先是看她,然后又拿出她最需要的东西。

    季嫣然没有去接那药瓶,这人已经知道她想要什么,而她却对他一无所知,这笔买卖显然不划算:“你想要我帮忙做什么?”

    男子停下脚步,半晌展颜一笑:“见到释空法师,帮我劝劝他,让他早日圆寂吧!”

    男子说完快走了两步,将季嫣然抛在了身后,他翻飞的衣袖就像天边的一朵舒卷的云彩。

    ……

    李家。

    二太太差点将手中的茶碗掉在地上,律哥儿怎么可能会在栖山寺害季氏。

    “是真的,”管事妈妈低声道,“季氏在禅房休息了一会儿,就被人领着去见胡僧了。”

    真就被季氏找到了人。

    院子里,李文书笑着道:“二哥,您听到没有,嫣然可能真的会求到胡僧来。”

    管事妈妈抿了抿嘴唇:“是三奶奶吩咐下人送信回来的。”

    季氏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二太太再也坐不住了,这李雍若是在吏部官员选拔勋官之前好起来,他们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他们门荫靠的是大伯致仕之前三品的官位,大伯有嫡子供朝廷选拔,谁又会考虑他们二房的子嗣。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