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嫁冠天下

作者:云霓 | 奇幻玄幻

收藏

  她小心翼翼、未雨绸缪,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武朝很难得的贵女,却依旧被人谋算而死。她再次归来时,却只想活一回自己,再次穿越到一个品行道德败坏的妇人身上,没关系,正好她也不想做贤良妇。不闹个风生水起,让那些害她的人严禁宁静,怎么对得住老天获赠给她的这条命。——————————本书粉丝值2000 或全订教主任何一本书只需提交申请入v群,群号:542814025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

嫁冠天下_第十一章 忠贞不渝

    季氏要去栖山寺,啊不知道者无所畏惧,倘若平常也就罢了,任她去闹,他也不不愿意理会,现在的相同。在这个节骨眼上,江家人虎视眈眈,整个太原城四处都是江家的眼线……他好不很容易才重新布置的事,干万不能够在这时候出差错。李雍脸色铁青:“不许去。”季嫣然扭过头来。李在这个节骨眼上,江家人虎视眈眈,整个太原城到处都是江家的眼线……他好不容易才布置的事,千万不能在这时候出差错。。...

    季氏要去栖山寺,真是不知者无畏,若是平时也就罢了,任她去闹,他也不愿意理睬,现在不同。

    在这个节骨眼上,江家人虎视眈眈,整个太原城到处都是江家的眼线……他好不容易才布置的事,千万不能在这时候出差错。

    李雍脸色阴沉:“不准去。”

    季嫣然转过头来。

    李雍接着道:“栖山寺已经没有胡僧,我的伤没事……过几日也就好了,现在外面不太平,不要到处跑。”

    李雍说完这话,屋子里忽然安静下来,站在廊外的随从也默立着一动不动。

    这样的安静。

    季嫣然忽然道:“为什么不太平?到底有什么事?”李雍的表现有些奇怪,总好像束手束脚的。

    这个人能够为了一桩婚事三年不归家,还怕些什么?从正主的记忆中她知道今年朝廷来太原选勋官。

    莫非是跟勋官有关系?

    江家和李家二房联手算计他们就是因为这个。

    不管李雍做了什么事,江家显然已经知晓,这场博弈还在李雍和江家等人中间进行,她却仍旧被蒙在鼓里,她不喜欢这种任人摆布的滋味儿。

    李雍沉默,虽然这次季氏将他从大牢里救出来,但是依着季氏从前种种作为……他不会将这件事全盘托出,这关系到前任封疆大吏,平卢节度使崔家。

    崔大人在边关抗击靺鞨和高句丽,为武朝换来了十年的太平,除了王家之外,崔家是少数没有被五姓望族收揽的人。就在前不久,靺鞨与高句丽联手饶边,等到朝廷增兵到的时候,发现崔大人已经殉国,家上下已经被靺鞨人屠杀殆尽。

    李雍眼睛中闪过一丝冷意。

    事实上,江家虎视眈眈平卢多年,他们以崔家无后为名,让江宗元继任节度使。

    谁又知道,崔家根本不是亡于靺鞨。

    李雍握起了手,这两年他就是在崔大人的军营里历练,他们接到消息回防支援时,一切却已经晚了。这场破城之战竟然打的这样无声无息,他怀疑在那之前崔家就已经被江家控制,他悄悄在平卢周旋多日,终于找到了崔大人的家仆,他护着崔二爷四处躲藏。

    他护送遗孤南下,几次遭遇了江家人围堵。

    虽然从前他化名留在军营中,却还是被江家查出了身份。

    江家暗中设下关卡,将他们合围住。他铤而走险回到太原,就是要吸引住江家的视线,他没想到的是李家上下也被江氏握在手中。中计之后,江家曾向他打探消息,他装作不懂,一个字也没有说。

    他知道,只要一日没有崔家人下落,江家人就不会让他先死。季氏的出现,他开始以为是江家人安排,后来他发现,季氏的作为显然也出乎江家意料。

    季氏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将整个李家搅合的翻天覆地,轻易地为他们扳回一局。

    李雍想到这里,季氏的脸忽然放大,那挺直的鼻子差点就撞在他面颊上,李雍立即向后躲闪。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方才的从容一扫殆尽,留下的是隐忍的怒气。

    “你不肯说,我又想知道,那可怎么办呢?不如我去问问江瑾瑜,太原府的事还逃不过江家的眼睛。”

    “现在重新选择阵营应该还来得及吧?”

    “既然你不相信我,我又何必留在你这一边,”季嫣然说着嫌弃地看着李雍,“万一你死了,我要如何脱身,不如现在卖了你,留我活下来。”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你也不要怨恨世间不公,原本就是这样一回事。”

    季嫣然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一道冷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却一屁股坐在锦杌上,翘起了二郎腿:“说吗?你的机会也不多了,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你身上刚刚退掉的热度又会重新烧起来,到时候你想说大约也没有现在这样口齿清楚了。”

    李雍闭上眼睛,他怎么会觉得季嫣然和从前不同了。这还是那个人,不过多添了牙尖嘴利。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种话,亏她说得出来。

    就算没有学过《女则》,总该听过《女戒》,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相夫教子这些她都没学会,只认同这样一句话。

    季嫣然,她还真是季嫣然。

    李雍虽然眼睛中波涛汹涌,表情却还算镇定:“你想知道什么?”

    “所有,”季嫣然顿了顿,抬起她那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睛,“若是想要人对你保持忠贞不渝,必须常常想着她,尊重她,相信她,与她分享荣誉,共担职责,否则你就算得到承诺,也是一纸空文。”

    分享荣誉,共担职责。

    李雍看着季嫣然,一个女子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是季家没有教好,还是她没有学会。

    难道她不懂得夫为妻纲,这本是三从之道,四德之仪。

    也罢,他不该用妻子的标准去要求她。

    刚想到这里,李雍的随从快步走进屋:“方才族里的人检查大厨房时,在肖婆子那里发现了迷药,肖婆子一家也已经逃走了,县衙下令关闭城门,正在四处捉人。”

    李雍不用思量就知道,这件事与肖婆子没有太大关系,江家不过是找个借口搜城罢了。

    他们想要的,自然是崔家人。

    “怎么样,”季嫣然站起身,“是忠贞不渝还是各奔东西。”

    李雍抬起头,阳光将他的脸映照的格外白皙,发着雍容的光泽,她能看出来他不喜欢她的论调,却能权衡利弊。

    跟聪明人说话,会让人觉得很舒坦。

    李雍移动了一下身子:“我藏了个人,准备将他交给御史中丞严大人,江家对付我,就是因为此事。我也让人去了东城寻一位胡僧来治伤,只是他许久不问世事,恐怕很难请到,这人性子古怪,只有一个人能让他鞍前马后。”

    季嫣然道:“能请动他的那个人呢?”

    “那个人,”李雍目光忽然变得晦暗,“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不知怎么的,季嫣然忽然对这个已经死去的人有些好奇,大约是因为李雍那哀伤的神情,又或者是那胡僧的故事。

    ……

    栖山寺的寺门刚刚打开,一个人就背着药篓沿着小路上了山。

    他知道有人跟在身后,每日来求医问药、请他点石陈金、甚至求教登仙之法的人不计其数,他早就见怪不怪。

    爬过一座山之后,那些人差不多都会被他甩在身后,可是今天好像有些不同。他转过头,看到了一脸通红喘着粗气的女子。

    ……………………………………………………

    改了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显示正确。

评论
评论内容: